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怀念

                                作者:悠悠我心

夕阳斜照,透过浓密的绿荫,金色的阳光洒在一个女孩淡紫色的碎花棉布裙子上,此时的她正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聚精会神的坐在自家院子的藤椅上,清爽的长发柔顺的垂下来,为防止遮住眼睛,两边的发髻轻轻的挽起,用一条丝带系在后面,被风儿时时吹动。雪白的棉质袜子,紫色的羊皮短靴,以及她纤细且挺拔身材,白皙的皮肤优雅的气质,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优秀又独特的女孩,她叫林芷伊。手中的书读得如此认真,正是因为一件往事。。。。。。

新建的三层教室明亮宽敞,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照着整洁干净的桌椅,透着皂粉的清香。茂盛高大的洋槐静静的守在窗外,掩映着一片绿意。林芷伊手托着腮,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已然走进了自己的世界,完全走出了这个翻书声、书写声嘈杂的自习课堂。思想已在随意的驰骋,小巧的嘴角不禁在细嫩的脸部弯成一个月芽。

“咚”,一声课桌与板擦碰击声,将林芷伊从另一个世界拉了回来,她一怔,悄悄环顾了一下左右前后,同学们还在自顾自的学习,忙的不可开交,毕竟要会考了,都在认真的复习,谁都没有被这一声轻轻的撞击声所影响。这让林芷伊放下心来,因为她的心事并没有被谁发现。她拿起语文课本,一抬起头,正碰上班主任的目光。

儒雅的凌老师正一手拿着书,一手握着板擦支在讲台上,思索的眉头还没有舒展开,显然是在思考问题,环视教室时发现了走神的芷伊,四目相对中林芷伊感到脸微微发热。这凌老师刚刚毕业来校任教的,刚开学时的军训课,凌老师的身影总在周围忙碌,芷伊还以为是哪个年级的师兄呢,一直在可惜没有认识的机会,谁想,军训结束后的第一堂课,那个师兄站在了讲台上:“同学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我姓凌”,说着,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凌然两字,标准又潇洒的行书,几个女生窃窃私语。

“凌然,我也刚刚由学生晋升为老师,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但更加希望在这重要的一年,你们在各方面都能进步,学而有兴,学有所得,学业有成。我教你们语文课,语文课其实既是一种基础课,又是一门综合课,还是一种艺术课,下面请打开课本。”

林芷伊被凌老师的淡定的气质,和磁性的嗓音所打动,他的冷峻与带有温度的话语相融合,单凤眼旁边的那颗青春痘,显得那么的可爱,充满朝气的头发与他身着的教师正装有点不相衬,虽然感觉他和自己很近,可明明在讲台上又是那么的远,温文尔雅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几天的时间,让芷伊最盼的就是上学,上语文课,听凌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以前,她是最讨厌上国语文了,那些教语文的老师陈旧腐朽,照本宣科,完全没有新意,絮絮叨叨中让人昏昏欲睡,可惜了那些文章的讲解,作文也是条条框框,这让喜欢文学的芷伊很难以接受。而这位凌老师,上每一堂课都能让大家意犹未尽,他能从一篇平淡的文章中讲到中文语法,外文语法习惯,还会神情并貌的来上几句英语法语,讲到绘画、美术、名人精著,引经据典,幽默中有犀利,经典中有渊博。每次上课芷伊总是坐得端端正正,流星一样的目光总是追随着那个外表儒气实足但思想有力难挡的身影。

但近日芷伊心里有一种不快,只是因为自己的心思和流露全部被忽视,凌老师那样的淡然,那样的无睹,自然亲切的对着所有的人。

而凌然,虽也在这个年龄,但他受过为师之礼,为人师表,深知自己的位置与责任所在,对事业的追求,让他现在还无暇自己的终身大事,虽然家里在为他着急。当他面对学生时,心情是平静的,他了解也理解他们,那些如星光一般的目光,是渴望是懵懂,是纯真的感情,这让他更深感有责任将自己的全部所能传达给他们,让他们能得以更大的发展发扬,以便有更大的建树,然后波及到更深更远。。。。。。

这一天,语文的自习课,芷伊拿出一本正在校园流行的外文体译文书,是一种类似于言情加武打的东西,虽情节引人入胜,但芷伊新鲜有趣之余,并未觉得有特别的好,但班长齐思凯好不容易在别处找来悄悄送给了她,她忍不住在课桌下翻了起来,一页一页。。。。。。

突然感觉身边有人,芷伊悄悄侧眼看了一下,熟悉的教师服和咖啡色休闲鞋,让她感到一阵温暖的慌张,她知道凌然此时正在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她,等她的反应,但她想了想,反而沉静了下来,偏偏没动声色,没做任何举动,她就那么看着,而他就那么站着,那么的相近,一直。到芷伊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的耐心仿佛也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俯下身,用白晰修长的手合上了书,这时芷伊不得不抬起头,用并不紧张,甚至有些挑战的目光注视着他,连芷伊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意了。

