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文|小王子he玫瑰


我和大志蹲在路边,看着小摊边一个小胖孩正在吃麻辣烫,我们咽了咽口水,大志吐了一口痰,眼睛直视天空说:“等你志哥有钱了,志哥天天带你来吃麻辣烫,想撸几串撸几串!你看那团云,像不像烤鸡腿,哎,志哥是真饿啊!”

大志突然眼睛金光闪闪,一个原地起跳,十厘米后稳稳地从空中落下,指着不远处的超市说:“走,我们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免费试吃。”

然后我们一路狂飙,还差点撞到马路边的电线杆,当时一个流浪汉正蹲在垃圾桶旁,捧着一个脏兮兮的汉堡低头吃着,周围蚊蝇横飞,蚂蚁肆虐,当我们经过时,我和大志尽然不觉得恶心,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那块汉堡好几秒钟,所以差点就酿成惨剧。

在超市门口,我和大志一致停下脚步,大志弯下身来大口喘着气,捂着胸口拍了好一会,突然表情十分严肃地说:“我们要表现的有身份,等下试吃的时候也要像个体面人,吃相要斯文,切忌不能急。”

大志整了整衬衫领口,往后捋了捋发型,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英气,指着超市大门,操着蹩脚的英语说:“走,来次够!”

每次当我们饿的不行的时候,超市里的试吃员总会救死扶伤,有时候我们真的有种以身相许的冲动,试吃员都是女生,要不是我拦着,大志恨不得立马脱衣献身,聊表谢意。

大志和我从小就认识。那时候我们都住在农村,大志家有兄弟姐妹三个,据说生大志的时候,大志妈足足跑到几百公里以外藏了几个月,直到大志安然无恙地生下来,她才抱着大志回到老家,可是最后还是被罚了两千块,这在当时可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

大志爸觉得这个儿子生的太贵了,以后一定要干出一番大事来,不然这钱就白花了,所以大志爸和大志妈一致决定,给这个小子起名叫“王大志”,希望他胸有大志。

等大志到了上学的年纪,记得上学的第一天,大志就捅了篓子,居然用小刀割了女生的一撮头发,当时那个女生眼泪汪汪地跑到教室向老师告状,然后大志就被传话到办公室喝茶,第二天大志妈和大志爸也就过来喝茶了。

一年级期末考试,大志在两科都是第一个交卷的壮举下,勇夺全班倒数第一,并被老师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天都黑了,夕阳西下,大志拿着试卷格外惆怅,回家又要被揍了。

自那以后,每年的期末考试大志的发挥都堪称稳定,从未跌下倒数前三,于是小学五年,大志都生活在班级的最底层,在一次发奖状中,老师意味声长地笑着说:阿志上来领奖状,阿志先是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心里想难道是老师看我这学期学习有所进步,从倒数第一变成倒数第二,想要给我鼓励鼓励。想到这,阿志那个甜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屁颠屁颠地一路小跑到讲台,正准备接过老师手中的奖状时,老师又声音洪亮地来了一句:王大志,最佳差生。当时阿志整个人都石化了,无邪的笑容立马消失,伸出颤抖的双手从老师手中接过这份特殊的荣誉。

这份殊荣一直伴随大志上了初中,那时候周围都流行一种非主流发型,长长的刘海都能直接盖到眼睛,看人的时候还要甩一下头,让飘逸的长发漏出点空间。为了追逐时尚潮流,大志足足三个月没剪头发,一天晚上放学后,大志揣着两块钱走进理发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霸气十足地来了一句:“师傅,非主流发型会剪吗?给我弄一个。”

于是,走在校园里,你会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孩,骨瘦如柴的小身板配上一头飘逸的长发,甚是让身边经过的人望尘莫及,开始怀疑人生。由于这一头旗帜鲜明的标志,大志迅速认识了其他几个非主流,只不过他们更加时尚,更加五颜六色,更加引人注目。

于是,走在校园里,你会看到一群长发飘飘的男孩,他们勾肩搭背,放荡不羁,叼着烟,吹着口哨,所到之处,人群一拥而散,并常年占据着教学楼后面的一片小树林,大志给其命名“时尚发源地”。

一个风和日丽的周五傍晚,悦耳的下课铃声刚一响起,大志便纠集其他几个非主流前往小树林。一个非主流拿出一盒烟,其他非主流便凑了过去,一人一根,擦的一声,打火机便点着了几根烟。自从和这些人混在一起,大志不但学会了抽烟,而且抽烟的手法越来越纯熟,双指夹烟,深吸几口,闭上眼睛,简直腾云驾雾。他们靠着树,吹着牛,扯着这一周悲催的新奇的遭遇,再讨论一番非主流的最新时尚信息。

正当大家吸烟好不快活的时候,从教学楼那边走过来一个女生,大志认识她,是同班的赵雪,虽然大志从没和她说过话,但是赵雪这个名字每次发奖状老师可都会叫到,每次收作业她都会一脸认真地催促着,没错,大志没看错,她就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外表文静,品学兼优。

“能给我一根烟吗?”赵雪直接走到他们面前,盯着大志面无表情地说。

见此状况,大志和其他几个非主流都被镇住了,也许是平时在班上习惯了服从耀武扬威的好学生,大志眼神会意了一下其中一个非主流,非主流连忙递上一根烟,并亲自给她点着。

赵雪抽了一口,突然呛得咳嗽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蹲在地上拍着胸口半天没有起来,下意识地大志说:“你没事吧?”然后把赵雪的烟夺了过来,“不会抽就不要抽!”

大志话音刚落,赵雪便猛地站起身,犀利地瞪了大志一眼冷冷地说:“把烟给我!”

