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千剑(01)

下来半天的雨忽然停下了,在战场上,这事根本没什么人在意。

泥土早已被飞溅的鲜血搅成了紫红的稀泥,很粘稠的缠在他的脚上,他一步也迈不动了,雨水模糊了双眼,眼前出现的只是一个一个挥动着武器的残影,带着血腥的气息冲他过来,他无力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一阵凉风,身上像着了火一样,强烈的撞击让他失去了重心,手中的剑把自己震得发麻,他结结实实的仰倒在里地上,一股热浪的液体贱到了眼睛上,没有刺痛,灰色的景象瞬间变成红色,血红血红的天空和云。

这时候他才发现雨停了,他多么希望雨能把他脸上的血能冲刷一下,毕竟这可能就是自己能见到最后能的景色了。有那么一瞬间,天空出现的景象甚至都让他忘了疼痛。他惊呆了,但是没有任何用处,他的手已经无法动弹,全身都无法动弹。只能呆呆的看着这副光景。

天空发灰的云朵开始涌动,翻腾,战场上仍旧是无情的厮杀,直到占优势的一方在停下手中的剑的间隙才注意到这般景象,无数巨大黑色的剑穿透云朵,缓慢而沉重,冰冷的阳光顺着庞然大物炸开天空。他们倾泻而下,气势磅礴的砸在地上,深深的陷进泥土里,巨大的石块四处飞溅,每一个被砸出坑的里面岩浆涌动,泥土像水波一样翻滚,掀起巨大的泥浪向周围吞噬着来不及逃开的人们。战士们都被吓坏了,两边都不知道是哪边的武器,没有人在为这巨大的能改变战局的武器欢呼,很快的,再也没有人关心这场战争,这里没有敌人,没有战友,战场已经消失,这里已经是一场炼狱。巨大的黑剑带来的伤害是全方面的,没有人能逃掉,掀起的粉尘夹杂着碎石抛向人们,有的巨剑倒下了,战场的局部立马被分成了两半,战士们不知所措,连逃的方向也没有,方圆几公里都是这样的景象。只能用慌乱的躲闪来寻求运气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是他透过眼睛看到的最后一丝奇迹,即使这个奇迹的景象能改变最终的战局。

但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很快泥浪就将他掀起,重重的摔下,淹埋,入土为安。

奇迹就这么迅速帮他完成了一生最后的几件事情。

漆猛的惊醒,露出的杀气惊了旁边的两只乌鸦,慌乱的拍着翅膀"呱呱“飞去。

”又是这个梦“ 这个奇怪的梦从儿童时就偶尔出现,但最近一段时间开始频繁出现,而且梦中的感受越来越真实,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一般,漆现在能清楚的回忆起劈砍过来的战士刀身上的花纹,这个花纹他无比的熟悉,让他充满仇恨的样式,想到这里,头又开始爆裂的疼了。

漆摸着头疼欲裂的脑袋,篝火只剩一点火星了,他用小木条挑了挑,旁边的木头又被引燃,火星开始强壮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周围渐渐有了温度,顺着冰冷的空气传递过来,,这让漆在初秋的夜里感到一丝温暖。头还是疼的炸裂,看了看天空,月牙被云遮住了一半,算一下时间应该是三更了。还可以睡好一阵子。漆这样想,裹了裹身上的布。

忽然一阵寒意让他警觉起来,漆不自觉的握紧手中的剑。悉悉索索的声音开始传递过来,不止一个人,周围五十米开外都是,漆仔细的分辨,约莫有二十来个,这个数量反而让他有点高兴。这么多人围攻的手段通常不是高手,人数上的优势往往让他们掉以轻心,或者更依赖的不是自己的能力,砍刀人也多半是运气好,但是面对真正的高手,这种运气往往是不存在的,基本上可以全身而退,但漆真动起刀子来可不是为了退。漆想了想,这个时间碰到约莫着是自己的篝火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多半是盗贼或强盗什么的,他不经意的往篝火里面加了几块木头,要让火苗子烧的更旺些。

“你们想要什么!”漆忽然大声的喊着,原地坐着并没有起来,估摸这对方到了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周边一下子就安静了。对方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大喊大叫,吓了一跳,一时半会鸦雀无声。

“嘿嘿,把钱和好东西放下,饶你一…"对方话还没说完,瞬间被飞来的一把黑色的剑贯穿头部,向后踉跄了几步,倒在地上。把他身边的人吓了一跳,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赶忙扶起老大一看,一把黑色的剑,剑的中心闪着银光插在老大的脑门上,眼珠子已经没了神气。“老大死啦,老大死啦!"树林里顿时骚动四起,树林里的包围圈瞬时乱了阵脚。

“老大咋死啦!”

