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

场景一:民生派出所

子舒抱着6个月大的孩子来到派出所,找到后勤的小张。

子舒:小张,我是来领抚恤金的。

小张抬头看着子舒,目光充满同情:嫂子,你怎么才来啊?

子舒:他走的时候,我怀孕5个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也怕太悲伤会对胎儿不利。

小张:王哥那么好的人,哎,为了就别人也没顾上自己。

子舒:嗯……

小张:嫂子,孩子睡着了吧!你把孩子先放在休息室吧!抱着她跑上跑下的,签字也不方便。

子舒:好,你等我一下。

子舒将睡着的孩子,放到了休息室,并在四周做好围挡,便和小张离开,去办理相关手续了。

大概3刻钟,子舒办完了,她回到休息室,看到孩子哭了,她急忙将孩子抱起,却哄了半天也不见孩子好,平时这孩子很好哄的,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是不是因为尿不湿不舒服?子舒伸手去摸孩子的尿不湿,她一惊,孩子的尿不湿怎么不见了?她把孩子放在床上,仔细查看,发现孩子的私处稍有一些红,孩子的脚也有些红,嘴也格外的红。

她急忙找来警察询问是怎么回事?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她去找来丈夫生前的好哥们余辉,和同事黎强,向他们求助。

余辉帮她调取了监控录像,录像上显示在这个期间只有明浩进来过。明浩是公安局长之子,王阳就是为了保护他才牺牲的。子舒和余辉想将明浩找来问问,却被其他人告知明浩出警了。

余辉给明浩打电话询问,明浩说,他进去取东西,看见小孩哭了,没哄好,猜想是不是尿不湿不舒服,然后就帮她把尿不湿摘了,然后他就离开了。

余辉刚想再问什么,电话就被黎强抢走了。

只听黎强献媚道:明浩,你出警注意安全啊!

然后黎强对子舒说:你先别着急,孩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红肿的,也许真的是尿不湿磨的,你先领孩子去医院看看。

场景二:医院 子舒抱着孩子来到医院检查,大夫检查后告诉她,孩子的下体正常,未见扩张与其它异常,但是子舒还是觉得孩子是被侵犯了,但是她没有证据。

她将结果打电话告诉了余辉。

电话的另一端,余辉沉默一会儿后回答:你先看好孩子,这是王阳在这个世界的唯一血脉了,其他的事我来想办法。

子舒:你能有什么办法?他是局长的儿子,好在囡囡没有什么事,不然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挂了电话的余辉,心情异常沉重,他不知道王阳救下明浩却牺牲自己到底值不值得。

场景三(超市) 雨桐是临时来帮忙的,早上的超市到处可见忙碌的身影,蔬果部的员工忙着摆上新鲜的蔬菜与水果,雨桐看着那些鲜嫩的蔬菜,好似青春少年充满朝气与稚嫩,让人爱不释手,不觉心里也暖洋洋的。

雨桐蹲下来和果蔬部的主管王姐闲聊,王姐一遍摆弄着手里的蔬菜,一边和雨桐说:听说总部那边要我们裁员?

雨桐:嗯,是的,你们这个店销售额不够,而且员工确实有点多。

王姐:会从哪个部门裁呢?你也看到了,我们果蔬部的员工本就不够,每个人都是超负荷工作,再裁员,留下的人肯定吃不消。

雨桐:应该不会从你们部裁员,我觉得应该从非食部裁员,或者将这个部门取消,这个部门在你们店的销售几乎为零。

就在她俩闲聊时超市已经开始营业了,收银台处,收银员晓丽和两个穿着制服的男顾客发生了争执,其中一名男子推搡着晓丽。

雨桐看见后对王姐说:收银台那里好像出了点状况,好像要打起来了,我去看看

王姐抬头看了一眼收银台的位置对雨桐说:你别去,一会儿就没事了。

雨桐:那可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才好。

雨桐踩着黑色的短跟鞋就疾步朝收银台走去,胸前的挂牌因为她的快步而左右摇摆,上面写着“值班经理”。

雨桐来到收银台,急忙把收银员晓丽和男顾客分开。

陪着标准的笑脸对男顾客说道:先生,请先消消气,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咱们去服务台吧,那里可以休息一下。

这时另一名男士对吵架的男士说:明浩我先回去了。

说罢端起买的几箱饮料便离开了。

为了不影响超市的秩序,雨桐将二人带到服务台,想在相对僻静的地方解决此事。

雨桐(低声询问):请问两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位大动肝火。

晓丽刚要开口,雨桐便朝她使个颜色示意她不要说话。

雨桐知道,这个店的员工服务培训做的并不到位,在这种时候抢话,只会增加对方的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她严厉地说:晓丽,不要说话,我要听先生说。

叫明浩的男子讶异的看着雨桐说: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们买的几箱饮料中,有一瓶好像少了些,我不过是想让她给我换一瓶,她却不肯。

