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离别殇·残雪渐消融

96
浙里龙小帅
2017.02.14 15:55* 字数 2496

含情脉脉久长时,孤灯茶盏夜未央,

经年此去无相复,故友叙言衷心长。

落雪一夜染红尘,寒冬玉砌缕白装,

北风呼啸袭万里,寒窗夜冷神自伤。

       你的离开,悄然无声息,似你静默而来,无太多曼妙言语,且有三两声对杭城的浅吟低唱,素洁儒雅,对冰雪,悄悄诉说的情话。

       我至今仍沉醉在那清晨四点十分的路灯下,取下围脖,絮絮飘雪中,那一句深情的告白,呼出的热气将我环绕,我不清楚那是对白雪的忠贞倾慕,还是对情感的别样宣泄,很想弄明白,又不敢弄明白。

       湖边的风肆意的吹,仿佛要赶上寒冬最后的脚步展现一丝吞吐山河的霸气,就像岸边那位看似绅士风范十足的少年一样,满心孤熠只想着柔柔眉眼之间的默默情怀。

       看漫天风雪盘旋纷飞,轻抚寒冬的安恬,贯穿草木的枝影,横栖入地。千丝万缕的飞絮将尘世染得雪白,白装玉砌,冬天洁白的心灵覆盖尘世的肮脏,一抹雪后的斜阳融化万般景象的重叠,美与不美间都浮动着一种生机。

       也许是残雪的匠心独运,让人们驻足生情,在人生旅途的扉页镌刻着一种季节中轮转的美,又或许是断桥的精心雕琢,在每一次节气更替中都挥洒自如,将笔墨情怀悉数装点于江南水韵中,留下的虽是残雪,却谱写着一幕幕感人的诗篇华章。

       风雪中的少年还在刻意装点空气中的活力,想要打破雪景的凝重,又不忍忽视她眼中的泪光,在天色渐白之际,发丝上的残雪也终将化作一滴清泪,洒在红尘中,初阳启于明扉,不留痕迹。

       既然知道过往的情感皆是对懵懂无知青春的缅怀,何不就在恰逢启齿言说的那一刻,将曾经的誓言幻化成一片片随清风翻飞的雪花,不必定格在人生的旅程中,却也能在回味之初想起一些温存的感动,不必太过感伤,也不是感情冰霜,但求彼此心安,如此,便好。

       当之前的经历都被风霜渐渐掩埋,就像身后的脚印,一直在被落雪覆盖,也许看淡了,心就没那么痛了。在逐渐流逝的岁月中,风沙堆砌的古堡里,能看到我们之前的笑脸依旧,也许这样,才是值得珍藏的回忆……

       三月的柳絮飘飞,四月的海棠正香,踏着春分的脚步,少年独自前往那个驿站。那是一场没有任何预算和计划的远行,一只双肩背包,带着单反行走在美丽的湖滨,只因为女生的一句话——海滨的春色满是萧然,我愿在流浪闻鸳处与我的王子邂逅,行径苏堤处,共赏花港鱼群!

       单反凝视的瞬间,是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望着女孩脸颊绯红,内心波涛汹涌,仿佛一瞬间的感动就在考虑婚后的幸福蜜月。宽松的毛线衣搭配简单的素色牛仔,马尾高束,指尖的波动恰似玉佛的回响,曼妙回音总是在提醒着少年,见过千人千面,不抵身前一眼,携手在湖滨的艺术长廊,慨叹匠人们独具风韵的同时,爱上这座简约却华丽,现代又奢华的江南小镇,就像少年情不自禁的心跳一般,荡起水面圈圈涟漪,无处藏躲,也无须隐忍。

       咖啡的热气弥漫在灯灯光绚丽的小屋,柔软的沙发,相拥而入座,品一口抹茶拿铁,却久久不见喉间的沉浮,也许是在齿间回荡春日里的清甜,少年如是想着。对视的刹那间,立刻转头向窗外,倒是女孩的爽朗笑声,似一缕清风,吹过芦苇荡,飘向同一个方向的思绪,即刻被结合,幻化成统一的旋律,甜美悦耳。

