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姨的挫心事

人啊!一辈子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也不可能一辈子心如止水,难免会有心猿意马的时候,但还是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出差开会,手机调成了静音,结束后发现小姨打了几个电话。

回过去,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说没有,就是前几天香姨去找她,交给她一些自己存的私房钱,让她帮忙存起来。她想问我有没有利息高一点的,毕竟香姨存点钱也不容易。

我说开完会回去了找她,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夏日的傍晚,阳光还很好,看着外面很燥,脑海中香姨的影子来回的闪。

香姨是个勤劳纯朴的人,今年也快有六十岁了,两女一子都已经成家,她和姨夫老马守着几亩菜地,带着两个孙子,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香姨是我的堂姨,是姥爷堂弟的女儿,因兄弟姐妹少(只有一个弟弟),母亲因病去世的早,姥姥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经常的教她做家务,做针线活。

她家是和姥姥家一前一后的邻居,婚前经常去姥姥家和我的几个姨在一起玩,处的像亲姐妹一样。

后来虽相继嫁人成家,但仍然互相来往,亲情不减半分。

香姨嫁的是位转业军人,那时还成为小马,家里兄弟三个,排行老大。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很穷。

但小马同志能说会道,头脑活道,长得不算太高,但肩宽,一副有劲的样子。更难得的是会做饭,在部队学了厨艺,烧得一手好菜,这也是香姨最满意的地方。

年轻时的香姨,中等个头,身材苗条,肤色虽不太白,但是属于很健康的小麦色。特别是两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再加上心灵手巧,勤劳善良,是很多好人家梦寐以求的标准好儿媳形象。

听说香姨与从部队转业回来的穷小伙订婚后,很多人为她鸣不平,以为她可以凭借自身条件,找到更好的对象。但香姨偏不,她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品行,而不是家庭。

姨夫喜欢钻研,人家地里老是雷打不动的小麦玉米,要不就是豆子。他却是一年四季的种菜,而且多喜欢种反季节的蔬菜。价格贵,又好卖。

一年四季的大多数时间,香姨和姨夫就在塑料大棚里忙活。伺弄黄瓜、番茄、芹菜、辣椒、茄子……虽然不是什么稀罕菜,但因为反季节种植,也要好好照料。

辛勤的付出,换来的也是丰厚的回报,从结婚时的两间小矮屋,到五间砖瓦房,再到两层小洋楼。日子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香姨和姨夫,拼命的鼓励他们好好上学。孩子们也都很听话努力,都考上了大学。

现如今,儿子媳妇在外地工作,一双孙子孙女自出生就是香姨照看着。本打算去儿子媳妇所在的城市帮他们照看孩子,但家里也离不开,只好让他们送回来。

两个女儿,一个上学时谈了个对象,嫁去了西安。小女儿在小城的私立学校做老师,也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过女儿长相甜美,性格温婉,找个好对象也不是什么难事。

奔波劳碌了大半辈子的香姨,这几年算是尝到了生活的甜头。

平时穿的衣服都是两个女儿操心买,往往还不需要都已经买了回来。儿子媳妇也很孝顺,隔三差五打电话要他们减少种菜的量,注意身体!

香姨的挫心事是在那个周六的下午开始的,她和小女儿小美在家看着两个孩子说话,老马去地里看看,说一会回来,忘了拿手机。

姨夫老马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当了几年兵算工龄,日子好过了之后,就去劳动局给自己交了一份社保。

他跟香姨说虽然交的是自己的名字,但六十岁之后领取养老金还是两个人花,还说将来把银行卡给香姨,让她看着花。

去年开始领取之后,他却一次也没有再说过把领取养老金的银行卡给香姨。香姨也没有问过他,她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花钱问他要,他从来都是要就给。自己大字不识一个,要什么银行卡,要了也不会存取。倒不如什么时候花什么时候向他要,还省事。

以前香姨的父亲在的时候,她经常去看望老父亲,要花钱。前年父亲去世后,弟弟和弟媳在城里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不错,还在城里买了房子,也不需要她多操心。

