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诗(20180102)

正午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若春之将近。谁料下午阴风呼啸,夹杂冬之寒意,彻底搅碎了暖春之梦,一场期盼已久的冬雪应该就要到来啦!

和家里的老大共同学习了一首诗,李白的《送友人》,我问他觉得应该是首什么题材的诗,他想也没想张口就说:“既然你这样问我,肯定不是送别诗!”这思维逻辑也太逆天了吧?!唱反调的节奏啊!该不会是跑步进入逆反时期了吧?要引起重视!

我于是乎又说,你好好再听一听这首诗,找一找里面表达主旨的句子。这次还不错,把“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和“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这两句给找到了。最后自己总结出来了正确答案——送别诗。

他又提出了一句王维的“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也是送别的,怎么和李白的不一样?我说对啊,不同的诗人有不同的风格,表达感情的方式就不同,以后会学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充满了边塞诗派的豪情,柳永的《雨霖铃》也是送别诗词中的最洞彻心扉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我趁机又给他背了一遍,炫耀了一下,要不然还真有点镇不住他了!

突然感觉有个地方不对劲,“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好像不是王维的,是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中的后两句,不会是这小子故意来考我的吧?!我在那里嘚吧嘚吧嘚的给他讲,他在挖坑让我趟,如果情况属实,那可真是小子套路深,老子也不认真了!

为了还原真相,我重新又重点问了一下,“你说王维的什么送别诗?”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啊。”充满自信的回答说明他的的确确是记错了。

“这是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中的一句,不是王维的。”我一边把查到的古诗拿给他看,一边对他说。

唯有证据,才能将他折服。

“那王维的‘王孙’是哪句诗?好像指的是自己。”他还是充满疑惑,其实我也是。

我们用手机搜了一下,是王维《山居秋暝》中的一句“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不错,不错,他能由点带面,横扫一片。虽然出现了些小差错,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不也是迷迷糊糊没有搞清楚嘛。

以后可真得加强学习了,要不然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晾在沙滩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