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秦可卿死得正当时

87版秦可卿

关于秦可卿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年轻这一辈人当中,算是第二个大不幸的人,第一个应当是贾珠,20来岁就早逝。但贾珠身份明确,是贾政和正室王夫人的大儿子,贾母的嫡孙子,所以后来者不疑有他。而秦可卿却被红学家及爱好者们猜度来猜度去,有说秦可卿暗喻宝钗和黛玉的,有说她是宝玉的第一个性伴侣,还有说她是什么妃子或是哪个落难王爷家的公主。她的死,也一向说法不一,有质疑其是因为与公公有一腿被家里人知道,所以羞愤至极上吊而亡。

但不管怎么讲,总之,秦可卿这个人死了,而且死得还挺早,在第十三回便亡故,公公与丈夫这对父子俩,还把葬礼办得无比奢侈,甚至为了颜面上好看,贾珍花银两买了个官给贾蓉,被封为龙禁尉。

先看原文:

且说贾珍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意。可巧薛蟠来吊,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说是铁网山上出的,作了棺材,万年不坏的。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的,原系忠义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用。现在还封在店里,也没有人买得起。你若要,就抬来看看。”贾珍听说甚喜,即命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声如玉石。大家称奇。贾珍笑问道:“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着一千两银子只怕没处买;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银子作工钱就是了。”贾珍听说,连忙道谢不尽,即命解锯造成。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殓以上等杉木也罢了。”贾珍如何肯听。

……

贾珍因想道:“贾蓉不过是黉门监生,灵幡上写时不好看;便是执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可巧这日正是首七第四日,早有大明宫掌宫内监戴权,先备了祭礼遣人来,次后坐了大轿,打道鸣锣,亲来上祭。贾珍忙接待,让坐至逗蜂轩献茶。贾珍心中早打定主意,因而趁便就说要与贾蓉捐个前程的话。戴权会意,因笑道:“想是为丧礼上风光些?”贾珍忙道:“老内相所见不差。”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缺了两员,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好,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要求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

漠尘不喜欢胡乱猜度曹公之意,所以,每一篇尘锁红楼的文章,都尽可能就事论事来解析人性,而不去八卦金陵十二钗的身前身后事儿。不管是秦可卿、凤姐、王夫人亦或赵姨娘、宝钗、夏金桂等人,其实,都是可怜人,即便贾珍、贾蓉、宝玉、贾琏、贾环、贾瑞等一干浊物,也是既让人恨又让人怜的。

人生不过百年,两眼一闭谁又是谁的爹娘谁的骨肉谁的爱?有时候,早死未必是悲惨,只可惜世人看不透,所以觉得秦可卿等人不该死或者不该死得这么早。贾珍宁可尽自己所有来操办这一趟丧事,贾蓉伤悲、凤姐哭泣、宝玉吐血、瑞珠殉葬,那又怎样?时隔多日之后,还不是各人过各人的,谁又短了什么?这不是悲观,这是现实,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即使心中有痛,日子还是得过下去。

试想一下,如果秦可卿不是这个时候死去,她的病被医治好了,继续被公公霸占着,还要强颜欢笑维护与贾蓉的夫妻关系,与婆婆尤氏一同料理宁国府大大小小的事务。虽然大家早知道她与公公贾珍之事,但还没闹开,所以都避而不谈。然而,时间越久,给秦可卿心理上带来的压力越沉重不堪,这样的丑事,早晚会被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那时候,她一个弱女子如何面对公婆,又如何与贾蓉维系正常的夫妻关系?她还有力气去无视府里下人们嚼舌头的风风雨雨吗?她还能备受贾母、凤姐、宝玉等人的疼惜与关爱吗?还可能得到这么一个风风光光、无比荣耀的葬礼吗?


87版秦可卿

相较于黛玉与贾母,秦可卿是幸福的,黛玉死时,冷冷清清只有李纨、探春及平儿、紫鹃在身边,因为当时是正在不清醒状态中的宝玉,被迫娶宝钗的时辰,贾母、凤姐有心过来,却分身无术。而贾母那会儿,刚刚被抄家,幸好自己有点体己钱,才没落得个草席子一卷了事儿。凤姐、赵姨娘、迎春更不用说,都是死在活着的人还没个着落的节骨眼上,谁还顾得上死去的人?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秦可卿又不如贾母、黛玉、凤姐、赵姨娘、迎春她们,好歹贾母她们是清清白白死去的,而秦可卿是背负着与公公爬灰这样耻辱之事带来的罪恶感而去的。所以,漠尘觉得,秦可卿死得正当时,不管她是病死的,还是上吊死的,这不过是死亡的一种形式而已(漠尘并不提倡自杀这种死法咯,千万别误读俺的意思,误读有毒),总之,她死得正当时。这是漠尘要表达的一个可能被认为很极端的观点,然而,细细想来,这个观点其实很正,因为对于一些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比死还痛苦千万倍。比如,在现实生活中,那些什么都不能做了,只剩一口气躺在医院里等死的病人。当然,生命诚可贵,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在,就得勇敢活下去,但死亡来临时,也不必惧怕。

死亡,并非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死亡带来的,不过是这一具肉身的消失而已,如果你相信灵魂的存在,你就会明白,灵魂在死亡那一刻,脱离这个肉身,实际上是去往下一趟生命之旅的起点,继续下一个轮回。

我们从出生那一天,其实就是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换言之,死亡是任何人都难以避免的课题,不管你想还是不想,终究要面对这一刻。而死亡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我们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在这一世里与家人的永别。

然而,聚散无常方是人生常态,所以,聚时就好好珍惜吧,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是不可以化解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包容与隐忍的。因为你不会忍谁一辈子,他们总会在恰当的时候,永远地离开我们,或者,是我们永远地离去。

你必须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无常,真的就是一转身,便可能永不再见。不要等到那时候,才悔恨交加,才发现你对对方的爱与感恩之情,还不曾说出来,你想要和对方一起做的事情,还未来得及去做!这样的痛,一辈子都难以疗愈,这样的遗憾,倾其一生也不可能弥补的。

所以,现在就去做吧,该说的话,说给对方听,想要一起做的事情,去尽情地做吧!我们只有这一生,也只能这一生尽其所能去爱、去欢聚、去给予、去奉献。文/费漠尘

尘锁红楼:王熙凤到底跟谁有一腿?

尘锁红楼:从贾琏身世看他的荒淫之殇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把尤二姐之死罪名嫁祸凤姐,叔可忍婶不可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