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编4】网联股权博弈...

大纲

网联45家股东出资明细
网联股东明细出炉
网联股权博弈背后
网联六大支付公司董事席位中的黑马

网联45家股东出资明细

2017-08-04 金融混业观察 45家网联股东出资明细,世界仅此一类清算平台 | 文:张宇哲 凌华薇

近日,45家机构和公司签署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持有网联37%股份的,是中国央行旗下7家单位,其中包括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包括蚂蚁金服、财付通在内的29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持股共63%;这45家机构共同出资20亿元,共建网联。

网联第1期股东出资比例图
网联第1期股东出资明细表

网联股东明细出炉

2017-08-05 李意安 清算市场大变局 网联股东明细出炉

8月2日,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财付通、支付宝、银联商务等在内的45家机构和公司签署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被曝光。网联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整,协议各方均以货币出资,出资额分3期缴纳,出资比例分别为50%、30%和20%。
...
在业务试运营4个月之后,股东方的明确和组织架构的正式落地让网联成为线上清算中心的设想真正成为了一个定局。和此前版本不同的是,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市场巨头在此间并非占据主导地位,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等在内的央行下属7家单位共同出资7.6亿占股比例达到37%,央行系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大股东,备受业内关注的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9.61%。
...
事实上,从3月31日起至今,网联试运行时间已超过4个月。有媒体称,网联计划到年底完成接入银行数量接近200家,接入支付机构接近40家,预计明年下半年网联将完成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的对接。

一位接近网联人士透露,

“网联眼下的目标是今年双十一切一半支付宝的数据到网联。这对系统建设的要求还是挺高的。”
“支付宝和财付通的数据切了一部分交易进来,现在还不多。银行现在也在一家家地接入,前两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开会时还提到,要求各家银行配合网联的工作,加快接入进度。”

不同于银联筹建之初所经历的探路过程,网联的后发优势十分明显。由于集成了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的股东背景,除了作为网联股东发起人的各家支付机构拿出真金白银入股,在将近200人的网联团队中,近四分之三是从各家支付机构借调来的,每家轮流借调技术人员10到20人支持网联,分别来自上海、杭州、深圳、南京、成都等,平均年龄不到30岁。

在2016年11月通过技术方案评审后,12家支付机构贡献了20多个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分布式技术组件。与某些机构分享的是开源软件不同,财付通还分享了来自其股东方腾讯的核心技术。

目前,网联采用三地(北京、上海、深圳)六中心的分布式架构,即每个地方有两个中心机房,六个中心之间实现多点多活、冗余容错、智能导流。由于采取的是分布式技术,网联未来的容量还具备水平扩展能力,以解决不断增长的在线支付吞吐量。

**网联试运行期起步的容量是每秒钟处理交易1200笔,网联的目标容量是每秒处理12万笔的平稳运行能力,峰值期的目标是达到每秒18万笔。

截至6月30日,已有中行、建行、工行、交行、招商、平安、中信、光大银行、恒丰银行、浙商银行、渤海银行、华夏银行等12家全国性商业银行接入网联。上述接入银行所覆盖的个人银行账户数量,市场份额占比超过70%。而经过三个月的试运行,自6月30日,网联平台开始转接清算一般用户实际交易场景的网络支付业务。

网联股权博弈背后

2017-08-19 经济观察报 李意安 网联股权博弈背后:参与筹建的支付巨头各怀心思

网联横空出世的消息已轰轰烈烈地在报端燃烧了半月有余。

近日,经济观察报从接近网联的人士处获悉,网联董事长兼法人代表已确定为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除此以外,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马国光会参与主持日常工作。上述团队加之此前已浮出水面的网联筹备组组长董俊峰和技术负责人强群力,网联的高管团队已雏形初具。

蔡洪波(董事长),马国光,董俊峰(总经理),强群力

1972年出生的董俊峰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和北京大学(硕士),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显得年轻。在通过层层面试而成为网联平台的筹备组组长之前,董俊峰是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的副总经理。网络金融部的前身是电子银行部,涉及支付、清算、网银、电商、风险等多个功能的整合。
参考:http://www.cebnet.com.cn/20170804/102414532.html

与此同时,支付公司六大董事席位提名已确定,分别为支付宝、财付通、翼支付、网银在线、平安付和快钱。让人意外的是,百度背景的北京百付宝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在支付公司董事席位中占据一席。“基于百度自己战略和援建过程中的表现,最后谋得的是监事席位。”该人士补充称。

六大董事席位:支付宝、财付通、翼支付、网银在线、平安付和快钱
监事席位:百付宝、...