大志没有听她的,一个抛投,烧红的烟头便以完美的弧线落入一旁的池水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溅起一圈涟漪,然后风平浪静。

赵雪伸出手狠狠地打了大志胳膊一掌,然后转过头往校门口跑去。她哭了,大志看见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只是她在努力不让这个懦弱的东西掉下来。大志的胸口突然颤抖了一下,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刺痛了他,他知道,赵雪一定出什么事了。

周一上学的时候,他早早地来到学校,在大门口双手插着口袋来回地踢石子,终于在上早读课的前五分钟,赵雪从马路那边孤零零地走了过来,而周围已经没什么学生了,只有几个托着书包拼命奔跑的男学生。

看见大志在门口转悠,赵雪装作没看见,朝着教学楼径直走去。

“喂,我这个大活人你没看见啊!”大志连忙小碎步追了上去,赵雪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应,大志只好跟在她后面,一前一后进了教室。放下书包,大志趴在桌子上,一整天都不知道讲台上的老师在说些什么,因为他一直在盯着赵雪看,似乎她会突然回头对他微笑,但是什么都没有,从上午到下午,赵雪都一直低着头看书写作业,也不和周围的同学说话,就像一朵玫瑰,长满了长刺。

下午放学的时候,赵雪收拾好书包就走出了教室,大志提着书包跟在后面。赵雪在前面走着,但是走出校门,她并没有往回家的方向去,而是走了另一个相反的方向,大志虽然感觉奇怪,但也没有叫她,就这样跟在她后面,保持一百米的距离。

她在一个台球室前停下脚步,门口的几个小混混还吹着口哨,嬉皮笑脸地叫到:“进来一起玩啊,小美女。”赵雪居然走了过去,小混混们瞬间围了上来,簇拥着进了台球室。

大志皱起眉头,心里有不好的预感,“靠”的一声后就往台球室冲去,一把将门帘推开,发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台球室里全都是男的,目测有五六个小混混,一个个纹着身刺着青,正围着赵雪站成一圈,只听见有个混混说:“小妞胆子不小啊,还挺听话的,叫你进来你就进来,老子喜欢!”

“给我滚开,我要出去。”赵雪一边尖叫一边推搡着面前的一群小混混。

刚才那个小混混更加嚣张了,猥琐地笑着说:“哎吆,还挺有个性,兄弟们,你们喜不喜欢?”

“喜欢”身边的几个人立即笑成一团。

“操!”大志顺手抡起一个板凳就冲了过去,直接把那个小混混抡倒,然后拉着赵雪往外面跑,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看见老大摔倒在地,立马抄起木棍追了出去。

出了门,大志甩开板凳,另一只手紧紧地拉着赵雪的手,赵雪跟在大志后面,紧张地说:“他们在后面!”

大志眼睛盯着前方,只顾着往学校的方向跑,终于,大志和赵雪成功地跑到了学校的保安室,后面那群小混混见状也只好悻悻地回去了。

“你没事吧?”大志还拉着赵雪的手,盯着她的脸问。

“我没事。谢谢你。”赵雪松开手,回应着大志的目光。

看见小混混都走了,大志说:“太晚了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赵雪点点头,于是两人就离开保安室,沿着人行道肩并肩走着。

“台球室那种地方你怎么能进去,都是一些社会上的混混,放学了就要早点回家,还有不要抽烟,知道吗?”大志一口气说完,看赵雪一直在看路边的枫树,又补充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父母上个星期离婚了。”赵雪抬起头看看夜空,似乎看某个看不见的地方,那个地方只有她知道,而现在她再也回不去了,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大志没有说话,认真地看着赵雪,然后直视着前方说:“不要怕,我送你回家。”

后来,每天傍晚放学,大志都会先送赵雪回家,然后才飞奔回去。那时候家里有一辆老式自行车,大志便从步行变成了骑自行车送赵雪回家。

后来,赵雪说大志头发太长了不好看,于是当天晚上大志就揣着两块钱来到那家理发店,霸气十足地说:“师傅,平头会剪吗?给我弄一个。”

后来,赵雪说大志你太瘦了胖点才好,于是每天回到家大志都吃上个两三碗,看见儿子最近食欲越来越好,大志妈笑的都合不拢嘴。

后来,赵雪说抽烟不好,于是大志当天就不抽烟,一个星期不抽烟,一个月不抽烟,一学期不抽烟,以后再也没抽过烟。

后来,赵雪说大志你要好好学习,于是大志每天开始认真听课,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还会把赵雪的笔记拿过来仔细研究,学习成绩也渐渐有了提升,连老师都经常夸大志成绩进步很快。

中考成绩下来,他们考入了同一所高中,毕业那天,大志照常送赵雪回家。途中,大志拉着赵雪的手说:“不要怕,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赵雪点点头,轻轻地靠在大志的肩膀上。

高中三年,大志还是一如既往地送赵雪回家,他们互相鼓励互相照顾,很多时候,只要有彼此的陪伴,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眼泪。

高考结束后,大志和赵雪都考的不错,他们填了同一个城市的大学,毕业那天送她回家,大志说:“不要怕,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大志在赵雪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这个吻足以照亮全世界的黑暗。

大学毕业后,大志就向赵雪求了婚,他知道,从他当初将赵雪从混混中拉出来的那一刻,他这一生都不会让他受伤害;他知道,从赵雪告诉她父母离婚的那一刻,他会永远照顾她的。

结婚那天,大志说:“不要怕,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不要怕,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你是如此的特别,从我见你的那一刻,我就想照顾你一辈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