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乍暖还寒的时光(6)

文/古月言

不是谁都会在你谢幕离开过后,还一直默默站在原地。--------题记

乍暖还寒的时光

目录

伊楚楚踩着她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带着她的一行人,从这无比寂静又弥漫着诡异气氛的会议室中高傲地走出后,项目经理尴尬地看了看我,随后便跟了出去,所里的同事们也陆陆续续站起身,低声议论着散了场,在“大部队里”的刘总工走过来轻拍了我肩膀微微摇了摇头,也叹口气离开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苏以泽、陈萦和我三个人,我盯着桌上的笔瘫坐在椅子上。苏以泽欲言又止地看着我,倒是平常内向腼腆的陈萦坐不住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我:“林暖,那个……伊小姐,你认识?”

我抬起低垂看笔的眼睛看向她,“恩,认识,梁寒现在的女朋友。”

这下陈萦却像被电了一下,握住我的手说“什么?!梁寒?!你……你们现在又联系上了?”

我看着惊讶的她有些意外,有些木讷地盯着她说:“恩,同学聚会的时候碰着了。”

陈萦可能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拉着我说:“……对不起,我只是太吃惊了……我没想到她居然是……梁寒的女朋友。”

苏以泽在旁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了看我俩,碰了碰陈萦的胳膊说:“梁寒……你们说的梁寒是谁啊?那个女的是他女朋友为啥把你吓成这样?”

陈萦看向我憋着气不说话。

“哦,我前男友。”我轻描淡写地回到。

苏以泽听了,微微皱了皱眉,再偏着脑袋看了看陈萦,陈萦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怎么从来没听你们提起过?”他转过来疑惑地看着我。

我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肩,呼出一口长气,“因为进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前男友了,所以没必要提起。”

“那这都过去两三年了,现在突然这……你碍着他女朋友啥事了?”苏以泽好奇地接着问到,陈萦也纳闷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挪了挪并列的两支脚,“呵……可能是把我当小三了吧。”我“哼”着皮笑肉不笑地嘲弄。

陈萦听了我的话,两眼震惊地看着我,苏以泽看着我的反应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清了清嗓说道:“愣着干嘛,走呗,我陪你弄方案。”

我感激地看着他,对着他笑了笑说,“谢谢你想着帮我,可是我不想连累人,伊楚楚不会让这件事轻易过去的。”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方案那么好想,方案组拿来干嘛,我只是帮忙,最后还是得你决定。”苏以泽接话到,见我俩坐着没反应,他加重了语气,“行了,别愁云密布的,快出去吧,坐在这里时间还是一样的过。”

沉寂了一小刻,我拉着陈萦站了起来,冲着苏以泽一笑,“说的也是!事情还没定局呢,反正要不了我小命,哈哈。”

苏以泽听了用文件夹拍了拍我胳膊,陈萦也勉强挤出了个笑容,她似乎还没从我刚刚一连串让她震惊的回答中走出来。


跟苏以泽计划了第二天去实地调研开始加班后,我们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继续工作,陈萦本来也想去,可是不想她一个女孩子因为我跟着东奔西跑,就宽她心让她在公司待着就好,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再麻烦她。

整整一天都过得提不起劲,中午吃饭也没胃口,陈萦、苏以泽在桌对面努力讲着笑话,可是我却笑不起来。在CAD上画施工图的时候也是,明明平时一下午可以弄完的图量,我却改了又改。时间就这样没皮没脸地过着,我也没脸没皮地混着,脑袋里360°无死角环绕着伊楚楚那张脸,还有她那双十厘米的妖娆高跟鞋。我右手拿着鼠标,左手时不时扯着我可怜的头发。

终于到了下班的点,我收拾了东西冲着陈萦、苏以泽招呼了一声便转过了身,苏以泽对着我背后一叫:“林暖,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

我回过头对着他们点着头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走到家外的小道时,正出着神,被人拍了下肩膀,我转头一看,梁寒拎着几袋菜浅笑看着我。“得,忘了这茬了。”我内心一揪。

梁寒看着我定定地看着他,一簇眉,“怎么?心情不好?”