经济观察报从接近网联人士处获悉,目前网联的内部时间表为:

  • 9月,完成9家支付公司和18家银行系统的接入,
  • 10月,完成200多家银对网联的接入,
  • 12月,完成40家支付公司的接入。

一位参与网联筹建的支付机构的技术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

截至6月底,网联计划接入18家银行,实际接入只有12家,网联原定交易量也未能完成切入。

未能完成切入的原因,有系统建设、银行联调进度的局限,也有各方在不断谈判已形成各方都认可结果。巨头们和监管以及第二梯队的支付机构间的博弈谈判一直都有。

一位参与筹建的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筹建过程中,各家支付机构的表现和态度不一,

“去年八九月,各家机构派驻网联的工作人员就开始陆续到位。参与网联筹备工作人员最多的时候大概是180人左右,其中各家支付机构派驻的大约能占150人,最多的时候参与机构多达29家。可以看出,网联筹建在各家支付公司本身战略中的重要程度决定了其参与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股权占比固然是权益的一种体现,但除此以外,怎样在规则制定中争夺话语权将是一种为自身争取权益的直接方式。

股份比例由来

从目前披露的网联股东明细来看,央行系持股比例超过30%并不难理解,毕竟网联是央行主导成立的项目,其余各家支付机构的股权比例分配依据究竟为何,并不为众人所知。

一位接近网联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支付机构自身的股东背景是一部分考量因素:

“比如翼支付,在筹建网联期间投入不及支付宝、财付通这些行业巨头,不过作为国家队,在股权的争取上更享有优势。”
公开资料显示,翼支付是中国电信旗下的运营支付和互联网金融的业务品牌。

除此以外,该人士介绍称,网联在确定各家支付机构股东的股份占比时,主要参考的是各家机构的市场规模和援建的积极程度

“市场规模的参照标准是2015年的数据。援建积极程度的评估则既有主观成分也有客观成分。”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筹建工作包括技术方案制定、流程的设计以及后续开发等,主要分为三大模块:

  • 清算对账模块(负责资金交易对账和清分)、
  • 交易转接模块(负责交易落地和交易流程分发)、
  • 渠道管理模块(主要负责对接支付机构和银行,内部权限流量控制等)。

筹建过程中,各家机构态度迥异,博弈始终存在。

支付宝和财付通作为行业中市场规模份额超过93%的两大巨头,分别持股网联9.61%,仅次于“央行系”。

“事实上,支付宝原本想争取高于财付通的持股份额,但援建期间的表现来看,最后未能达到预期。由原本设想的12%之预期持股比例下调至9.61%,与财付通份额相同。”

一位参与网联筹建的人士补充,

“支付宝在最初以‘南北中心’方案为基础的时候派人最多,后来确定共建,支付宝派人就少了很多。此后一些中小支付公司逐渐参与进来支持援建。有一些表现十分积极,最后的股权比例也相对高一些,比如京东系的网银在线,还有平安付。”

上述参与网联筹建的人士认为,

  • 网银在线的股权比例比预想中要高,某些程度上,网联筹建期间,其派驻支持人员比较多,并方便利用北京总部的机器设备配合技术测试等有关。
  • 平安付在人员和技术投入上与京东相当,但平安付股权比例不敌京东的主要原因在于,鉴于2015年市场规模的统计数据,平安付的体量不及前者。

巨头们的博弈

经济观察报采访多位参与网联筹建的人士,汇总出一副支付公司支持筹建网联的画像。

一网联筹备组人士亦坦言:

“网联的许多工作还处于摸索过程中,因此,对于支付公司派遣的人员分工配置并不能算特别高效。很多工作还是需要各家支付机构拥有一定的自驱力才能完成。”

而所谓“自驱力”,除了工作效率本身,当然也包括各家机构各自在争夺话语权上的努力。

接近网联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从网联筹建的整体过程来看,支付宝一直试图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希望能对系统结构和业务流程进行把控,在技术架构上减少对自己系统和用户的影响。

事实上,由于支付宝用户量庞大,艾瑞咨询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支付宝月活用户数据已经达到3.53亿,为用户体验和系统流程考虑无可厚非。

亦有网联内部人士透露,

支付宝派遣团队在援建期间因某些工作没有谈拢,中途曾撤出数日。

这一说法在另一筹备人士处得到了确认:

“撤出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动静挺大。”

上述接近网联人士表示,

“财付通也会为自身争取权益,但是没有闹出过大的波澜。时间上来讲,财付通援建人员到位得比支付宝晚一些,第一批派驻的工作人员大约是四五个,最多的时候将近20个,一部分也是此前筹划‘两地三中心’的工作人员,多为财付通内部的高级技术人员。”

上述接近网联人士表示,

“支付宝和财付通都为了网联专门招聘了一些技术人员。支付宝招聘的多为外包人员,专为项目而来,项目结束工期就结束了;财付通招聘的专员则多是正式员工,手上的活结束以后,就直接去腾讯上班了。”

