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27 薛丁山负荆请罪

樊梨花摇摇头叹了口气,没想到今晚去罗府一无所获,还消耗掉了如此多的破界石,原本想为夫君讨回一些面子结果事与愿违。

原本以为一个新进的武皇修为能有多高,这次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方,这些年战事已少,樊梨花不在醉心于武道,多数时间都是陪着家人孩子尽享天伦,按理说人生不过如此,李唐帝国正处在太平时期,虽不至于夜不闭户,最起码为非作歹之人少了,老百姓都安居乐业了,更何况习武之人。

武道巅峰对武者来说是一个遥远却又不可及的事情,对女人来讲就是个传说而已。

这些年平静的生活让她的武道之心,渐渐归于平和,少了几分戾气和魄力,而她的修为在平和状态下也有提升,只不过这点提升对她而言没有太多感受,然而今夜唐易给了她警醒,二十多岁的武皇,这是什么概念,她不敢想了。

程无用等人来薛府不断称赞唐易,樊梨花还未当回事儿,然而闻名不如见面不只是道听途说,只有面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唐易的修为,敛息石在唐易面前毫无用处,她的行为在唐易面前尽是破绽,那双眼睛轻轻一瞥好像可以洞穿一切…

叹了口气,樊梨花给窦仙童披了一件披风,便坐在一旁开始打坐。

唐易看着樊梨花离开,心中不免感叹,自己来京都纯粹族长安排,没想到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让他有些厌烦,薛丁山的事情刚解决完,没想到薛夫人又出现在罗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关上门,唐易回到卧房,和衣而卧。罗府又归于平静,此刻罗山站在院子里神识扫过整个院落,笑了笑转身进屋。

鸡鸣声起,天蒙蒙亮,唐易一身素色麻衣,端坐在罗府一座三层塔的塔顶,目视东方,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朝阳染红,散发着淡淡氲紫,唐易深吸一口气,运转心法,不断引导体内罡气过阴阳二脉,通灵壳润双眼。

此时唐易的双眼呈现淡淡的金色,瞳孔呈现出一丝火红,仿佛燃烧的火焰,盏茶时间,红霞已白,唐易双眼又恢复如初,飘身形落下,走回自己院中,练习一遍双龙伏魔拳,以静带动,双拳呼呼挂风,却不带一丝罡劲,迈开鬼影飘零步院子里仿佛刮起一阵旋风...

刚过辰时,天光大亮,院门外佣人早早站立两旁,罗霓裳一身淡紫色衣衫亭亭玉立在院子里看着唐易打完最后一式拳法,道:“小叔,爹爹和娘亲让我过来请你到后院用膳。”

唐易收拳站立,佣人已经将铜盆和手巾浸湿递给唐易,唐易用手巾擦了擦脑门的汗笑着说道:“霓裳,早啊!这就和你过去。”

罗霓裳怀中抱着两只幼兽,其中一只抬起头朝唐易看了看挣扎着想要过去似的。

“你这小家伙,见了小叔就像见到亲人了,白给你那么多吃的了!”罗霓裳嘴里嘟囔道。
“小叔,给你!”罗霓裳上前将幼兽递给唐易,唐易接过来放到自己怀里,幼兽用脑袋使劲蹭了蹭唐易胸口,又开始睡觉。

罗霓裳挎着唐易的胳膊,朝后院走去,嘴里哼哼着小曲…
薛府一早就热闹起来了,后厨开始准备一天的膳食,老夫人—柳银环一早便已经起来,坐在宴客厅中,左看右盼,等了盏茶的时间,随后起身离开宴客厅。

薛丁山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上,身旁窦仙童倚靠在床头,樊梨花盘坐在椅子上,起身后刚要下床榻,窦仙童醒了惊道:“相公,你醒了!”

一句话说完,樊梨花也睁开了双眼,赶忙来到床榻前:“相公,你身体怎么样?哪里不适?”

“仙童、梨花你们守候了一晚上,一会儿也休息下。我没事,反而觉得身体很轻松。”薛丁山说道。

“对了!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相公,昨天你为什么要和罗府唐易武斗?是无用大哥他们将你送回府的,武斗的事情也是无用大哥告知的,明明是去罗府道贺的?怎么又武斗了呢?唐易招惹到你了吗?”樊梨花语气平缓的问道。

“是啊!相公,你昨晚回来不省人事,若不是无用大哥解释,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窦仙童眼睛红润的嗔怪道。

“二位贤妻啊!为夫这也是身不由已,这两年体内的丹毒作祟,藏于淤血中,而导致心性不稳,昨天一时大意,心火上升冲了识海,便不受控制了,至于怎么武斗,我竟全然不知,虽有些印象,但也模糊不清。也幸亏与唐易切磋点到为止,否则!焉有命在!”薛丁山的话语中带着悔意。