“他就一个人,在篝火边上”

“他把剑都丢啦”

“听二当家的,给我上啊”一帮子人这才把剑啊,斧子啊,锤子举起来,嗷嗷的要杀过来。

走近了,看见裹着黑色斗篷的人就站在篝火边上,篝火烧的正旺,把黑影照的全身散发着火光。大家看见杀老大的人,都红了眼,哇哇的乱叫的冲上去。冲的近了一看,对方手上还有两把剑呢,都是黑色的,不过哪里顾得上想那么多,即使死了老大也至少还有二十几个人,再厉害的高手也没办法挡住这么多人。

最近的一个差五米远的时候,漆隔着篝火腾的一下子就跨了过去,大家只是看到黑色的斗篷盖在篝火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火被盖住,一下子就灭了。顿时整个树林陷入一片黑暗,大家眼中只有杀了老大的仇人和那熊熊燃烧的一团火,现在两个都消失在黑暗中。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盗贼已经死了。剑从他的下颚直穿头顶,连痛苦的声音都没发出来。

没人看到自己的对手在哪里。但却不断的有人发出悲鸣,甚至有血从旁边溅过来,洒在自己的脸上,还没缓过神来,自己的背后就一阵透心凉,自己的眼前还是篝火光亮留下的残影,白白的一团,连从自己身边晃的身影都看不见就被干掉了,剑从背后插进来,但杀手从不拔剑,他像是拥有无数的黑剑背在身上,不需要做拔剑的战术为他节省了不少时间。在黑暗中,瞬间冲的近的几个贼寇就倒下去了。盗贼们缓过了篝火的亮光,恢复了夜视后,发现人差不多死了一大半,倒下的人身上歪歪斜斜的插着黑色的剑。然后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大家都还没有搞清状况,在短短的一分钟内,甚至连打斗的声音,刀剑相碰的声音都没听到,实力的相差太大,这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留下来的人甚至有的开始呜咽起来,

”大侠,大侠,饶…”话还没说法,黑色的影子已经将他的头割下,头颅在夜空中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喷血的“滋滋滋”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他,他,他就是拿黑剑的人!”其中一个盗贼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马调头就跑。

但是还没跑出几步,背后就被飞出的剑击中,踉跄了一下就跌倒了。剩下的人连慌的时间都没有,一个一个被黑影吞噬掉。漆最后走到刚才逃跑的人那里,他还有口气,肺被扎穿了,齁着粗气,满嘴都是血,眼神惊恐,但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漆迅速的给了一击,让他死的更加痛苦一点。整片树林到处都是他黑色的剑,血和尸体。黑色的剑像一个个十字架,像是一座座墓碑耸立在那里。这样这些盗贼也算死后有人收尸,让灵魂有个落脚点,没有遗憾了。

虽然时间三更没过多久,但漆已经无心再睡了。他又绕了一圈,仔细的检查了每具尸体,确定每个人都已经死透了,这样才不会给他带来麻烦,这才把手中的剑插到剑鞘里,瞬间那些四处掉落的黑剑变成黑色的影,化成一道黑色的火,像灵魂般嗖的全部飞回到漆背后的剑鞘里。那一座座墓碑只剩下了尸体。他们只能变成一堆堆的肉块,被树林里的其他生物蚕食,分解。或者被好心人发现,带回去盖出一座座小土堆。

漆走到篝火边,把行李收拾了一下,把丢在火堆上的披风拍了拍灰,裹在身上。他的披风用一种奇异的生物的皮制成,沐浴在月光下,可以看到灰黄的颜色和皮质的纹理。皮非常坚韧,不会轻易被刀刺穿或划伤,不怕火烧,不怕水淹。曾经一年路一个穿过沙漠的商人那里买的,这些年一直陪他出生入死,在被火烤过之后还挺暖和,漆满意的挑了下眉毛,他对今天的这个战术非常满意,这也多亏了这件披风。

回望了下刚才发生的战场:”要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吧,但也许你们才是幸运的,真正不幸的可是我啊。”漆怏怏的往树林外侧走,不停的打哈欠,毕竟今天晚上没有睡好。

天上的月牙再次被云朵遮住,树林重返一片漆黑。



斑马说:

和专业的比,我觉得我写的非常的慢,不过给一些业余观众看过之后反响还可以,自己看完也觉得还不错,这是让我比较欣慰的事情。那以后的事情就慢慢来吧。之后出场的人物众多,时间跨度还很长,所以前期还是希望能在世界观层面上能尽量完整。让这些角色好像真的生活在里面一样,有自己的思想,这个才是他们的故事吧。名字和专有名词全部加粗,担心以后要改,那就不那么麻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华金融科技论坛
    梦在腾格里阅读 68评论 0 0
  • (1).友元函数为了实现类之间数据共享时,减少系统开销,提高效率。允许外面的类或函数去访问类的私有变量和保护变量,...
    Wangcy阅读 522评论 0 0
  • 这个世界真的好大,大到没有边际,大到你无法想象。 可是你想要的却不多:小时候想要每次考个好成绩,再大一点希望自己能...
    有棱角的石头阅读 25评论 0 0
  • 雨,下了整整一夜。窗外,现在依稀能听到清脆的鸟叫声,好一场声势浩大的春雨,把这个城市似乎彻底清洗了一番。 手机开始...
    花仙子66阅读 32评论 0 0
  • 一奇迹 1.今天我很开心很开心,敞开接收宇宙给予的礼物满满的丰盛满溢而出轻而易举的富足富足的生命丰富多彩的人生,感...
    和平感恩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