当然,两大巨头的担忧也可以理解。

网联成立的目的是切断支付公司与银行的直连,虽然理论上支付公司的线上转接业务可以选择接银联或者网联。

尽管阿里、腾讯两大巨头曾成功影响监管层考虑“两地三中心”方案:

即两个处理中心,深圳中心(财付通总部所在地)、杭州中心(支付宝总部所在地),央行一个控制中心。

但在该方案引发其他支付公司的强烈反弹之后,央行综合考虑各方因素,终于在2016年上半年确定,秉承“共建、共享、共有”三原则,确认实施另一版本:

“三地六中心”,即深圳、上海、北京,每个地方有两个中心。

第二梯队的江湖

近年来,支付宝、财付通之外,京东、平安、万达、百度都在努力打造旗下支付平台,争取构建支付江湖的“第三极”,但鹿死谁手依然尚未可知。目前来看,短期之内战果难分,网联的出现既是一个变数,也可能是一个机遇。积极靠拢监管看上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最早参与援建的是网银在线、平安付和百付宝的人,现在网联技术负责人强群力在百度担任过百度平台化委员会秘书长、百度开发者中心总负责人,并曾担任过首席架构师。网联筹建网联的系统功能主要复制的是财付通、网银在线、平安付、快钱、百付宝这五家。”

上述接近网联人士透露,

“从整体筹建过程来看,态度上最积极的是京东和平安付,这也是这两家支付机构占股比例也都比较靠前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在网联中占股4.71%,成为了持股比例仅次于支付宝、财付通的唯一一家支付机构。细观京东系玩法,其合纵连横的策略十分明显:

  • 一方面紧贴网联, “京东的股权比例比预想中要高,某些程度上得益于他们态度一直比较积极,派驻支持的人员也比较多,但有很多程度也因为他们公司总部在北京,方便利用他们的机器设备配合技术测试等。”上述网联筹建人士表示。
  • 另一方面,京东似乎也紧贴着银联。诸如,去年到今年,京东联手银联,先后推出了白条信用卡、京东闪付等产品,“京东线下业务较多、线下扫码落后于支付宝财付通,借势银联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在支付公司的股东阵营名单中,支付宝、财付通排名第一并无悬念,“支建积极”的京东第二,“国家队”翼支付排名第三,紧随其后的平安付则让市场有些意外。

平安系平安付和万达系快钱持股比例次于京东,均为2.45%。

平安付作为平安集团的唯一一家支付机构,背靠的是腾讯、阿里之外,第三位“马爸爸”。作为平安集团通过外部收购获取的支付机构,2014年以前由于策略方向不清,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2014年底团队重组引入了前阿里高管诸寅嘉,2015年底合并万里通积分。尽管发力时间不长,但成长速度惊人。从易观、艾瑞公布的2017年Q1移动支付交易规模来看,已经跃升行业第三,仅次于支付宝和财付通。

“网联在确定股东占比的时候参考过市场规模的排名,但参考的是2015年的市场规模。如果按照最新的市场规模,结合筹建期间的积极表现对平安付可能更有利些。平安付支建人员大概在10人左右,在同等出资情况的机构中,算到位人数挺多的。”

接近网联人士评价称,

“平安付的发展模式和其他支付机构有点区别,因为背靠平安,在集团体系内能够获得大量创新业务的尝试机会,这次网联筹建中,平安付在很多关键技术系统方案尤其在渠道管理模块上,对网联的借鉴意义挺大。”

而该人士评价万达系快钱称:

“虽然人员投入的力度上不算很大,但万达争取董事席位这件事情上十分积极,对网联的整体工作也十分配合。”

相较而言,同为“BAT”序列的百度系百付宝在网联中占股比例2.42%,不仅明显低于“BAT”中另外两家,即使是在第二梯队的支付机构中亦属偏低。

上述人士表示。

“百度的团队初期十分积极,进驻得也非常早。但就整个筹建期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多余动作,也没有太多为百度争取权益。派遣的技术人员几乎都是非原生的百度人,以银行系出身为主。”

不过,就市场份额而言,百度钱包在支付行业地位或近乎边缘化。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7年第1季度》数据显示,尽管发展多年,百度钱包的市场份额也仅有0.36%。

接近网联人士说:

“百付宝主要的产品是百度钱包,但从百度钱包近几年的发展来看,他们可能现在正处于一个韬光养晦的阶段,网联很多事情还不太明朗的情况下,就没有太主动。”


网联六大支付公司董事席位中的黑马

2017-08-22 支付圈 慕楚 网联六大支付公司董事席位中的黑马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网联今天召开第一次股东会会议,13名董事及7名监事提名人已经全部确定,除国字号企业外,支付宝、财付通、网银在线、天翼电子商务、快钱、平安付6家支付机构进入董事会,并各提名1名董事候选人。