“相公,这也怪不得你,可是昨天武斗,你当着众人答应唐易如果输了,则要在京都外城赤膊跑上一圈,并负荆请罪。”窦仙童着急的说道。

“哦?竟有此事!”薛丁山惊讶道。

“确有此事!不过相公也可当此事不作数,毕竟这不是你本意,今天我们去趟罗府再奉送上一份厚礼解释清楚,请小王爷从中周旋一番,只要小王爷点头应了此事,唐易那边应该不会再追究此事,这样岂不更好。”樊梨花说道。

“娘子说的到是在理,可是这样做有逃脱之嫌疑,我辈修行应不拘小节,但凡立了誓约,无论输赢都要应约,否则岂不成了小人之行径,只要行的端,走得正,区区负荆请罪何足挂齿,既然应了此事,岂能悔之,弱了薛家之门风,稍后用了膳,我便出门了断此事。”薛丁山斩钉截铁说道。

“好!不愧我薛家儿郎!”门外一老妇人推门而入,头发花白云髻高盘,鬓插一支翡翠簪,柳眉杏眼,眼角带着一丝丝皱纹,身穿一件长袖紫色襦裙,腰系淡金色长带,肩披长巾,被婢女搀扶着进入薛丁山房间。

“拜见母亲,孩儿不孝,给薛家惹祸了!”薛丁山下了床榻双膝跪地道。

“拜见母亲大人。”樊梨花和窦仙童也应声跪地。

“起来吧!知错能改,方堪大用,有句话你说的好,立了誓约,便要赴约,修武之人除了提升自身修为之外,更是要修心,心不正武道一途岂可修成,这两年你确实做了些错事,但总算没有伤及无辜和性命。稍后收拾一番,绕外城一周后去罗府吧!”老夫人正是薛丁山之母柳银环。

“让母亲大人担心了,孩儿这就赴约。”薛丁山说道。

“梨花、仙童你二人起来随老身去吧!丁山的事情,让他自己去解决,玉不琢不成器,人无信岂能立。你二人为人妻母,也当懂其理。”老夫人说完,樊梨花和窦仙童起身跟随其后。

“恭送母亲大人!”薛丁山身着素衣起身施礼道。

吃罢早饭,薛丁山一身麻布长衫,腰间一根麻色束带系着,脚穿黑色软底布面矮靴,随后出了薛府,向外城走去。

沿路碰到的熟人没有一人上前与之打招呼,只因薛丁山的服装太过普通,来到外城后,巡城司的人已经在城门两侧站立,其中一人金盔金甲腰间挂一柄宝剑,足下穿金色战靴,双手抱拳刚要半跪:“属下参加薛帅!”被一股阴柔之力扶起。

薛丁山抬眼一看:“哦?马肃,你为何在此?”

“谢薛帅,自随薛帅征西凯旋后,便被派回京都任巡城司一职,今天卑职巡视外城,不巧遇到薛帅,不知薛帅今天出城所谓何事?”马肃一脸恭敬小心的问道。

“哦!不错!不错!战事虽然少了,但是武道一途不可放下,为朝廷尽忠是你我之荣,虽功成名就,切记不可骄横,恃强凌弱。”薛丁山感慨道。

“薛帅之话,属下谨记。”马肃抱拳说道。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若有人问切记不可告知你见过我。”

“马肃,稍后你派两人以马代步在外城开出一条路来,不可伤及他人,另外你怀里的银两先拿去赌坊,打听是否有人因我而开设赌局,如有将银两压赌。去之前,你先换身便服,回来后到对面的茶楼找我。”薛丁山传音给马肃。

马肃用手深入怀里一惊,看着薛丁山的背影,暗挑大拇指。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马肃身着一件宝蓝色长衣来到茶楼,在二楼靠窗的位置,马肃坐下小声的说道:“薛帅,事情已经办好,这是票号。”

“来先喝杯子茶,票号你先收着吧!回头再去兑换。”薛丁山说完倒了杯茶给马肃。

“薛帅,现在的赔率是一赔十,好多人都压您不会赴约,说薛家的颜面不容有失。”马肃小心的说道。

“呵呵!这样甚好,再继续多等会儿,稍后快到午时,你在做安排,切记勿伤到他人,路两侧做买卖的小贩你要做好安抚,这些银两兑成铜钱赔偿给他们就好。”薛丁山说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马肃。

“卑职这就去办。”马肃说完起身抱拳离开。
薛丁山点点头,望向窗外,此时的京都外城,人影攒动,叫卖声让整个京都如此繁华,林立的饭店酒肆渐渐进了不少客人,南来的北往的,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但是,这热闹非凡的背后又是什么?此时的雁门关,主帅--李靖手托玲珑宝塔,站在关隘之上,眉头紧皱。

