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

人长大了,连流泪都是一种奢侈。那些可以为自认为的委屈而肆意的日子走了,同时带走了泪腺激越的功能。那些或透明或半透明的混合物液体里可能掺杂了一点天真、一点依赖、一点窃喜般存在的任性,谁知道呢,这也许是进化赋予的意义。当你的泪腺不再鼓动、你的神经不再累其其牵引、就连反射弧似乎也似乎自主般切断了将其对神经中枢进行的传导,于是你的进化终于走向了一个节点、你的桎梏终于规范了天真任性,你一脚踏进法则——由物种起源开始、在社会意识前就存在的且随着一次又一次乌七八糟进化而一起变革的、为了在节点维持平衡却暗流涌动希望推进进化的制约,一脚却又希望靠近真理。你还没有发现吗——“踏入”和“靠近”的区别,但谁知道呢,这真理是不是进化中的法则还是法则中的又一层法则。但是啊但是,当你的双脚逐渐靠拢、双腿行进的弧度终于趋近于平行,那你终于离又一个进化节点——管它是社会的还是种群的呢,又近了一步。要说恭喜吗,非见得吧,那是不是还是要对你说一句“你要或者你终于终于长大啦”,再加一副沧桑的语调。从生物学上讲,可不是嘛~!法则的浅层当然也是肯定的,若从其他层面讲的话,不知道啊,谁知道呢,谁让总有那么些个声音问“你的心呢、你的心呢”?心啊,不是从细胞分裂分化成组织,组织组成器官、器官连着其他什么形成生物个体的时候就存在了嘛、每个个体都存在的嘛。其他的啊,那就真不知道啦,谁知道呢,你知道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