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边书房@解读王阳明《传习录》【237】良知有条理,道理有厚薄。

【问:“大人与物同体,如何《大学》又说个厚薄?”先生曰:“惟是道理自有厚薄。比如身是一体,把手足捍头目,岂是隔要薄手足,其道理合如此。禽兽与草木同是爱的,把草木去养禽兽,心又忍得:人与禽兽同是爱的,宰禽兽以养亲与供祭祀,燕宾客,心又忍得:至亲与路人同是爱的,如箪食豆羹,得则生,不得则死,不能两全,宁救至亲,不救路人,心又忍得:这是道理合该如此。及至吾身与至亲,更不得分别彼此厚薄。盖以仁民爱物皆从此出,此处可忍,更无所不忍矣。《大学》所谓厚薄,是良知上自然的条理,不可踰越,此便谓之义:顺言个牒理,便谓之礼;知此条理,便谓之智;终始是这个条理,便谓之信。”】

        同学问:“圣人和万物是同体,为什么《大学》要分出厚薄来呢?”

       先生说:“只要是道理就会有厚薄。我们的身体是一体的,但是遇到危险的情况,就会有手脚来保护头部和眼睛,难道就是要看薄手脚呢?其中的道理也是一样的。禽兽和草木是一样的爱,但是要拿草木去饲养禽兽,怎么能忍心呢?人和禽兽是同样的爱,屠宰了禽兽去赡养亲人和做祭祀用品,招待宾客,心有怎能忍心呢?至亲和路人同样是爱的,如果只有一碗饭,一碗汤,吃了就生,吃不了就死,不能两全,宁愿拿来救自己的亲人,也不用来救路人,怎么能忍心呢?道理就是如此。回到我们自身和至亲,那就不能分彼此厚薄了。因为仁民爱物都是从亲情生发出来,如果这里都能忍心,那就没什么不忍心的了,什么坏事都能干得出来。《大学》所谓的厚薄,那是良知上的自然条理,不可逾越,这就是义;顺着这个条理,就称为礼;知道此条理就是智;始终坚持这个理,就是信。”

       墨家强调的是爱无等差,亲人路人是一样的,没有分别。儒家一直强调的是爱有等差,亲人和路人还是不一样,同样的投入肯定优先倾向于自己的亲人,这就是自然的条理。也因此,《大学》的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是爱有等差的逻辑,由近及远,务实累积,诚意进取。

【又曰:“目无体,以万物之色为体;耳无体,以万物之声为体;鼻无体,以万物之臭为体:口无体,以万物之味为体;心无体,以天地万物感之是非为体。”】

       王阳明又说:“眼睛无体,以万物的颜色为体;耳朵为体,以万物的声音为体;鼻子无体,就以万物的气味为体;嘴巴无体,就以万物的味道为体;心无体,就以天地的是非感应为体。”

       良知即天理,良知之厚薄即天理的亲疏。这也是自然之理,告诫我们做事的逻辑和优先顺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