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何夕 

    仓央曾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曰:“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曾细细的品味仓央的诗句,试图去理解这个在人与佛之间徘徊的情郎,但我始终无法看清这才华横溢的雪域之王,有时候总觉得我懂了一点,但一转念,却又似乎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在时光的眼眸里,我仍是那个不知世间情苦的少年,我仍是那个喜欢着抬头45°仰望明媚阳光的少年,我仍喜欢躲于古树屋檐下,聆听世界的雨声。我想,佛一定给我安排了什么,只是时间未到罢了。

    然后,就在那一天,我立于巨树之下,迎来大雪。

    那是一抹伴着东风而来的白雪。

    从我我看见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坚信,这,就是佛给我安排的缘分,是一场生命中注定的相遇。

    “我叫小小,”轻灵的旋律在我眼前绽放“小小的别扭惹人疼 的小小”

    她踮起脚尖,为我抹去发梢上的落雪,一种莫名的情绪开始蔓延,我的心跳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快,我的眼眸里映着她的容颜,轻灵而又温柔的言语在我耳边徘徊,我仿若一个木偶,呆呆的站立着,只能生涩的动动嘴唇,发出嘶哑的声音。

    “我叫何夕,今夕何夕,见此佳人的何夕。”

    小小莞尔一笑,我瞬间便觉得那明媚得足以融掉冰河的笑颜是佛赐予我的礼物,是我应用一生去呵护的宝贝。

故事的开展如同梦幻,我行于漫天飞雪之中拉着小小的手,我感觉我似乎明白了这应该就是仓央所说的最美的情郎了。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想,小小应该就是我林微因。

我带着小小走过我曾经最爱的地方,我试图将自己完全融入小小的世界:给予她最完整的我。我给她说仓央的故事,说那个作为雪域之王的世间情郎的忧伤,我为她唱雪山上的歌谣,那是我最向往的地方;我们荡漾在花海,我为她的指甲染上薰衣草的美丽。

我带着小小走在布达拉宫,我想让她看看曾经的雪域之王,永恒的世间情郎的过去,同时我也想让那忧伤溢满心灵的情郎看看我的幸福,我们穿梭于浪漫的海洋,祈求着雪域王者的祝福。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的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何夕,你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么?”

“会啊,肯定会的,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小小。”

在和小小一起坐在光阴的流逝里,我开始明白仓央的诗句,我开始渐渐的理解世间情郎的悲伤。但,我想,我和他终归是不一样的,我可以带着小小一起走过岁月,而他却只能对佛而叹。

仓央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在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曰:“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小小说,她会陪伴我走过每一个下雪的夜晚,有她的相伴,每一秒钟都是美丽的。

对,小小就是我最重要的宝贝,有她我不会错过每一个美丽。只要有她,我仍然是那个不知秋水几多愁的少年,只要有她,我仍然是那个抬头望天不知岁的少年,只要有她,我仍然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佛的安排,我永远看不透,亦如仓央那嘲讽的笑声一般。

我已经记不清小小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只知道事情的发生是如此的突然,我是在整理我们下一站的行李时接到的电话。

那一夜,雪落不停。

我第一次感到没有小小的雪夜是如此的恐怖。

我一次又一次的祈祷,我希望佛能够给小小一个奇迹,给我一个奇迹,我甚至希望我可以替代小小。

在等待的那几个夜晚,我梦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那风中的一抹雪白,我多么渴望我一睁开眼睛,我仍然在那棵树下,我仍然可以听到小小对我说“我叫小小。。。”

然后,然后我会对她说:“我叫何夕,我会给你幸福。。”

然而,世间没有时光机,也就是意味着奇迹,永远只是个奇迹。

那一天,我睁开眼睛,仍然是没有小小的世界,然后,电话响起。

等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失去了所有。

男人的成长总是伴随着失去。

我默默的收拾着行李,不让泪水掉下,因为小小肯定希望我可以坚强。我带上了小小的照片,然后,我决定出门。

我开始完成我和小小约定的计划,我在我经过的每一个地方留下小小的照片和故事。我想让她看着我一个人也可以坚强起来。我带上了小小的备忘录,我恳求我遇见的每一个人写下他们的祝福。

我答应过,我要为小小举办一场可以得到所有人祝福的婚礼。

我行走在时间的旅途中,慢慢的,小小的本子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写下祝福了,于是,我决定回去,完成我的承诺:我想,我可以坚强的面对那一方躺着我的相思的土地。

当我卸下了行李,我却收到了一封信,没有落款。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仓央的诗句,熟悉的笔迹。

我突然感到我呼吸困难,一种莫名的压抑涌上心头,我建立起来的城堡瞬间崩塌。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其实,我一点都没有坚强起来,我所有的欢笑都只是对外界的伪装;面对小小的信,我再也无法忍住压抑:嘶哑的声音宣泄着我积压的痛苦,突然发现面具后的我是如此的脆弱

我终于发现以前的我是多么的自私,我自诩为最爱她的人,我却没有发现小小不适,她却悄悄的为我做了这么多。

我不知道在我仍是那个喜欢明媚阳光的少年时,小小为我挡了多少风雨。我只知道,我再也不能让小小为我祈祷。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的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一丝气息。

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弃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泽。


2012年初稿


2013年8月6日誊写

2018年4月15日存于简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