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

96
穿红裙的喵
2017.08.11 00:02* 字数 1670

Obra de Gabriel Garcia Marquez 1985

加西亚·马尔克斯

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

霍乱时期的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隔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费尔明娜·达萨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

我爱你 但这并不影响我爱着其他人

换言之,肉体上不忠,心灵上却死心塌地。

我想这是男主公内心真实想法的表达之一吧。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学会了一件他其实已在无意中多次体验过的事:可以同时爱上几个人,并带着同样的痛苦爱着她们所有人,不背叛其中任何一个。他说他们的爱不会超过他所掌控的界限:一切以不干扰他为费尔明娜·达萨保持自由之身的决心为准则。

费尔明娜·达萨在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的维持的几十年婚姻中,认为他是近乎完美的丈夫,却也承认这是他的神圣义务。

换一种方式,他们无法共同生活下去,换一种方式,他们也无法继续相爱——世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死了,在他八十一岁的时候,在好友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摄影师决定要在六十岁结束自己的生命的那个下午,为了抓住一只帕拉马里博皇家鹦鹉。他曾对妻子费尔明娜·达萨说过“凡是不会说话的,一律不许进这个家”,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句自己匆忙说出并且意义过于宽泛的话竟会有朝一日要了他的命。

他们的认识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凑巧组合。费尔明娜·达萨说“真无法相信,经历了那么多的吵闹与厌烦,这许多年竟还能感到幸福,见鬼,我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爱情。”在费尔明娜·达萨与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共同生活了近五十年之久,她发出了如此感慨,究竟是不是爱情?她说他是个完美的丈夫;从不会捡起地上的任何东西,也从不关灯,不关门。黑暗的清晨,如果他发现衣服上缺了一颗扣子,她便会听见他说:“男人需要两个妻子,一个用来爱,一个用来钉扣子。”你看他的不通情达理让她十分厌烦。但却在他死后怀念他家长式的命令、男人的任性、挑剔刻薄的嘴,怀念即便不是吃芦笋的季节,也得不惜代价地为他找来,为的是让他能在自己尿液的芬芳气息中怡然自得。她的丈夫爱她胜过一切,胜过世间所有的人,但这也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这是他的神圣义务。她说“社交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恐惧,夫妻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厌恶。”慢慢人生几十年,同一屋檐下,谁有能说会一直爱着这样的枕边人呢?所以他出轨了,一个黑白混血的女人,芭芭拉·林奇小姐。她说她难以忍受丈夫带给她的屈辱感——他向神甫忏悔,这比丈夫的不忠带来的羞愧、愤怒和不平更加难以忍受。在发生这件事星期一的星期五她就登上了开往圣胡安·德拉希耶纳加的常规小船。她以自己的方式维护自己的自尊。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在费尔明娜·达萨十八岁拒绝他之后,以自己的方式爱她。他自称:肉体上不忠,心灵上却死心塌地。可以同时爱上几个人,并带着同样的痛苦爱着她们所有人,不背叛其中任何一个。因为他所认为的界限是:一切以不干扰他为费尔明娜·达萨保持自由之身的决心为准则。文中写到:只因为缺少那一个女人,他便希望同时和所有女人在一起,事实是,每当他感到恐惧惊慌,他便格外地需要她们。因此,即使在他最艰难的时期,最糟糕的时刻, 他也始终和这许多年来说不清的情人们保持着哪怕最微弱的联系:他始终追随着她们的踪迹。罗萨尔芭,他最早的情人,那个把他的童贞当作战利品的女人;拿撒勒的寡妇,唯一亵渎过他母亲在窗户街的家的女人;普鲁登西娅·皮特雷,二夫寡妇,他的情人中尚活在世上最老的一位;安赫莱斯·阿尔法洛,所有女人中最让他喜欢的;安德雷娅·瓦隆,她的爱混乱不堪,他名单上唯一一个靠卖肉体为生的;难以捉摸的在圣牧羊女疯人院结束了自己的一生的萨拉·诺列加,他认为唯一一个让他尝到了一滴苦涩的滋味;奥林皮娅·苏莱培,因与他偷情被杀;阿美利加·维库尼亚,她是个可以当他孙女年纪的孩子,因为考试不及格的落差喝下阿片酊死掉;莱昂娜·卡西亚尼,一直为他打理生活。

这不就是我爱你 但这并不影响我爱着其他人吗?阿片酊他曾说:死亡让他感到唯一的痛苦,便是不能为爱而死。难道这些都不是爱吗?他的内心拒绝承认。


古稀杖朝之年的爱情



“保留了童贞”


爱情

换一种方式,他们无法共同生活下去,换一种方式,他们也无法继续相爱——世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后记:谨此文记录给看书记不住书名,主人公名字的自己。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