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终于,我要见到你

  2016年7月2日

“我以为他们都疯了”


向往了太久的西藏,一直以为第一次和它的亲密接触是啃着干粮,沿着天路,看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和遍野撒欢奔跑的小动物,摇摇晃晃投入她的怀抱。

但,论有一个智慧主见与勇气并存的男票是种怎样的体验?还一向大胆无畏?驾照还没拿够一年的男朋友提出直接沿着318国道驾车进藏(不过他初中开始学车驾龄已有5年),并且从219国道直接进入新疆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大概疯了,而我爸妈,会觉得我们疯了。

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我的生活从来都喜欢给我惊喜,甚至惊吓。我和蔼可亲温柔美丽的妈妈只在短暂的质疑之后,便欣然同意并要求与我们同行,且试图想要带着我年至70的外婆。Oh,如果他们都没疯,那可能是我疯了。

结果显而易见,自然外婆因为身体原因并未前去,于是爸爸妈妈还有那个万能却也蠢萌的男票,开始了四个人的朝圣。

爸爸去了西藏三次,妈妈去过一次,其实归根结底,一定是为了安全才要一路随行。


“向往了太久”


第一次开始对西藏充满向往,是在八岁那年,妈妈从西藏给我带回了五花八门的藏式饰品,五彩的颜色格式的形状,充分的满足了一个小女孩的好奇及爱美之心,从此西藏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五彩的珠宝和满街的藏饰品。我也曾暗暗许誓,一定要亲自去一次,带回可以挂满整面墙的手镯项链。这次既然可以开着车去拉,如何不喜悦。

不知道很多年前的拉萨是什么样的,可能有着比现在更纯净的天空和再少一些的游人,还有密集的旅游纪念品商店还只是再露天的棚子下面卖着藏族奶奶手工串成的珠链。带着高原红的藏家小孩乖巧的坐在父母后面,也或许三两成群唱着童谣,看着来往的路人,和那些熟悉的风景。

布达拉宫

当我们还在路上,还感受不到现在商业化的程度,只是还能肯定,路上的风景,大多还保留着以前的样子。只是少了那些泥泞的路,或许能见到成群的牦牛慢腾腾得走,看着漫山的野花和羊群踩起的烟尘,慢慢翻过山脊,却也不再全是艰难险阻。有些东西,不仅仅在两三个小时的飞行中,可以感受到的。


布达拉宫

       第一次进藏就选择了最艰难的方式,是向往,着迷,和虔诚。当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形成,就成了抹不掉的念念不忘。



“旅行的意义”


每个人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许是逃离,是向往,是放逐,是寻找。

也许,她正在等着对面的信号灯变绿,赶向一场报告会时,突然想看阳光把冰面照的泛起金光,阿拉斯加的鳕鱼正在跃出水面。

当他打开电脑需要发邮件时,就想拍下高黎贡山的金丝猴爬到树尖。

有些人正在挤着地铁,看到微信里有同伴登上梅里雪山,雄鹰在云端盘旋。

有些人烦恼着这一季度的营业额不够,而纳库鲁数百万的火烈鸟在原始部落的鼓声下,把湖面充斥成粉红色。


班公湖

有一些高跟鞋走不到的路。

有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

有高楼里永远遇不到的人。

没有往前走,没有往外看,依旧只能困在城市的狭小牢笼。

我不是佛家的信徒,不能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就开始一步一磕头,但是我虔诚,我向往,它在我心里依旧神圣,我用自己的方式去拜访它,去完成一场心灵的朝圣。

当我可以转动经筒的时候,不为超度,只为触碰到你,走上磕长头的山路,不为觐见,只为靠近,转山转水,不为来生,只为长路漫漫与你相见。

我在路上,也许为了大昭寺的大楼看得到拉萨的日落,或许药王山看到的布达拉最美,还有八廊街的转经道,哲寺的晒佛,和难以置信的色达。

色达

精神食粮之后,也绕给胃来上一些慰藉。

前往西藏,是视觉得盛宴。

那么,进入新疆,就是味蕾的天堂,且不说那些醉人晃眼的景色,单是饱满欲滴的葡萄,和撒满孜然的羊肉串,已经足以叫我臣服。

土豆闷出的大盘鸡,红得火热的炒米粉,辣德不动声色的椒麻鸡,和滋滋冒油的羊肉串。

熬一锅高汤,手打牛肉丸,内加马蹄,有嚼劲又泛清甜。其实最舒服的吃法就是睡衣盘腿,头发用皮筋大力一绑,豪迈地挥动爪子大快朵颐。

所以,我在路上。

终于,我要见到你。

梦中的西藏,和心中的新疆。

预告:即将陆续开始更新全部游记和照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都说:失恋、失业和失心疯的人会去西藏。 至于为什么想要一个人去西藏?也许因为想自由;也许因为想要自我疗愈;也许因为...
    园春_9ace阅读 1,936评论 1 10
  •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邓超饰演的电台 DJ 陈末说: 「一定要和最心爱的人,一起去稻城,在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
    南国的树阅读 384评论 4 17
  • 冬游西藏 明媚的下午,和小伙伴儿在“一元茶馆”。 全套春节联欢晚会的配置,歌舞、四位主持人、舞台下的桌子,西藏的酒...
    比哀極阅读 708评论 2 67
  • 那月,来到滇国 ——题记 来到丽江 浓香的普饵茶 脆嫩的饵块 还有傍晚洱海上漂浮的一叶孤舟 转眼香格里拉 我记住了...
    雾岛日落阅读 39评论 0 1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2,436评论 34 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