我扯着脸上的一块肌肉使劲笑,“哪儿有,就是看你穿西装拎菜觉得太不协调。”说着转过身向前走去。

梁寒有些奇怪地望着我,倒也没说什么,追上来和我并肩走着。

吃饭的时候我有点心不在焉,梁寒和我说话我也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后来两个人干脆就都不说话了,我一下想起了明天和苏以泽的约定,便对梁寒说“对了,这一两个星期可能我都不能在家吃饭了,所里有事情。”

“怎么忽然一下这么忙?”梁寒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我。

“嗯……来了一个大项目,临时分配的任务有点赶。”我低着头夹了一口白饭在嘴里。

“那我能帮你忙啊,这样你就……”

“不是画图的问题,这个忙你没法帮。”我打断他的话到。

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好吧,那你安排好自己的时间。”

“嗯。”我低低地应了一声。


晚上早早躺在了卧室的床上,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许安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侧着身看着那天梁寒躺着的地方发呆。

“嘿!女人,这两天过的怎么样?”许安痞痞地贱笑着问。

“……就那样吧。”我很瘫软地回答到。

这种回答明显不在许安的意料之中,“……女人,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心累。”我把手机放在右耳上,手缩到被子里。

“……发生什么事了?梁寒欺负你了?”许安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没……”猛然我想起了什么,又握着手机一下坐起来,“许安,你了解威盛集团吗?”

“啊?威盛?不太了解诶……好像挺大一集团吧,涉及了好几个领域,主要好像是做进出口医疗器械的,听说在一些电脑城、商城这个集团也有股权,反正……挺厉害的吧。”许安一顿,听着我没反应,接着说,“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这么大一个集团啊……怪自己孤陋寡闻、后知后觉了,“那你知道伊楚楚在里面做什么吗?”我看着我呼出的一丝白气问到。

“伊楚楚?!她怎么了?她是威盛集团的?”许安的吃惊不亚于我在会议室见到伊楚楚的时候。

“好像是吧,你不是在杂志社工作么?能帮我了解一下么?”我有些心切地问到。

“我是在杂志社工作,可是我就是一摄影兼插画师,那些大八卦我还真没留意过……不过,我帮你打听打听。”许安豪迈地说。

“许安,谢谢你……”我撒娇到。

“停,这招就给我免了,合适了让我八卦八卦你就行。”

说到这,我一顿,“对了,这件事你别告诉梁寒,我不想他想太多。”

“知道了,我懂~”许安阴阳怪气地笑着说,我也懒得解释,因为确实有点私心。

“……”


与许安聊了过后,心里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堵的慌,很快变沉沉睡去。

早晨苏以泽电话打来的时候,我还正做着梦,迷迷糊糊接了电话,一听到苏以泽的声音便清醒了过来,应承了几句就急忙收拾好自己带着东西出了门。

接下来的一天便注定是一场恶战,苏以泽开着车带着我直奔目的地,把周遭一顿好转,带着工具勘查、测量、记录、拍照、画草图,接着还去了几个相关建筑也转了转,调了研,任务结束准备启程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了。

在车上的时候,苏以泽问我“要不明天再看看其他的?”

“不用,时间太短,得抓紧时间才行。”我看着挡风玻璃有气无力地说到。

“好吧……别把自己逼得太紧,这样效果反而不好。”

“嗯……我知道的,幸好还有你和陈萦。”我转头对他轻轻一笑,“对了,你肚子饿吧?待会回公司顺便买点东西吧。”

“好啊。”看着我这样回答,苏以泽也舒展地一笑。

在离公司不远的便利店门口,我下车去买东西他去停车,然后在路口汇合向公司走去。

华灯初上的街道在这个时候有些冷清,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地散着,三月末的晚风还有些凉,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苏以泽见了,便脱下外套让我披着。“啊,不用,都快到公司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披上,这几天你要生病了可就没希望了。”他眯着眼道。

无力再反驳,只好道了谢。正说笑着准备走进公司,“林暖。”一声呼唤打断了我们,回过身,看到梁寒一手勾着西装放在肩上向我们走过来,“梁寒?你怎么在这儿?”我有些意外。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在这儿?”说着打量了一眼苏以泽,又瞟了瞟我身上的衣服,最后看向我们手里提着的袋子,“这就是你昨天说的有事?”他别有意味地笑着问我。

我一时没曾想过他会问这样的话,愣在原地,没来的及回答。

他见我不说话,目光一紧,眼神有些失焦地看着我,嗤笑着说“你说的对,确实不是画图的事。”然后向我迈了一步,“确实,我也帮不上忙。”

上一篇          下一篇

ps:本胡会尽量两三天一更,不会挖坑~欢迎各位看官吐槽~提建议~如果后期出现你们想要一起的cp党,可以说哟!

pps:你们是喜欢虐呢还是暖呢还是虐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