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凌然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说:“放学到我办公室”。说完转身走了,也带走了那本书。

芷伊也不明白,一向是好好学生的她,为什么会被自己欣赏崇拜的老师批评,甚至挨留。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完美一再的被忽视,自己是想有一个突破口。打破它,看看到底如何,不管怎样,放学后的一场交锋看来是再所难免的了。

喧闹的校园,在放学后迅速的安静下来,窗外的鸟鸣异常的清晰,空旷的教室里只剩下芷伊一个人,她慢慢的收拾好最后一本书,其实她是想梳理一下思路,是温顺,是抗争,还是什么态度,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脑子还是一团糟,所性,不去想它了。

办公室只有凌然的还亮着台灯,“当当当”,芷伊甩甩头发,敲门,“请进”。芷伊也不知怎么走到了凌老师跟前。凌然正在批改作业,抬头:“哦,林芷伊,请坐,先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他用拿笔的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然后又埋头继续。芷伊轻轻坐下,目光打量着这个认真的身影,凌然此时已经脱去了外套,只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领子微微敞开,一些细密的汗珠浸出额头,眉头微皱,费神的思索着,芷伊,忽然有些后悔,本来就是自己的错,本来是自己敬重的老师,反而成了对立面,都怪自己太孩子气了,心里已知错,但还是不知怎么说,且等他来开头吧。。。。。。

“喝水吗?”还在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凌然已经整理好了,结了一杯水放在她跟前,“林芷伊,我一直在关注你”

“那也算是关注啊。”芷伊没说话心想。

“我觉得你各方面都很优秀,犹其我教的课,你的文采很了得,有的部分我都非常的惊讶,你的写作功底可见一斑。”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和风细雨的开头,芷伊有些暗自欢喜,但依然没有作声。

“你喜欢看各家优秀的作品,已在我的意料之中,今天你看的《花开之晨》,其实我也喜欢”

芷伊不禁抬起头来,用纯真、疑惑又略有崇拜的眼神,注视着他。

“我家有很多这类的书籍,都是我在你这个年纪,收藏的,我想邀请你有机会到我那去看看,你一定会觉得有收获的。因为我一直比较酷爱藏书,从高中大学读研实习直到现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兴趣取向也有所不同,种类名家很多,欢迎你的鉴赏哦。”他轻扬的眉毛仿佛在泄露一个秘密。芷伊高兴的几乎要叫出声来,虽没有太失态,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但”,凌然伸出上个手指在前面,“我有一个条件”。

“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芷伊嘟起了嘴。

凌然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很可爱,是一个思想古灵精怪的人。粉色的裙子衬映着粉白的脸旁,犹如清水芙蓉般的水嫩,透出怡人清香。

“得等你毕业的时候!成绩虽然不能代表你的全部,但现在是一个转折点,可能会决定你的一生,效应是持久的,所以你决不能忽视这个机会,我也会提醒我自己,不要忽视你们这一时段的动向,我有责任把你们带好,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追求和聪明才智,成就我们人生中的一段美好。我相信如果到那时,你再读这些东西,你会更知道你需要什么,欢迎你来我家来选择,我们共同探讨。那时的感悟,一定会更强,思想也会更发散,因为这时的心情是放松的,阅读更投入,更会用脑思考的,所以收获决对是不一样的。”

“决对?”芷伊调皮的重复强调,高扬起眉毛和唇角。目光炯炯如星子。

“决对,我保证!”看到芷伊的笑容,凌然也不觉微笑着肯定,心头仿佛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欣欣然的,但不禁又暗自的在心中摇头。

芷伊更是雀跃,忘记了这几天来的烦恼,“老师,”芷伊真诚的叫着,自然的拉开心理上的距离,“您说的挺好的,我觉得,我需要学的真的很多,但现在更加紧迫的是学业,成绩和重要的事,即使您不说,我也觉得我这一段,做的有一些不对,可我不明白到底是哪不对,通过您的话,我知道了您一直是为我好,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但您的书,我是一定要拜读的。”说着说着,不觉轻轻扬起了脸。

经过了,一次愉快的谈话,这几天芷伊的心情格外的好,这几次的模拟考,成绩非常好,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学校,语文成绩全部第一名,难怪看见她走路的轻盈姿态,都知道她的心里在笑呢。然后还有很多很多。。。。。。

两朵花瓣轻轻落在书间,林芷伊抬起头,注视着那美丽的花瓣,伴着一缕清香,合上书本,心里在想着,这是一场青青的、轻轻地怀念。。。。。。

�e%(�$o6�P�\I�hb�`pp8[g��d�N��e��;|��{dK�!#�T6�Q�]�h����,j�"����mW0��Y6�2���b��h���)���ą#���1��+�z�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