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我那么难放下!

步入了尴尬的年纪!

我们好想马上找到一个怀抱,然后一个猛子扎进去,享受被爱和温馨包围浸润的幸福!

可现实是残酷的。当好的被比你好的挑走了,差的又是你不想要的时候,尴尬的那么难放下我们像尴尬的苍蝇,选择了尴尬的另一个人!

这里的尴尬,是那种不上不下,距离好不远,可怎么也上不去,比差强不了多少,可总是强那么一丢丢……

这样的境况大都是,开始万般甜蜜,胜过世界上所有的糖果总和,让你我都生出一种羽化升仙的感觉…

本以为能一直幸福下去,殊不知麻烦的阴云悄然在头顶积聚,酝酿一个失败的结局!

麻烦来了,幸福甜蜜后,接踵而至,措手不及,慌慌张张…如来幸福来时得匆匆忙忙,最终还是惨淡收场,又重回当年“人生寂寞如雪”得模样!

我便是这般模样,我这般是好的,因为我还不懂,就怕那些与我一样不懂,却真爱了的,那才真叫一个惨…

Lex与小草分手满打满算有一个月了,这足够Lex完成一段旅行。

那个以“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而提出分手申请的小草还是没有回来,如我预料的一样…

我猜想这一个月对Lex讲是多雨的,他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出了多少汗,但再多,这次也该补回来了!

眼前这个顶着打理精致的飞机头,V字型小脸光洁入镜,一个月前从左耳朵到右耳朵留了一圈的胡子也刮干净的Lex提着啤酒瓶非把我喝趴下的混蛋喝多了…

两箱啊,尼玛,早知道就该让你请客……

甜的,涩的,苦的,没味道的…他只知道机械的往自己的嘴里灌着“白开水”…

“她不回来了!”

“嗯,有预感!”

“你算到过?!”

“嗯!”

“尼玛,算到过不跟我讲…”

“我擦”

“我的300大洋啊!”

这货犯贱到什么程度?!自己旅行了一个月,整天整宿的给小草打电话,这不亚于给一个想飞的鸟拔羽毛,到头来发现长毛的速度远高于拔毛的速度,呵呵…

旅者,应该是无拘无束的,是放下,什么都不想再要的,是在旅途中将自我完全放空的…

可这货完全把当初上路的誓言给忘了!

把自己的心给了她人,本以为能换来她的那颗,却没曾想对方打了欠条,呵呵……这般境况的人又怎么能轻易放下呢?!

300大洋啊,真心不多,可相识20年,哥俩通话用的不到此数的五分之一,玛的,这货果然是个混蛋啊,300块能撸多少串啊…

“小,小树啊,你说,你怎么就可以呢?”

“丫的,我怎么了?!”

“说恋爱就恋爱,说分手就分手,整天跟没事人似的…”

“艹”

“你是不是没心没肺啊!不对啊,没心没肺你不能160多斤…”

“尼玛…”

爱情幼稚,不紧张不在乎,方可相处一世…歌词大概是这样的,但我不懂,书里没教爱情这个东西的,Lex大抵也不懂…

“小赖,你懂爱吗?”

“不懂,懂了就不再爱就了…”

“艹,这么高深,你没喝多啊…”

“这才哪跟哪,接着喝,老板,在来一箱啤酒…”

都说女人的眼泪是世上最没用的液体,可它却一滴一滴的錾透了男人的心,回过头看,男人的眼泪才是最没用最不值钱的液体,几杯酒就全都补回来了…

小草,那个曾经感到被束缚的天鹅,成了别人的笼中雀,呵,自由…

我知道Lex明天醒来会跟没事人一样,准备他的下一场旅行,就像小草没走那般,不,应该是小草压根就没来过,但心里他还是会想,会惦记,因为他贱,他放不下!

为什么我们那么难放下,是给他日的相逢留一个拥抱的寒暄不觉尴尬,还是根本就难以割舍,自欺欺人的认为,时间会让对方回心转意,两人存在重归于好的可能?!

答案我不知道,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应该都不是好的,好的话,当初就不会走!有人跟我说过,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是相互迁就与包容,把爱情经营成多彩得亲情!

假如你不幸,请不要逼自己,也不要逼他人,不委屈自己,不为难他人,让过去得人和事待在记忆合适的位置,放下与忘记总归是困难的,虽然时间和新欢是良药,但也得容许另一个人走进来不是?

所以再等等,再等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