捡拾散落在园博园里的记忆

在看不到冬天的影子的城市里寻找冬天的萧条感,我乐此不疲,幸运的是竟然给找到了。


褪尽芳华

记得夏天的时候,我带着身着红裙的你,来到这里,一树奶黄的鸡蛋花挂满了枝丫,你欣喜的指给我看,屋后的沟渠里流动着再生水,你偏要坐在桥边的大石头上,为了汲取片刻的沁凉。

如今,冬天来了,花儿落了,缠缠绕绕得蝤枝等待着来年的芬芳;屋后的沟渠已然干涸,残枝败叶,无根落红,洒满渠底,它也在等待,等待着清水的洗礼。


桥归桥

还记得吗?我带你从这座木桥上走过,看到高大的旅人芭蕉,你说,那是大地张开的太阳伞;看到有着蓝白色枝叶的植物,你说,它有神奇的颜色,一定是神笔马良画出来的。我笑你想的真多!


阳光暖暖的洒下

你看,这座木桥多干净啊,周围多么幽静啊!今天只有我一人,我独自坐在桥上,舒适的晒着冬日里柔软的太阳,静静的想你,想你在桥下拔萝卜的样子,真像个小笨熊!


寻味

记得这里吗?走到这条石门的门口,一股香甜的果味引诱着我前行,踩着石子路,慢悠悠的一路向前,向前,香味儿越来越浓,似曾相识,却辩不清它的真身?


熟透的杨桃

哦,原来是它,熟透了的杨桃!落了一地,散发着阵阵香甜。记得第一次哄你吃杨桃的时候,你排斥它的味道,我只好将它切成一片片,摆在盘中,你胃口大开,只因它有着五角星的形状,我叫你外貌协会的小家伙。


不辞长作岭南人

还记得你走累了坐在这里吃面包吗?这里是苏轼被贬惠州的场景,如今虽繁华落尽,但青翠依旧,古朴雅致,我又去亭里坐了坐,依然只有我一个,还是禁不住想你。我教你的那首《惠州一绝》你还记得吗?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说起荔枝,好像有两年没带你去摘荔枝了……


精致

我又忘了这是什么样的所在了,但我记得,你第二次经过这里时,跪在地上,认真的研究刻在圆球上的建筑,一个接一个,细细观看,我耐心不够,早就走到一边拍照去了。今天,我也学着你的样子细细观看,果然,每个都不一样。


古亭

我喜欢每一处的亭台楼阁,那次,也许时去年,或者前年,或者更早,我来到这里时,有看到小木桥下的潺潺流水,不知名的青草悠悠的在水底飘摇。亭是陈旧的,草是疯长的,虽有人工改造,却也带了天然的野性,像是被遗忘的角落,可我喜欢,我带着你就坐在亭里,喂你吃面包,那时,你应该不到两岁吧?


孤芳自赏

这是满园中开的不多的一株茶花,就在这座废亭旁边的杂草丛里,一枝独秀,躲在这人烟稀少的所在,吮吸着天地灵气,所以早早开放。我去过茶花园了,绿绿的花苞挂满枝头,下周也不一定开的了,我打算下下周再去,那时,它们该怒放了吧!


通幽

冬天走过通幽是需要勇气的,凉风扑面而来,我打着哆嗦,一步步前行,壁上的摄影作品该换了,太陈旧。记得带你走过时你总喜欢愉快的大声叫我,因为这里会将你的声音放大数倍,你玩的乐此不疲,但可恶的爸爸不准你大喊大叫,你沮丧闭上了嘴,拉着我的手,怏怏的离开。


南苑

南苑重新修建了,亭台楼阁焕然一新,上次带你来,我们走过莲花石,看到的是满池的睡莲,白的,粉的,紫的,黄的,似乎还有绿的呢,可今次看到的却是满池颓败,不知是还在休整的原因,还是冬天到了,还是满目萧条的时节了?


莲无

我从这里走过,就到了你玩沙子的大沙坑了,今天是周五,沙坑里没有小朋友,摆放在里面的小翻越则被移走了,你再去玩,肯定少了很多乐趣呢!

不过,你现在呀,应该不玩沙子了吧,北方的城市多冷呀,是不是你的周围已经是一片光秃秃、灰头土脸的世界啦?

不过,别沮丧,等着雪花飘落之时,你会看到一个真正的冰雪世界。那时,你肯定会更喜欢北方的城市。

美丽的风景太多,我很想一一拍给你看,可惜,手机没电了,只好兴致缺缺的随便走了一遭。

虽有遗憾,但幸运的是,我看到了冬天的味道。

不幸的是:我又迷路了,也许是第八次,或者第十八次?说不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