说罢就将那瓶他认为有点少得饮料倒放在桌子上。

“哎,就这么小的事情,两个人也要吵,这哪里少嘛?每个饮料倒过来不都是这样吗?可真是的!”雨桐不禁腹诽。

雨桐:哦,是这样啊!真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先生,你想换哪个?我去帮你拿。

明浩(笑吟吟):现在换一瓶可不行了,我想让你再请我喝一瓶。

雨桐: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去给你选一瓶,请你在这稍等。

看男人态度放缓,没有再指责晓丽的意思,雨桐急忙拉出晓丽,让她回到岗位上。

自己则去给这个先生拿了一瓶乌龙茶的饮料,自己就在这个店呆一段时间,几元钱就能解决的事情,还是马上解决吧,否则那个投诉率上升是要影响店里奖金的。

饮料拿回后,这个叫明浩的男人并没有走。而是一直在雨桐身边晃荡,雨桐心里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办法,超市嘛,打开门做生意的,谁能往外撵客人呢!明浩有一句无一句的问着雨桐无关痛痒的话,雨桐也有一句无一句的回答着。

雨桐168cm的身高,却有双34#的小脚,她踩着不太合脚的高跟鞋利用上午的时间,将超市巡查个遍,明浩也跟着她把超市逛个遍。

午休时间到了,雨桐回到服务台刚刚坐稳,只听“扑通”明浩手里的饮料掉在地上,并滚到她的脚边。她看着远处,有些不耐烦,并不打算帮他捡起。这个男人长得也算俊秀,他工作不忙么?为什么一上午都呆在这儿?雨桐摇了摇头,算啦管他呢,不想了。

明浩来到雨桐的脚边,低下身子去捡饮料。他盯着雨桐的脚看了许久,然后他贴近雨桐的身体缓缓起身,当头抬到雨桐的胸前时,他将鼻子凑近雨桐,仔细的闻,他的举动惊呆了雨桐。

她还来不及反应,明浩就直起身来幽幽的说:真香啊!

被冒犯的雨桐,气的满脸通红,她不是没想过他的目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公众场合就做出这么轻浮的举动。她被他的大胆气晕了头,转身朝超市门口走去,在外面透透气,总好过和那个变态男待在一起,他污染了超市里瓜果的香气,雨桐愤愤的想着。

在门口她看见了李好,李好拎着从食堂打回的饭。

李好(殷勤的):雨桐,我给你打了饭,走回服务台吃饭!。

雨桐:(看着李好,这个对她不断示好且老实稳重的男生,心里虽烦闷但也不至于对他发火,于是她忍住怒气):你先去吃吧,我在外面透透气。

李好拎着饭进去了。

在外面站了一会的雨桐感觉脚有些酸痛,是啊,走了一上午,刚打算休息一下,就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打断了,回去吃饭,吃饱了好有力气工作。 雨桐回到服务台,看见李好已经将饭盒摆好,并为自己准备好椅子,他已经在吃了。那个叫明浩的男人却还在服务台里面站着,就在自己水瓶的旁边。

雨桐吃饭是要喝热水的,尽管她不情愿,她还是要走近他,取水瓶,量他也不敢再有什么举动了,而且李好还在,心里宽慰着自己,脚朝水瓶的方向走去。

雨桐刚走近,拿起水瓶,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人猛的大力抱住,将她放在服务台的桌子上,并快速的抬起她的脚脱掉她的鞋。

雨桐还来不及反应,胳膊本能的支柱因双脚抬高不断向后倒去的身体。这时她看清了,是明浩,他将自己的脚放胸前,不停的摩挲,好似在把玩珍宝。

雨桐恼极了,再也顾不得其它了,她不断地挣扎,想抽出双脚,无奈明浩的力气太大,而自己有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点,挣扎无果。

她大声的喊李好过来帮忙,李好在那里看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上前,朝明浩走去,只见明浩挑起一边的眉毛,斜着眼看向李好,只是眼神,李好便止住了脚步,无奈的看着雨桐。

明浩低喝一声:滚!

李好便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雨桐仍在朝周围的人寻求帮助,但是其他人都仿佛看不见她俩似的。这到底为什么啊?他们为什么不帮我啊?

雨桐:快帮我报警!

还是无人行动。

雨桐被明浩摸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他仍没有放手的意思,大概过了半刻钟,他终于将她的脚放下,得到自由的雨桐连鞋也顾不上穿了,拔腿就往外跑。

(却一把被明浩抓住,他将头低垂到她耳边,不停的闻着雨桐的秀发,低语):真香啊!你是我的!说罢他大步离开,嘴角还扯着一丝满足的笑。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雨桐气的直哆嗦,拿起电话就要报警,这时王姐和李好都冲了进来,李好一把抢走电话,王姐抱住雨桐。

王姐:算啦,算啦,也没有什么事儿,别报警了!

