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周明走进房间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惊讶。他换上拖鞋,把自己那双已近土色的旧皮鞋,随意的放在空空的鞋架上。迈步走到客厅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地板上的影子,不耐烦的对着它踩了两下。现在好像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样子,也可能是上午十点多钟,肆虐在城市街头的北风,隔着窗户只留下了阵阵口哨。不时摆动的窗帘把飘进来的阳光切的很碎,这些碎得像纸片一样飞舞的光,此刻照在了周明的脸上,让他显得有些苍白。他把蓝色外套用力的甩在墙角后,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沙发。挂在墙上的钟表有条不紊的走动着,整个房间都能听到它均匀的声响。

  隔着几米远的走道,此刻的卫生间里充斥着一层薄薄的雾气。镜子上,有张女人的脸时隐时现。水龙头在一滴滴的啜泣。马桶里躺着红色的液体。客厅里,望着桌子上整齐摆放着的果盘,茶杯,还有那口异常明亮的玻璃烟灰缸。周明不时的纠弄着自己的头发。他突然烦躁的翻起了自己的口袋,上下寻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