来到雁门关整整五天时间,魔族发起了大大小小的进攻将近三十多次,幸好雁门关有防御大阵,否则早就被攻陷了。

即便是这样,防御大阵每日所消耗的阵石数量十分惊人,罗山走时留了部分阵石给赵无极,已经用不少,还有部分也仅仅够支撑十几天而已。

而阵石的作用是提供防御能量,界石可以建立防护大阵,当人数较少的时候,界石基本可以进行防护,当人数成百上千的时候,显然它的防护力量就有局限了。

雁门关的事情,赵无极已经和李靖做了交接并将剩余的阵石留下,燕山八鬼也一同留在了雁门关,赵无极便带领着燕山十二骑返回京都,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这日赵无极进了京都,只见外城城门处,一男子赤膊,下身一件麻色长裤,背缚一根树杈,杈分几枝,枝上带着些许绿色树叶。

“各位父老乡亲,在下薛丁山,昨日在罗府与唐易打赌,结果输了,今日赴约,赤膊绕京都外城奔跑一圈,在回罗府请罪,请父老乡亲为薛某人做个见证。”

“另外,薛某之前由于血毒所致,侵染了识海,在京都做了很多仗势欺人的事情,伤害了很多人,请受到伤害的人明日一早来此处找巡城司--马肃进行登记造册,薛某赔偿所有损失。”

“再此,薛某向各位父老乡亲赔礼,请受薛某三拜。”薛丁山说完单腿跪地,双手抱拳深深揖礼…

围观的百姓心中带着几分惊叹,也带着佩服。马肃看到此景来到薛丁山单膝跪地轻声道:“薛帅,都已安排好。”

薛丁山起身,舒展了下身体,围观的人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一组骑兵前行开道,薛丁山迈开脚步开始奔跑,一些年轻人甚至尾随其后奔跑…

赵无极在围观人群中,看了看,点点头,暗挑大指,转身上马朝内城走去,来到罗府门前,门口两侧停了几辆豪华马车…

赵无极下马后,将马匹栓到马石上问道:“少爷在吗?”
门口年轻的家丁上下打量一番问道:“您老怎么称呼?找哪位少爷?”

“罗山少爷,你进去禀报一声,就说赵无极和燕山十二骑回来了。”赵无极淡淡说道。

“您老稍等,我这就去通禀。”家丁转身马上进入府门,半盏茶的时间罗府管家福伯出来和赵无极寒暄了几句,进入罗府。

此时罗府会客厅内来了四位分宾主落座,分别是:长孙家--长孙宏、殷开山家--殷实、高士廉家--高衡、柴绍家--柴云峰。

这四家也分别送上了贺礼正与罗山交谈甚欢,赵无极进了会客厅双手抱拳道:“无极拜见少爷。”

“赵老,无需多礼,雁门关现况如何?”罗山问道。

“少爷,自你走后,又有一股魔族前来袭扰,被我等击杀后,又有多股魔族之人徘徊在雁门关外,幸亏防护大阵已经开启,主帅--李靖现已经接手雁门关,我这才回来。现在雁门关可能形式严峻,恐怕需要朝廷派军队去驻扎。”赵无极担忧的说道。

“哦!各位,雁门关之事,事关重大,稍后我要进宫一趟,不知哪位随我一同进宫?”罗山看向众人问道。

“雁门关之事,确实紧急,我等随你一起去吧!”长孙宏开口道,其他三人点头示意。

众人齐声,朝府外走去,刚到大门口准备上车,只见府门外站立一人,发髻束起,白皙的脸上带着点点汗渍,赤膊背缚一截树干,下身一条麻色长裤,一双黑色布面矮靴。

“丁山?你怎么?”罗山问道,显然昨日赌约一事,罗山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薛丁山今天居然前来赴约。

“丁山,你这是什么情况?光着膀子来罗府,你这也太胡闹了吧!” 柴云峰话语中带着不解。

“罗兄,昨日武斗薛某输了,今日前来赴约请罪。”

“唐易兄弟,多谢昨日搭救,否则丁山这条命就交代了,请受丁山一拜。”薛丁山说完,单腿跪地,抱拳施礼。

唐易眼中带着笑意,看着薛丁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客厅内,唐易将今天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罗霓裳的表现着实让人有些诧异,时而惊讶、时而紧张、时而大笑,罗山亲昵的看着自己...
    夜已空阅读 1,412评论 3 4
  • 1. 终生学习时代,如何高效阅读成为了我们的一项基本技能。 关于如何阅读,我阅读了五本书:《如何阅读一本书》《快速...
    知澜阅读 142评论 0 3
  • 謹記恩師教诲【真正】的中醫~~~ 中国不應該有病人,也不會有病人;中國人每個人都應該會一套武術強身健體,一套太極修...
    神龍之子阅读 70评论 0 0
  • “全国第13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国家级、省级非遗项目技艺展演,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陈通、山西省副省长张复明带队调研文涛...
    1记者调查阅读 1,30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