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六)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红姐的办法,红姐给了他一颗不会再饿的丹药,教了他一些法术。砖头选择恐惧地等待,也学了一些法术,但是只能自保。

何璇多半已经遭遇了不幸,邹卉还有得救。按砖头的猜测,大柏吞噬了非处女的何璇,现在魂魄受损,再想吞邹卉应该是三天以后。

好在现在有刘晶给砖头提供食物,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小姑娘,你已经饶了好几圈了,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

刘晶顺声望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中年道人,惊喜地叫道:“道长!”

重阳子温和地道:“小姑娘,看你一脸忧愁,可是有什么事情不顺利?”

刘晶点点头,一脸希冀地道:“道长,您是高人,您一定有办法超度地缚灵,对吗?”

重阳子摇了摇头:“地缚灵者,心存恶念,为恶灵所害。这样的人,成为地缚灵都是在赎罪,罪过够了自会解脱。”

“那,那您能不能帮我救个人出来?我的朋友被地缚灵困住了。”

“地缚灵伤不了内心良善的人,若是内心充满邪恶,救了有什么用?”

“道长,但凡是人,都会有好的坏的想法,不能因为人有些不好的想法就放弃呀?”

“小姑娘,若是救了一个恶人,这个恶人可能会伤害更多的人,那为什么要救呢?”

一阵沉默。

刘晶缓缓地道:“道长,如果找人替地缚灵受苦呢?”

重阳子眉毛一立,呵斥道:“荒谬!你可知,被替代人会活生生地被吞噬血肉,灵魂被撕扯,最终代替地缚灵接受惩罚,成为更为凄惨的替死鬼!如此做法泯灭天良,有违天道,你怎可有如此想法!”

刘晶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只是语气平和地问道:“如果我自愿呢?”


——2——

刘晶提着东西,面色有些沉重。

刘晶这次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足够一个人吃三四天的量。

要做决定了吗?刘晶脑子里回想着刚才和重阳子的对话,一会儿又想到了邹卉他们,一会儿想到大柏,最后,开始反复地想砖头。

走到凶宅的门口,门开着,砖头站在门口,显然是等了很久。

看到一脸兴奋的砖头,刘晶笑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决定了。

刘晶几步跑到砖头身边,一把拉过砖头的手:“走,砖头,我今天买了好多的东西,咱们今天要好好吃一顿!”

“今儿这么高兴?”

“嗯,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哦?什么事情,我听听?”

“秘密,不过过几天你就会知道。”

似乎是被刘晶快乐的气息所感染,砖头的兴致也很高:“不说也行,不过让我亲一个。”

刘晶闪躲着,两个人嬉笑着跑到了熟悉的屋子里。

刘晶最后没有“逃开”砖头的魔爪,两个人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良久,刘晶轻轻推开砖头,后者一脸的意犹未尽,但没有坚持。

“砖头,你愿意一直陪着我吗?”刘晶倚在砖头的胸口,小声地问着。

“当然!”砖头认真地说道:“你是我的女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无论什么样子,你都会陪着我吗?”

砖头古怪地看了一眼刘晶:“按目前的情况,这种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

刘晶轻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砖头,我这两天可能来不了,所以我多买了一些东西。不过三天以后我一定来。”

“三天?”砖头一皱眉:“大柏最危险的时候,你来做什么?你还想救邹卉!不行!不能因为这个让你有生命危险。”

刘晶没有说话,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砖头,然后深深地吻了上去。


——3——

邢倩倩的家很大,三层的别墅。

刘晶和邢倩倩的母亲站在二楼邢倩倩的屋门口,邢倩倩的母亲敲敲门,屋内没有反应。

“哎,”邢母一脸哀愁:“倩倩每天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跟谁也不说话,除了拿饭开个门,平时根本也不出来。”

“阿姨,您别担心了,倩倩就是受了刺激,过一阵应该就会好了。”刘晶安慰道。

邢母叹了口气:“但愿吧,倩倩没有锁门,只不过外人一进去她就会大喊大叫。你如果不害怕,试着和倩倩说说话吧,我,我......”

感到自己可能要失态,邢母转过身,下楼去了。

看着邢母下了楼梯,刘晶轻轻敲了敲门:“倩倩,是我,刘晶,我进去了。”

轻轻推开门,屋里有些昏暗。窗帘被拉得紧紧的,屋里梳妆台的镜子被床单盖着。床头,一盏床头灯散发着幽暗的黄光。床上,被子裹成一个巨大的包,仔细看去,包外有一双眼睛充满戒备的盯着刘晶。

刘晶拉过一个凳子,放在床前,掸了掸土,坐在了上面。

“没事了倩倩,都要过去了。”

邢倩倩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放松警惕,而是眼里多了一丝冰冷。

“真的没事了,”刘晶微笑道:“我已经想到解决地缚灵的方法了,大柏不会再缠着你了。”

听到大柏的名字,邢倩倩身体明显一抖。

刘晶向前伏过身子:“我很感激你们把我当朋友,我会救出邹卉,也会驱除你的噩梦。我会证明,我值得这份友谊。”

邢倩倩还是没有说话,眼神直直地看着刘晶的胸前,一枚圆润的平安扣。

忽然,邢倩倩猛地伸出手抓向刘晶。刘晶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咣当!