现如今,她花钱的地方更少了,无非是带着孙子孙女出去,给他们买些玩具和零食。

姨夫老马的微信新信息提示第一次响起时,她的女儿小美没有在意,当它第二次第三次响起时,小美无意间拿起,瞟了一眼,发现了父亲的一个秘密。

以前小美发现父亲换了智能手机,学会了玩微信,发抖音,还会微信支付宝转账。还以父亲是个新潮的人为傲,谁知,他还会利用这些功能勾搭女人,做出这样龌龊之事。

微信头像是一束花,一看就是个女的。小美试着打开了手机,看到了父亲与那个女人诸多的聊天记录。

从聊天的口气、内容上看,他们有这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了。

刚才那女的发微信给他,说自己在集镇的服饰大卖场试衣服,让他去看看,帮忙挑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是让他去付钱。

小美翻看了近期的微信聊天,发现父亲还给她发了几次红包。那种农村泼辣女人的撩骚,看得小美有些脸红。

她放下手机,看着母亲正在打瞌睡,不忍心直接把实情告诉她,怕她一时受不了,但是自己又不知如何是好。

小美出去躲进厕所压低声音,给姐姐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姐姐她刚发现的秘密。

姐姐让她先不要声张,等父亲回来了,再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让他一定要断了和此女人的联系,并让父亲当面把此女人拉黑。

不一会儿,父亲从地里回来了,知小美爱生吃黄瓜,还摘了一些鲜黄瓜和熟透了的番茄。

小美借故要吃瓜子和辣条,塞给母亲一些钱,让她骑着电三轮车,带着两个孩子去村子前面的大超市逛逛,买一些回来。

看着在洗黄瓜和番茄的父亲,脸被太阳晒得又黑又红,脚上沾满了泥土,小美满腔的怒火忽然熄灭了很多。

“爸,来我给你说点事。”

老马不懂女儿突然的郑重其事,停下手中的活,有些迟疑的随小美进了屋。

小美打开手机,问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老马看到信息,头在瞬间低了下去,在小美的质问下,一向风趣幽默善于言谈的他忽然有些结巴。

他说是邻村的一个中年女人,丈夫常年在外打工,经常的开开玩笑,聊聊天,其实也没啥。

小美说了母亲的不易,过去的事既往不咎,现在把她拉黑,再无往来,好好过自家的日子。

老马在女儿的直视下,额头上不停的渗出汗来,他一边擦汗,一边接过手机,当着小美的面拉黑了那个女人。

日子平静如往昔,半年后,小美还是没有忍住,把父亲的花花事尽量轻描淡写的描给了母亲听。

香姨听后很平静,她告诉女儿,她的父亲这大半辈子也不容易,为老为少,没少操心作难,出力流汗。他不会轻易毁了这个家。再说孩子们都大了,也丢不起这个人,他相信他是个有分寸的人。

只是从此以后,香姨开始变着法子向姨夫老马要钱,攒个几千块钱,有时再加上孩子们给的,香姨就会送到在城里做生意的小姨手里,让小姨代她保管好银行卡。

她没有了从前的省吃俭用,但是不浪费。买东西总捡质量好一些的,价钱贵一点的买,对自己比以往好了很多。

香姨是个细心的人,她有时会停下手中的活计,暗暗观察老马,希望能找出一丝的蛛丝马迹,有时会暗夜里突然坐起来,看身边鼾声四起的老马,一边叹息,一边再次在他身边睡下。

人啊!一辈子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也不可能一辈子心如止水,难免会有心猿意马的时候,但还是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祝愿香姨,在经历这样的挫心事之后,能平静的安享晚年!

网图,侵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几次提笔总想写她,又不知从何说起,对于她的过去总有那么些疑问想要弄清,终于上周外婆来我家晚上和睡一张...
    霖曦曦阅读 149评论 0 1
  • 说起来,与母亲同是姥姥生的五个同胞姊妹中,唯有二姨骨子里是得了姥爷的真传。因为姥爷娶了小,很少回家,家中老太君气不...
    甄玺阅读 75评论 0 4
  • 四姨的故事 婆婆姊妹五个,我嫁过来后陆陆续续的听到些四姨的经历,心中多有唏嘘,整理成文,以抒心中之感。 婆婆五姐妹...
    清水溪贝阅读 331评论 0 2
  • 董多娇第226天坚持分享,焦点相信,每个人在每一刻都会为自己做出一个决定与选择,是他们当时认为最合适自己的,所以任...
    良知良能良知良能阅读 1,357评论 1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1,58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