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往昔

你不懂我的难过,

我不想把自己剖开来说,

它只是隐隐地在心底作痛,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忘记了它存在的不知所终。

是迷茫的舞跳出我内心的悸动,

是沉海的月张开我惺忪的睡眼,

出现成一盏昏暗的黄色路灯,

平铺开它微弱的光晕,

是庆幸,是孤寂,是黎明?

庆幸激动了放弃,

孤寂陪伴不了你,

黎明是刺破黑夜的武器,

昏暗的路灯在哪里?

被白昼的光吞噬了,

被清新的露珠所代替,

每一滴都折射出灿烂的影像。

是最美好的留在时光里,

不容许你错过它的神秘,

前方的荆棘不是刺痛你的利器,

是它剥夺着生的意义,

是黑暗中燃起的希望之苗,

不是用来照亮前行的路,

每一寸火苗舔着你的心,

你就陶醉,就沉迷,

亲手撕裂自己,

把明天烧灼成雪季。

是要成为一朵柔弱的花,

把自己曝露于骄阳之下,

任雷电暴雨洗刷,

你是怜悯它,

亦或是感动于它,

轻易给出了信任,

你以为是此行的目的,

它的根劈开你心间的每一方润土,

它汲取你心灵的每一份甜蜜,

它消耗你精疲力尽。

璀璨的夜空安然静谧,

水中的星星是它幻化的影,

它说:你只能看着我,千万不要掀起爱的涟漪。

给了你提醒,给了你幻影,

给了你期盼,又让你放弃,

你在半空中缩回的手,

以后也不知道当初的收回是否真的有意义,

或者,另一种选择,

会出现不同结局的奇迹,

还是,不同的挣扎,

相同的叹息。

侥幸,

白天的光刺痛你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你异常清醒,

它就离你而去,

漫漫长夜使你疲乏,无力,

折磨着你的思绪,

这晴天的太阳融化着,

让你暂时忘记艰辛,

你很清醒,

更清醒,还是麻痹?

你问大树,

大树已在傍晚来临之际,

沉沉睡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