刘晶摔坐到地上。邢倩倩慢慢将手收回到被子里,眼神依旧冰冷。

刘晶站起身,掸了掸土,把倒在地上的板凳扶好。

“你相信我,倩倩,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刘晶说完,拿起自己的东西走了。

望着轻轻关上的房门,邢倩倩一声冷笑。


——4——

刘晶觉得这三天做了很多事情,她偶遇了重阳子,见了邢倩倩,陪着奶奶说了好久的话,去买了一本自己一直想买的书,最后,她回到了凶宅。

计划很简单,刘晶决定用自己去换邹卉,做大柏的替死鬼,然后一直陪着砖头。

做替死鬼就要和地缚灵一样,不停的经历饥饿,干渴,死亡,重生,再循环。这一切听起来很恐怖,但想到可以一直陪着砖头,刘晶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

凶宅的大门开着,隐约能听到里边争吵的声音。

砖头!刘晶心里一紧,赶紧走进屋子里,果然是砖头和大柏在吵架。两个人站在砖头的门口,情绪都很激动。听到刘晶进门的声音,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

大柏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又是你!”

砖头眼神里闪过一丝阴沉,随后一把抱住了大柏,满脸恐惧地冲着刘晶喊道:“快去地下室,那里有法阵,大柏进不去。”

刘晶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地按照砖头的吩咐跑向了楼梯,直冲地下室奔去。身后,是一阵乱响,似乎大柏和砖头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地下室的大门上,画着一个殷红的符咒。刘晶意识到这就是砖头说的符咒,心头一喜,赶忙开门躲了进去。

屋内一股恶臭传来,熏得刘晶差点吐了出来。屋子里没有灯,也没有窗户,伸手不见五指。刘晶强忍着恶心,慢慢地前进着,突然不知道绊倒了什么,向前摔了过去。好在刘晶反应及时,两只手撑在地上,一股粘稠的感觉涌上来,不知道手按在了什么地方。

小心地站起来,甩了甩手上不知道什么东西,顺着墙摸索着开光。开关离门有点远,摸了一会儿才摸到,刘晶赶紧打开灯,一阵刺眼的白光,刘晶下意识用手遮住了眼睛。

好臭,怎么像是血的味道。手上传来的刺鼻气味让刘晶忍不住将眼睛睁开一个缝看,手指上粘稠的红色液体还在一滴滴地往下滴。

是血!

顾不得灯光刺眼,刘晶尖叫了一声,双眼瞪得巨大。

地上,到处都是血和一块一块的人肉,已经不大分得清是人的哪个部位。刘晶颤抖着缓缓低下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圆球,黑色的头发散乱地披在上边。

一颗人头。

刘晶一阵眩晕,倚着墙滑倒在地上。她急速地喘着气,手像打摆子一样地抖动着伸向人头,拨开杂乱的头发,一张苍白的脸,脸上还留着惊恐的表情。

何璇!

刘晶紧紧咬着嘴唇,不只是惊恐还是痛心,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救......救命......救命。”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像是邹卉的声音,刘晶回过神来,循着这微弱的声音往里走去。

声音是从一间半掩着门的小屋里传出来的,刘晶推开门,打开灯,脸上的恐惧之色更盛,尖叫似乎被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

屋子当中摆着一个十字形的木桩,上边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生。女生的头无力地垂着,胸前布满了牙印和血迹。

“邹卉!”刘晶赶忙跑了过去,想要解开绳子,可费了半天劲也解不开。正在刘晶心急火燎的时候,邹卉艰难地抬起了头:“柏......大柏......”

“砖头拦着大柏了,你放心邹卉,砖头一会儿就能下来救咱们了,”刘晶安慰着邹卉,手里还在拼命地拉扯绳子。

听到砖头的名字,邹卉的脸上突然露出一股惊人的恐惧,拼命地摇着头。

“你别害怕,邹卉,”刘晶接着道:“砖头说了,大柏进不来!”

“她害怕的不是大柏,是我!”

刘晶猛地回过头,门口,砖头拖着浑身是血的大柏,一脸微笑。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午夜 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邢倩倩拉着邹卉急速地跑到了一个屋子里。刚关上房门,一阵巨响传来,有什么东西...
    TA君说阅读 188评论 3 9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
    TA君说阅读 204评论 12 9
  • ——1—— 距离上次探险过去已经一星期了。 警察来找过一次邹卉,了解当时的情况,邢倩倩吱吱呜呜地搪塞了过去。毕竟,...
    TA君说阅读 173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