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4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奕见着晚间已到,而东华还未从凤九房里出来,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女儿还未出嫁,就公然留宿一个男神仙,会否也太不知矜持?

白奕只得支使迷谷敲门提醒一下房里头的二位,迷谷可是满脸为难:“上神,小殿下今日可是受惊了,就让帝君好好安慰她不好吗?迷谷跑过去讨人厌做什么?”

白奕嫌弃道:“再受惊孤男寡女也不能深夜同处一室!让你去你就去,磨蹭什么。”说着将迷谷往凤九房间的方向一推。

迷谷踱着最小的步子在白奕期待的眼神中慢慢朝前走去,几步路后也终于到了凤九的房门口。迷谷凝神细听,里头似乎一丝动静也没有,会否这二人业已睡着?

迷谷回身望着,见白奕虽远远站着,目光却是死死盯住自己,显然是不允许自己退却。迷谷只得敲了敲门板,踟蹰道:“小殿下,夜已深了,不知您睡了么?”

迷谷听得里头突然有了一阵动静,窸窸窣窣的,也不知是在干什么,迷谷只得又道:“小殿下!上神他有些担心你,所以特意命迷谷来查看。”

里头的动静似乎是更大了,偏偏却没有一个人出声。迷谷只得走到白奕面前,道:“他们不知在干什么,迷谷听着似有动静,可没一个人答迷谷的话。”

有动静?白奕觉得不对劲,夜深人静的,一男一女的在里头做什么?迷谷去敲门都不应,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还当是在自己家里吗?也太嚣张了。

白奕听着升腾起些不满,这两人还没怎么就如此不像话,一点也不将他放在眼里!真是欠收拾,迷谷也真是没用。这般想着,白奕一把推开迷谷,气冲冲的走向凤九房间,不甚客气开口道:“孤男寡女的,你们好歹也避忌一点!”

白奕过了一阵后似乎听到凤九低低的哀求声:“我爹来了,你别这样……快让我起来……”还伴随着一阵喘息声。

白奕一听便怀疑东华在对女儿毛手毛脚,虽然气得是吹胡子瞪眼,可嘴上也不好太过点破,毕竟得给女儿留点面子,因此也只得委婉道:“凤九你快出来,你们两个同处一室成何体统!”

里头的凤九是两边为难,东华不撒手的抱着自己行亲密之事,怎么劝也劝不住,凤九道还未满三个月不可如此,东华却说时日已是差不多了。凤九道他爹会过来,发现了不好,东华却道那你乖一点,我们便快一点。说着不容拒绝,与凤九滚作一团。两人正在情事中时,迷谷和白奕却不停来打断,惹得东华扫兴不已。

凤九当然更加害怕,不住推拒东华,生怕他爹此刻闯进来。东华倒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故意不设结界,免得白奕日后说他占山为王视白奕如无物,何况他也料定白奕为顾全凤九的颜面,必定是不会破门而入的。在东华看来,此刻凤九挣扎得越厉害,白奕在外头叫嚣得更大声,不过是增添一点情趣罢了,因此他也仍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觉悟。

凤九见他爹发怒,而身上的东华也不肯放过自己,只得提高点声音自欺欺人道:“爹,女儿已经休息了,帝君他……他也睡着了……帝君他今日甚累,女儿让他伏案歇息着,绝无逾矩……”

东华听着凤九一个人在那边信口雌黄、自说自话觉得甚是好笑,她真把他爹当傻子吗?见凤九徒劳的掩饰,东华忍不住想戳穿她,便不轻不重的咬了身下的她一口。凤九这会儿正是全身敏感,不妨东华这一下,倒是一声“啊”没遮没掩的喊出口。

凤九恨得牙痒痒,这人怎么总给他添乱?凤九拨起那颗埋首在自己胸前的脑袋,见他的整张脸都布满情欲,而这一切显然都是因为自己,凤九竟暗暗生出了一丝得意,如此一来,倒使得生气的情绪被压下去,因此她只是轻轻拍了拍东华的脸颊,低声抱怨道:“你怎么这么缠人?”

东华瞧着凤九嘴上虽然说不愿,可是一张脸也是迷惑更兼魅惑得很,尤其眉间也轻轻蹙起,像是抵受不住情欲的模样。想着只有自己能见到她这副模样,只有自己能令她如此,东华心中也是又感慨又激动,是以此刻听着凤九的抱怨,倒没觉得自己时常被情欲所束缚是可耻的,只觉得一切的缘故皆是由她而起。为她便是正当的,为她更是情理所容的。因此东华将凤九贴在自己脸上的手握住,叹道:“你就是我的克星。”

凤九闻言心里头五味杂陈,而这五味最终一一沉淀下去后,始终是开心的情绪大过了羞涩的气恼,倒也不知该如何答复他。凤九本来是想斥责他一番,但此刻那些话好像都说不出口了,所以只能尽量拿出气势想同他打个商量,让他认一认场合,别总这么随心所欲,奈何一个字都还未说出口,就已被东华深深吻住。

而在门外的白奕初听得那声娇吟,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这两人连孩子都弄出来了,若你说他们谨守礼仪,而且发乎情止于礼,白奕是万万不敢信的。尤其此刻,两人白日里才经历一番生离死别,这会儿晚上了不就像干柴碰上了烈火!自己的那个傻女儿一看就是个没主意的,帝君一说往东她是绝不会往西的。东华这个混小子,就知道占自己女儿的便宜!

白奕倒真想指着东华的鼻子开骂,可那样凤九以后怎么做人?尤其她今天受了惊吓,自己似乎不应该只顾自己骂的痛快。因此,即便他非常想大声斥责、喝止他们赶紧滚出来,但一则他这当爹的公开对女儿说这种事可是尴尬得很,二则里头的二人也绝不会听他的,自己除了怒气更盛又能拿他们怎样?三则若是自己闯进去,凤九当真衣衫不整怎么办?迷谷还在附近,总不能让他瞧了去吧?总而言之,这养女儿怎么这么不省心!但愿凤九肚子里头的也是个女儿,以后一模一样去折磨东华!

这般想着,虽然白奕腹内各种念头千回百转,可到最后只得色厉内荏的叮嘱道:“你别由着他!”白奕听到里头似乎是再无任何挑衅的声响,便安慰自己他们必定是听进去劝了,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里头的东华见白奕走了方才筑起一道结界,更加旁若无人的欺负身下的凤九,而凤九虽仍是紧张不已,却也只能任东华予取予求。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

钟情于吐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