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2021年1月19日

今天是星期天,几乎整个人都泡在奥园文体活动中心。

吃完早饭,妻说徐老师八点半就去打球了,赶紧一路小跑来到活动中心,却一个人也没有,等了好一会儿,江门市教育局退休员工阿华才来。

一边与阿华打球一边与她聊天,才知道她也认识刘红菱,并且表示彼此之间感觉还可以;谈着,打着,徐老师来了,阿兰来了,吴校也来了,活动中心一下子热闹起来,两张球台似乎还嫌少了一点。

我一会儿与这个搭档一会儿与那个人搭档,不亦乐乎,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二点。

午饭时间征求女儿的意见,她决定去活动中心学打乒乓球;于是乎午睡后一家四口又来到活动中心。妻教儿子单打,儿子帮妻捡球,母子二人玩得似乎挺开心;女儿一个人与发球机玩,也很投入;我打电话叫17栋602李公下来走象棋,5胜一和,觉得挺不好意思。

告别李公,赶紧到卫生间认认真真地洗了一回手,怕他把颤巍巍的病征传染给自己。

母子二人跑到江海区去玩了,钥匙也没留一把给我们;我与女儿一起与发球机玩,彼此给对方捡了一会球,打电话给儿子,却说他们已经在家里烧菜了。于是父女二人收拾好发球机,安放到监控室,充好电,回家。

晚饭后,与妻走了三盘五子棋。

在床上踩了一会儿单车,感觉膝盖疼痛有希望彻底改善了,于是又应妻要求去活动中心打了一会儿横板。虽然被妻三比零赢了,但心里非常舒坦;帮妻捡了一个钟的乒乓球,也丝毫不觉得委屈。

这是妻确诊椎间盘突出以来第一次与我打乒乓球,我能不发自内心地感谢白石医院和阿英吗?能不由衷地替妻开心吗?

让我感觉到有点新鲜的是:儿子晚饭后提议,每天晚饭后做记忆练习。我和妻背古诗词,儿女则背英语单词。我们马上背了一首《长歌行》,打乒乓球回来后,儿子也背了五个单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