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今天的信息量有点大,且听我细细道来。

这回书说的是 尹帝君突袭蓬莱界,孙先锋坐镇齐天殿。

鲁班被擒,不过带给我们的好消息是被王母认为九女儿的不是圣帝的老情人。

仙军大败,祝融重伤,南帝断臂,说好的内奸还是没有露面,就这样被圣帝大军一路猛打,打到了三十三天。

感觉太清,圣帝,大罗天之间达成了协议。

玉清一败再败,玉帝一再捣乱。

昔日水元界的骑墙派们又来抱悟空大腿了。

谢元及他师门冲虚一脉,还真的成了投靠大罗天的太清叛徒,就冲菩提等人的死,猴子不杀他也要好好羞辱他一顿不算完。

弥勒的师承至今还没解密,镇元大仙恐怕又得回忆昔日交情,倒是大雪山曾对猴子几人有过恩情,明道人也是个狠角色,这次不见出来,恐怕在权衡思索吧?

 从卯时开始,水元界界主镇元大仙、东方极乐宫主弥勒尊者、南方龙虎山天师府张道陵、西方大雪山雪山老祖、北方北极玄灵壶公谢元等一众十余位天尊就在三山门外等候,已有齐天殿弟子向上通传,却一直没有人下来接待。

  壶公谢元满脸不忿,嘟囔道:“这猴头好大的架子。若论辈分,我等无不是他的尊长。今日一朝得势,竟就鼻孔朝天,认不得故人了!”

  弥勒尊者脸色铁青,口中虽未出恶言,对孙悟空如此冷落他们也颇为气恼。

  雪山老祖也道:“诸位道友莫急,今日不同往日。如今两军正在交战,悟空是个念旧之人,他身为东征军总先锋,想必军务繁重。若得闲暇,必会接待我等!”

  壶公谢元冷笑道:“你也道今时不同往日!昔年猴头不过是天仙修为,就敢搅风搅雨。如今他已有混元太乙后期修为,又岂会将我等放在眼中!”

  镇元大仙沉默,他双眉深锁,既没有安抚众人,也没有说风凉话。他平生最擅长的,便是隐忍,便是权衡。如今,大罗天局势十分微妙,若是表错了态,站错了队,须臾就有性命之忧!

孙悟空大弟子陈关保、三弟子黄猿朝众人拱拱手,道:“抱歉抱歉,让诸位前辈久等了!快请上山门!”

  雪山老祖笑道:“无妨无妨!我等也是无事!”

  壶公谢元道:“我等算起来都是你师门尊长,你们究竟有何大事,竟将我等都撇在一边?”

  黄猿闻言,皱皱眉头,道:“你是何人,敢妄称我师门尊长?我师父可早说了,三星洞尊长在应元府悉数遇害。不知斩仙之日,你在哪里?”

  壶公谢元脸色一白。他乃冲虚帝君座下弟子,冲虚帝君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倒向了大罗天,还接受了凌霄殿“风神”赐封。故此应元府抓捕之时,拿了李老君、拿了菩提道人,偏偏放过了冲虚帝君。

  换言之,从那时起,壶公谢元就成了孙悟空眼中师门叛徒。

镇元大仙于是道:“关保说得是!悟空兄弟如今身份不凡,但他是个念旧之人,想必不会为难我等!  传闻百花仙子早有混元太乙圆满修为,就这么说杀就杀了?”

  黄猿一撇嘴,道:“休说是混元太乙圆满,就算是二衰、三衰真仙,我师尊也不知杀了多少!”

  壶公谢元、弥勒尊者等双眸瞪大,张道陵骇然道:“莫非,雷尊老祖、九龙扶桑大帝真是死在悟空手上?”

  黄猿傲然道:“那还有假!你们想必都去了大元帅府,应该见到大元帅府门前有一座诛仙榜。就算东征军中有数十位真神、真魔,可论战功,依然是我师尊高居榜首!”

  众人无不惊骇。昨日初见诛仙榜,他们还以为那榜单是尹喜暗箱操作,孙悟空、魏伯阳等都是尹喜心腹,故此居于前列,不想竟是依照军功排位!

  水元界众天尊默默不语,心中原本怨气尽数消散。

见到往来者无一不是天尊修为,心中不安渐生。

镇元大仙、壶公谢元等越听越时心惊,

想起昔年种种,不禁脊背发寒,心中颤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