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若尔盖--万里单骑走西藏(五)

       车子离开成都,绕过绵阳,直奔四川省广元县而去。

       西藏地区位于中国的西南边陲,东靠四川,南倚云南,北邻新疆和甘肃,边境与印度和尼泊尔接壤。云南、四川和甘肃省各有两条出入西藏的公路,而新疆通往西藏只有一条大名鼎鼎的新藏公路。

       新藏公路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沿途多是无人地带和冻土区域,通讯、补给和后援条件极为落后,号称是世界上海拨最高、路况最烂、环境最劣的公路。有人浪漫地称这条公路为“铺在天上的国道”,有人畏惧地把这条公路称为“死亡之路”,对于玩的就是心跳的资深驴友,新藏公路极具刺激和挑战,如果是经验不足的新手,踏进新藏线等于在搏命。

       云南进藏的两条公路为滇藏214线和怒江线,同行的驴友无人走过,对其路况和环境相当陌生。从四川进藏两条公路分别是川藏南线和北线,其中从四川雅安进藏的川藏南线,沿途的风光极为养眼,被游人和摄影爱好者称为“黄金线路”,也是我们心仪的首选线路。青海湖至拉萨的青藏线,是路况最棒的进藏公路,被我们当作入藏的最佳替补线路。


       成都休整时,连续接到令人沮丧的消息。

       川藏南线的雅江至理塘路段连日阴雨,山洪暴发,一段盘山公路被冲毁,一时难以修复。我们调整方案,准备从四川省汶川县经诺尔盖草原拐向西宁,取青藏公路进藏。

       汶川方向随之传来不幸,泥石流掩埋了道路,何时修复没有确切的消息。临时决定绕道四川省绵阳市,从广元拐向甘南的文县,经九寨沟奔若尔盖,再插向青海湖。

       一早从成都出发,汽车跑了一整天,当晚到达九寨沟住宿。


       第二天离开九寨沟,不远便进入名叫“九道拐”的山路,每拐均是180度的急弯,由于路面太窄,两车在拐弯处交汇时,内侧相贴很近,几乎是擦身而过,外侧看不见路沿,仿佛汽车悬在半空,让人紧张得心惊肉跳。

       翻过九道拐,车上的海拔表从1400米迅速窜升至3000米,道路两边的植被不断变化,如同蒙太奇式电影剪辑,稀疏的灌木丛,眨眼换上了郁郁葱葱的松树,光秃秃的冻土层,猛然变成了绿意盎然的草场。

       穿过川主寺镇,海拔上升更加迅猛,视野也渐渐变得开阔,远远望去,蓝天白云,牧场牛羊,优美的草原风光提醒着我们:进入藏区了。


       开车在西藏地区自驾游,游客总结了三个准则,经过驴友口耳相传,成为约定俗成的“藏规驴约”。

       一是车速要慢。进出西藏地区的道路以盘山路居多,坡陡弯急,超车和错车容易碰擦,减慢车速才能保证安全;其二为不要盲目超车。藏区的公路大多为狭窄的双车道,来往的车流各占一道,如果没有掌握高原的提速技巧,长时间占用对方的车道,容易惹来车祸。


       开车在平原地带加速,挂高档轰油门即可一气呵成,在空气稀薄的高原上,这招则会适得其反,汽缸的油轰多了,氧气跟不上供应,无法充分燃烧,俗称“淹缸”,车速反而更加缓慢。

       我第一次在四千米的高原上开车,遇到一溜缓慢的载重车队,习惯性地加档踩油门,超到载重车队的半程时,车速却越来越慢。此刻迎头驶来一辆载货的卡车,我们的车过不去也退不回,只好与对面来车同时一脚急刹,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两辆车几乎脸贴脸地停在路中央。同车的驴友一声惊呼,在座椅上绷直了身体,我的内衣也被冷汗湿透。

       在其他驴友的指点下,才明白行车于空气稀薄的高原上,挂低档加油门才能提速,而且车速的提升幅度相当有限,对超车时机的把握和预判,要求比平时更为精准。


       第三条准则要时刻铭记:不能损坏当地藏民的财产。

        游客与藏民发生冲突,有理也是扁担三,无理更是三扁担。遇见藏民的牛羊占用道路,停车礼让是明智的选择,强行通过惊跑或撞伤了藏民的牲畜,只能无条件地赔偿。据说藏区心照不宣的赔偿价为:一头牦牛二万元,一只绵羊一万元,鸡或鸭每只五千元左右。


       ……

       翻过海拔3850米的岷山垭口,进入海拔3450米的年朵坝。

       坝,特指高原上比较开阔的平地。站在年朵坝上,绿油油的草原从脚下向远方延伸,草场上牦牛遍地,空气洁净清新,显得天高云低,神清气爽。

       长征时红军走过若尔盖大草地,年朵坝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1936年7月,红四方面军左、中、右三个纵队在年朵坝草地会合,据过来人回忆,当年的年朵坝是无路可走的噬人沼泽,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天气变化莫测,一会晴空万里,烈日炎炎,一会阴霾蔽日,雨雪交加,不仅人迹罕至,鸟兽也不愿出没。许多战士走到年朵坝,疲惫不堪,又饿又冻,丢掉了年青的生命。


       现在的年朵坝失去了昔日的狂野,湿地经过人为的排泄,无垠的泽国已经干涸,河流变成沟壑,湿地变成草场,曾经水流迂回百折,叉河弯曲横流,水草盘根错节,草甸星罗棋布的景象,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年朵坝环境的变迁,是若尔盖大草地沧桑巨变的缩影,如果要重现原先的模样,基本只能靠猜和想了。

       这是人类改造自然的“胜利”,每当人类以大自然的主宰自居,随心所欲地改天斗地,换了人间,会不会也为人类的自身,埋下万劫不复的命运。


       穿过年朵坝,不远处便是若尔盖县城。县城的西边有条柏油路直通唐克镇,县城与唐克镇相距约61公里。

       唐克镇是黄河源头的所在地,黄河在此处发迹,姿态优雅地拐了几道弯,悠闲地向下游漫步而去,形成了黄河九曲第一弯。


       黄河源头的水面,水流舒缓,清澈照人,岸边柳树成荫,水中小洲翠绿,几匹悠闲的马儿,靠在河边饮水,宛若生动的草原画卷。据说观赏黄河第一弯,以清晨或傍晚为佳,红霞染透了河水,与绿草相映成趣,显得绚丽多姿。

       对面是个高不过百米的山坡,在海拔3500米的高原上,攀爬这个小山坡,每一步都气短腿软,然而一旦站上了坡顶,将整个黄河源头纳入眼底,一种心旷神怡的酸爽渗透全身,刚才攀登的每一步艰辛,感觉都获得了超值的回报。


(图文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904评论 123 221
  • 自评:2017年12月 这是五六年前整理的功略,一晃已经物事人非,或许从地理角度上来说我没有去过西藏,但从心理角...
    closefrien_d1c2阅读 165评论 0 1
  • 我很欣赏老公的细心,我们家的门锁不好开很长时间了,他销了一点铅笔沫,放进锁孔里,用钥匙开很好开了,很滑润,欣赏并感...
    水玲珑英子阅读 141评论 1 4
  • Chapter 13 "I HOPE my dear," said Mr. Bennet to his wife ...
    慧琦vicky阅读 25评论 0 0
  • 大米今天充当了一回小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奶奶要去医院取结果,可米爸当时发高烧,我自己也是有点头晕,而且我去医院得背着...
    悦米时光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