       同学说温馨的回忆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湖面的一圈圈蔓延,无法刻意终止,总算是深有体会。然而,在清风不在,石子不投之处,还是要秉持一种着眼当下的态度,去审视这个残酷却又美好的现实。也许在下一个经年,爱上生活中的别样韵味也只是一个回眸或者一句温情的关爱提示。

       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这个季节,寒冬的外衣下有时也能瞥见秋日的微黄风貌,梧桐树叶已不见踪影,只剩排排躯干,在满是雾霾不见蔚蓝的天空中依旧笔挺。少年想着,或许没有树叶的束缚,带给冬日树干的,也可以是一种轻松自在的沉淀,不再摇曳于秋风中的离别挽留,也少了一些伤感和寄托,在下一个春天,当新的芽孢初长成,谁又会在意前情的无可奈何?

       在季节更替的同时,着眼于草木妆容的美轮美奂,只有泥土的芬芳才会铭记,那些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借口,只是来支撑下一场生命轮回的养分,残留在泥土中的记忆,最深沉,也最真挚。

       傍晚的微风带着黄昏的消逝姗姗来迟,万家灯火,车灯点缀,为本是洁白的雪披上了一层黄装,美丽的情怀变得有些黯然。失色的景象还在继续维持着那一丝安恬,最终安歇在我不舍的情结中,虽不肯离去,却不得不走。

       晚上八点的车,你走得这么突然,这么急切,连送别都如此争分夺秒。夜晚的火车东站依更加令人找不清回去的方向,那一顿情绪饱满的自助火锅,都被时间的紧迫逼退了闲适的心情。怪自己未能提前安排,早该知道,人头攒动的杭城就是这么高傲地审视着人们的感情,不曾流露一丝怜悯,少年有些悔意。

       离开,站台边的挥手告别——谢谢你,改天再见!

       改天是哪天?有多少个改天?改天是否能换成每一天?这样朦胧的话语,总是留下期许,留下希望,却又在艰难等待中伤了多少个青年,摧毁了多少情感坚实的城堡?静静流淌的心事在幽静的乡间蔓延开来,变得有些浮躁。只是却不知是为了那不能维持的一丝安恬,还是为了那渐渐消逝的一抹生机。

       漫天的飞雪迷离了我的眼眸,我仓促的呼吸间带有一丝绝望,是否黑暗的世界里或许能有一抹生机,我望眼欲穿的注视着远方的景象,生怕在下一秒它就不会再出现于我的眸子里。

       雪,依旧断续下着,我沉沦今世迷惘一生的情感,总以为对爱的执着能超越生死的束缚,奈何经不起时间的打磨,就连寒冬的雪,都会消融在逐渐离开的脚步中,何况是人呢?飘飞的雪花重现脑海的彷徨画面。我笑,亦或是自嘲,那些荼毒灵魂的片断,侵蚀着年轻的心,不断惜别青春的轮廓,掩埋沧桑的心。

      冬夜里,窗外北风凛冽,吹落枝头的缀雪掩埋我遗弃在尘世上的美好。断得一曲离伤,惹就万般相思意。荒凉的尘世间冷清得只剩烟酒的陪伴。一抹红颜笑的余香,湮没了我所有的哀愁,嘴角扬起的一丝微笑是否能安然度过这漫漫长夜……

       赶赴梦乡的途径中留有我们路过的残影,你看那断桥的残雪中,脚印里带有很明显的仓促痕迹。当烟花划过苍穹,留下一道美丽的过往烟云,我们相拥着像雕像般矗立在天边。还记得那时你的微笑,如今依旧深刻在脑海,我却还想奢求你那笑能够将我带去你的身边。

       曾以否?花落无痕处,梧桐叶下,一段相思吟,却道伊人不胜醉,我曾对你许下承诺——纵使彩妆不复,颜容香消,也能载你往牡丹花海生香处,屡屡生香。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