雨桐:为什么不报警?我被他骚扰,你们都见死不救,还阻止我报警?(雨桐愤怒的挣脱了王姐,并瞪着李好,抢回自己的电话。)

李好(低下头,拽着要离开的雨桐):报警没用的,警察不会管的,你别去了。

雨桐:我不!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说罢雨桐快步离开,朝派出所走去。

场景四:民生派出所

派出所就在距超市500米的地方,雨桐走到派出所时脸上的涨红还没有褪去,进了派出所的门她很快来到一间办公室,里面两个警察,一个正在看电脑,一个正在看卷宗。

雨桐(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要报警!

看电脑的警察抬头看看她:嗯,怎么了?说说吧!

雨桐把明浩摸她的事和留下的话告诉了警察。

雨桐:我要告他骚扰!

警察:骚扰?有什么证据?不过是男女之间的调情罢了!这个没法立案,你回去吧!

雨桐(气愤):谁跟他调情,我又不认识他,他莫名其妙!

警察:那你说,他给你造成什么伤害了?你怎么告他?

雨桐(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我......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那名警察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后。警察:好,知道了。

他对看卷宗的警察说:余辉,走吧,出警了。

警察(又对雨桐):如果下次他再有什么举动你再来报警,回吧,我们要出警了。

那名叫余辉的警察盯着雨桐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雨桐尽管愤恨,却不得不离开。

场景五:余辉家

余辉(看着玩积木的儿子):儿子,你说明明知道有个人是坏人,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抓他怎么办啊?。

小男孩(看着爸爸,思考了许久):我记得妈妈说过,是坏人总是有他的犯罪心理的,他们的心里有着对某种事物特殊的癖好,并对此类癖好有着明显的欲望。

听完儿子的话,余辉脑海里回想到已经离世的妻子的话,确实,她的确说过。

那明浩的癖好是什么呢?是女人的脚吗?而且还是小脚?思及此处,

余辉(对儿子):“你在家和奶奶乖乖的,爸爸要去所里查点资料。”

场景六:明浩家

床上的凌乱,以及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个趴在床边的女人和躺在床上吸烟的男人,空气中散发着情欲的气息,无不显示着这里刚刚有过一场翻云覆雨。

明浩看着床边趴着的女人,身材高挑,却有一双玉足,这双小脚他太喜欢了,从脚看向女人的私处,再看向双峰最后看向女人的脸,他大惊失色。

这个女人做了什么?怎么她的脸会这么紫?她双眼目瞪暴突,好似濒临死亡。他急忙对女人实施急救,他将女人扶起,在她的身后用手肘猛烈的撞击她的背部。“噗”一个物体从女人的嘴里吐出,女人的脸色缓和许多。

明浩(恶狠狠地):你在做什么?要死出去死,可别死我家里。晦气!

女子看着他,露出凄惨的笑。

子舒:你不知道我?我千方百计勾引你,就是为了死在你家里。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是你导致她食道扩张,最后因呛奶窒息,她那么小你怎么能对她做出那么畜生的行为?是她爸爸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你还欺负替我班的姐妹雨桐,你仗着父亲是公安局长就为所欲为。没有直接证据他们就会包庇你是吗?我就是要死在你的家里,让你脱不了干系。我已经提前吃下毒药,马上就会发作了,死我也要带上你!

子舒就朝明浩扑去,也许是死前最后的愿望,子舒竟紧紧地掐住明浩的脖子,让他无法挣扎,慌乱中明浩摸到了床下藏着的枪,来不及犹豫,便朝子舒开了一枪。

中枪的子舒大笑:哈哈哈!这次你再也逃脱不了啦!我没吃药,我是被你杀死的!

场景七:民生派出所

余辉正低头查找近5年来被性侵或猥亵的案件,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是110调度中心打来的,据群众举报,在嘉豪小区5号楼听到有枪声,请火速出警。余辉拿起车钥匙,朝外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A. 凌晨六点,田况再次从噩梦中惊醒,他发觉自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浑身冰凉。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最近他的梦里时常...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阅读 871评论 6 5
  • 没有人停留在曾经。 就像荒废的院子, 草在长,虫在叫,太阳在暴晒, 蛛网遍布,老鼠横行,尘土堆积,门窗破碎,房顶在...
    唐僧娶媳妇阅读 120评论 2 1
  • 呱呱坠地的小生命,哭声是最美的。 扎着马尾蹦跳于草地上的孩子,活力是最美的。 躺着摇椅哼着小曲的...
    李水阅读 153评论 0 2
  • 临摹 难得知心 咱们结婚吧,如果你已经准备好和我一起奔赴人生这场盛晏,以爱情之名,在所有人的目光里,两个人带...
    青梅竹酒阅读 14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