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第六章•偷窥

第六章•偷窥

明月当空,月光像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一样。在树叶上,廊柱上,藤椅的扶手上,人的脸上,倾泻出一种庄严而圣洁的光。海似乎也睡着了,轻柔的浪花拍在沙滩上。

荻花秋,潇湘夜,橘洲佳景如屏画。碧烟中,明月下,小艇垂纶初罢。

海面上有十几艘渔船随着浪花摇曳,

“初一、半月水大流,潮水落出食糖水。

初二、十六,朝干夜干。

初三、十七,潮涨日出。

初四、十八,头更水大。

初五、廿十,大变细天光落半潮。

初八、廿三,当细流。

初九、廿四,朝晚水大。

初十、廿五,晚落西山夜水大。

廿五、廿六,水大早饭熟。

廿七、十二,细变大大到码头到天光。

廿九、十四,潮水旺,鱼网扯断剩条缆。

上半个月月催潮,下半个月潮催月•••“

老大叔躺在自家的渔船里,轻眯着眼睛,一遍又一遍轻哼着歌谣。海风拂过,很是惬意。

“哗啦啦“老大叔被一阵声音打断。

“唔?“老大叔猛地睁开眼,慢慢探出半个脑袋,左手攀在船沿轻声疑惑道:”什么声音?“不远的岸边,月光勾勒出一副修长的身躯。他的左手缓缓抬起,手里面像是托着什么。在月光的照拂下,勉强可以看出是虫子的轮廓。

老大叔眼睛瞪大,额头上也微微出汗。虫子被缓缓托起,它不安的扭动,想要摆脱束缚,可却也无法撼动那只手。手的主人将它放在嘴边,很自然的张开嘴,依稀可以看到上颚的两枚尖牙。老大叔冷汗狂流,心脏也因为害怕想要挣脱胸腔的束缚,他看着那个身影吞掉了将近一米的虫子。他赶忙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发出“唔!”的一声闷哼。

与此同时,进食的身影停止吞咽,猛地回头向老大叔这边望来。漆黑的夜色里,血红的双目向灯笼样将之划破,虫子还有小半米长在外面耷拉着。

老大叔的目光和那对灯笼对视,它的眼瞳像蛇那样,散发着阵阵寒意。老大叔觉得全身的冷汗加速,汗毛倒竖,他的眼睛也因为极度恐惧而瞬间放大,眼球布满了血丝。他赶忙蜷缩在船底,用双手紧紧捂着嘴巴,期待着一丝侥幸。“别过来•••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他在心里碎碎念,不断祈求菩萨保佑。

茫茫大海,只余一叶。老大叔像个婴儿样蜷缩在“叶子”的“子宫”里瑟瑟发抖。

温暖的床榻上,沙华正在熟睡。“呀啊啊啊~”“呜呜呜哇~”窗子外面传来阵阵哭咽。他被吵醒,睁开眼睛,睡意还没有散去,视野还有些朦胧。他坐直身,移到窗口前,他在窗户的纸上捅出一个眼睛大小的洞,透过它向外面望去。

“不要啊!求你不要杀我!”窗外有几个鬼子,他们手持屠刀,地面上歪七扭八的是一些村民的尸体。而刚才的哭喊声是一个年轻妇女,她跪在地上,拽着其中一个鬼子的衣服哭着哀求道:“求求你•••请不要杀我•••”鬼子拽着她顺长的麻花辫子,“汚い中国人•••”他不屑的啐道,他举起刀喊道:“死ねよ”“唰”鲜红的血溅到窗户上,有一些溅到了沙华的眼睛里。“骨碌~”妇女的头滚落在地上,她的五官因恐惧扭曲,定格在那里。“本当に刺激•••”鬼子看着滴血的刀,继续在村子里扫荡。

  “啊啊啊快逃啊!”“鬼子来了啊啊!”大部分从后门溜出来的人们争先恐后的逃亡。“孩子他爹抱紧孩子!”沙华的娘对着前面沙华的父亲喊道,“知道”沙华的父亲将沙华紧紧抱在怀里,他挪了挪身上的行李,腾出一只手拉住妻子,“爸爸•••”“我们现在•••是在地狱吗?•••”沙华父亲没有回答,他将沙华的头埋在自己胸膛。用他那坚实为孩子挡一些后面的血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终于再没什么能让我恐慌 通往终点的旅程早已启航 不论旅途是忧郁而漫长,还是流淌着鲜血与泪水的彷徨。 我们终会被岁月...
    大脸猫大脸猫阅读 107评论 0 0
  • 2016年12月4日 别了,2016 文/裘艳敏 伸开手指,算一算 可爱的2016年 338个昼夜交替 已藏匿在某...
    求研闵阅读 53评论 0 0
  • 文/佟楠楠 今日三件开心事: 1.正式拿到二级职称证书(教师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小教二级) 2.文章《鼓楼区大课间督...
    童晓北阅读 481评论 4 1
  • 之前跟鼠小弟一起买的巴巴爸爸一直说不看,好吧那就收起来,等到想看再看,今天中午突然要看,结果是一发不可收拾,看了一...
    達仔妈咪阅读 87评论 0 0
  • 一个人在黄昏中读书 他步入田野 随着夕阳西沉,书页间的手指 越翻越快 他从来没有这般渴望尽快 读完一本书 当黑夜完...
    鳄鱼街阅读 13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