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殇

“就…这样…死去了吗?一辈子的囚禁…

就…这样…自由了吗?

就…这么不愿待在这屋里吗?

不,没有我的允许,,你…就算灰飞湮灭,我也要拉你回来!我是你…最恨的人啊,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你不是说过,要看我孤零零的在这永恒的时间里不老不死。

你…怎能说话不算话。

你说,要让烟花绽放三世,我陪你。

你说,要尝尽最大嘴甜的蟠桃,我给你摘。

你都忘了吗,忘了…我是陪在人间放灯花,逛庙会,跳火舞的百里凌天,

是…带你闯魔界饮阡陌酒,盗琉璃月,破魔云咒的百里凌天,

是…在九霄玲珑妖塔成亲的百里凌天。

是…你说过的…永恒的恨。

可…你为什么…要自毁元灵。

你…都不探查事情真相,就这么恨我…甚至以这样的方式惩罚我。

我…我是伤害了欺骗了你,可这以前的前提都是让神界魔界不再追杀你。

郭林城南的花来了,你说好的要陪我一同前往,

你…怎么…


明明我已喝过断情汤,明明我想起了一切,你…为何…如此待我,为什么让我的心像一个诺大的黑洞。

你…给我回来…把我的心补回来。”

百里凌天从目无神色到眼眸悲痛万分到撕心裂肺。

他说他不该让阿月呆在屋里,这样她就不会死了。

可若不囚禁她,外面的魔界,神界,他哪里护得住她。

阿月毁元神前,挖去了自己的双眼,

她说她这一辈子,哪里都好,唯独眼神不好,总看错人。

她说,恨啊哪里算惩罚,只不过是换了一种与他相守的方式。

可阿月哪里知道,自始至终,百里凌天从未真心的伤害欺骗过她。

她每痛一次,他就在自己的心间宛一道口。

她每哭一次,他就让自己一日不出门。

可百里凌天又怎么知道,如若不是她的死,他哪里统一得了人神魔三界。

他又哪里知道他喝的断情汤,是她亲手熬制。

他用了一生修为,退了神帝一位,才保住阿月的一丝魂魄。

五百年后,百里凌天成了阿月庭院的一棵树。

可他亲眼看见阿月死于熊熊烈火中,却无能为力。

他化成人是在又一个五百年后,只是阿月再也未轮回转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