除了行业巨头支付宝、财付通外,电商巨头京东网银在线、国家队电信翼支付、地产巨头万达快钱能成为机构董事属意料之中。不过令业界颇为意外的是,BAT巨头之一的百度旗下支付品牌百付宝竟然未占据董事席位,取而代之的是平安集团旗下支付品牌平安付。

平安付全称平安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为平安壹钱包旗下持支付牌照公司,在6月30日的网联切量启动当中,平安付已经赫然在列。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年初艾瑞、易观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报告中,平安付(以下统称为“平安壹钱包“)仅次于支付宝、财付通,占据市场第三的位置,交易规模超过了第四名与第五名的总和,而京东、快钱、百度等支付公司均排其后。也就是说,从近年的公开数据看,平安壹钱包已经悄然跑在了中小移动支付公司前列。

易观2017年Q1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
面对巨头压力,逆袭市场的答案是什么?

巨头效应一直笼罩着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时间回溯到2013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方兴未艾,艾瑞2013年Q3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市场份额报告中,支付宝以72%的绝对优势,成为移动支付的寡头,到2014年曾一度达到82%的最高市场份额。

艾瑞2013Q3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市场份额

再看其他角色,拥有线下终端优势的拉卡拉位列第二,另一个支付巨头财付通此时仅占3.9%的市场份额。

当时各方都在思考,如何与拥有电商优势的支付宝进行对抗?

拉卡拉给出的答案是手机刷卡器、拉卡拉手环,在二维码支付崛起之后,拉卡拉的移动支付巨头梦宣告失败。

而腾讯给出的答案是社交,通过社交的高频如小说《三体》中的“降维打击”一样,打击低频支付宝。在2013年8月,微信5.0上线,微信支付正式登场。在2014年春节期间,借助强大的社交属性,微信红包一炮而红,就连支付宝都把微信红包称为腾讯的一次“珍珠港偷袭”。凭借社交属性,财付通从2013年Q3移动支付市场份额的3.9%逆袭成为现在的40%。

而今面对支付宝、微信的电商+社交的双巨头夹击之下,交易规模已经排名市场第三的平安付给出怎样答案?

壹钱包的“积分+支付”战略

起家于金融服务的平安集团,玩金融更有优势,其业务范围覆盖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领域,相对于腾讯与支付宝,其金融服务覆盖范围更广,服务能力更强。此外,在金融科技时代,平安集团也积极从资本驱动型向科技驱动型企业转型。

今年8月初,中国平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明哲就表示,

“智能科技的时代正在来临,赢科技者赢未来。我们期待不远的将来,逐步将平安从资本驱动型的公司转变为科技驱动型的公司。”

在此理念之下,平安集团的金融优势结合壹钱包在C端市场的快速发展,续期宝、活期管家、智能理财等产品和理念落地,进一步促进了壹钱包在市场中的快速发展。具体措施包括两个方面:

  1. 将优质用户引流至壹钱包。壹钱包通过创新金融产品服务能力,将平安集团沉淀的优质用户实现交叉转化;以平安寿险插件产品续期宝为例,续期宝是平安付科技公司为平安寿险续期客户量身打造的保单交费管理工具,即可节约保费资金又能方便交费,通过对续期宝的支持,平安集团的优质用户可以引流到壹钱包。
  2. 强化理财能力。获得优质用户之后,在理财板块,壹钱包推出了“活期管家”沉淀优质用户,业界首创“活期T+0”,资金进出活期账户自动实现“高进低出”。壹钱包活期账户接入多个货币基金,系统会帮助用户的活期账户“智能理财”,当用户申购活期的时候,系统自动申购收益最高的那一支基金;当用户使用活期进行消费时或者转出,系统自动赎回收益最低的那一支基金扣减款项,保证用户利益最大化。该产品背后的技术“多基金活期产品系统”为业界首创,有较高的技术壁垒。

这仅仅是开始,但远远不够。平安付的软肋在于没有足够的线下场景搭建能力,当大街小巷都贴着微信、支付宝的支付二维码时,大多数人甚至连平安付壹钱包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进行线下支付。若是平安付从零开始铺商户,所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几乎是噩梦级的。已经拥有海量商户且资金充裕的卡组织银联尚不能撼动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市场地位,对平安付更是艰巨。

然而对于平安付和其他支付机构来说,网联的横空出世,让进军线下移动支付市场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2017年5月,网联召开第一期股东会,讨论的问题除了标准制定、费率收取等关键问题,还包括二维码技术标准、规范统一接口的事宜。如果网联推出统一的二维码支付标准,那就意味着其他支付机构可以坐享其成,其支付应用可以在微信与支付宝商户上使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