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爱情(36)

2013年9月,我接到贾晓萌的电话,她来了北京。我非常惊讶,她和我一样辞掉了公职,来漂着了。我去她租的房子找她,她正在把杂物塞进一个又一个纸箱,头发蓬乱。她的小女儿蹦蹦跳跳在旁边捣乱,她一会儿嗔怪一会儿斥责,更多的时候叉着腰无可奈何。我说帮她,她不肯,直说让我刨个地方坐下来。

她在一个私立学校里上班,薪水不高,主要是为了孩子上学。但她一贯的乐观,说已经知道的痛苦解决了,就不必为未知的痛苦预支担忧了。在大学时我们也不曾成为好朋友,竟然因为这样一次谈话成了莫逆之交。

临走时,她拉着女儿的手送我出来,不经意地说:“褚夕云问起你的电话,我给了他。”我心里一惊,翻滚而来的记忆扑面而来。我从不叫也从不愿意提起的这个名字,竟然就这样又出现在我的耳边。

没错,他就是那个和我一起看星星,要我买花给他,在舞台上拉着我告白的男人!

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复的贾晓萌,责备她多事?表露出不满?面无表情?——她和大学时一样,想问题非常直接,并不懂得替别人考虑!——但不知道我是不是该感谢她!我隐藏的不确定的一些东西,慢慢确定了!

我以为我忽略不计的,原本一直存在。

但,他要我的电话做什么呢?我下意识的去翻看手机上那些被我拒接的陌生来电,想着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彭浩给我们转过来10万块钱,他说彭宇买房子,肯定彭杨要出钱,自己不能再心安理得拿大哥的钱了。彭杨很感动。我也很感动。

彭杨去国外这一年的确积了一些积蓄,我们原本打算换一个大一点房子。我们商量的结果,仍然决定要借给彭宇30万。

王萌家也支持了40万,两个孩子竟然付了首付买了北四环边上一个不到70平米的小屋。两室一厅,有一个巨大的阳台。两个人百般设计,绞尽脑汁,把房子弄得温馨精致,格外实用。他们也在次卧中装了上下床。王萌羞涩地说:“并不是期待双胞胎,这样即使彭宇妈妈过来,和孩子也有地方住。”

老彭家媳妇还是不错的。

彭浩在视频中,也向我们公布了他的恋情。女孩学的生物,在读硕士,一张学霸脸,棱角分明,但目光单纯热情,一脸好奇地看着我家俩娃在我身上爬来爬去。

彭浩继续在读博士后,不知道博士后以后要去哪里。他告诉我们他现在薪水很好,在一所大学谋到了教学助理的职位,而且也在帮一个公司做了技术服务,所以可以有不错的生活。通话到最后,彭浩说:“大哥。我跟妈说好了,以后你不必给妈钱了,我跟彭宇,每人每月给两千。你已经给了太多年,不用给了。”彭杨一怔,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挣得不少,彭宇要还房贷,你还在上学,也该准备结婚了。”彭浩说:“有星星和月亮呢,你别推辞。”彭杨有点激动,说不上是感动还是安慰。彭浩说:“妈都同意了!”

那天晚上彭杨很安静,陪着两个儿子垒了会儿积木,然后就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第一次没有给妈妈交钱的日子,彭杨有许多不安,他拉着我去超市,给家里每个人添置了新衣服,包括彭宇和妈妈的。

把衣服送去妈妈那里,婆婆用锐利的目光扫视彭杨:“不要你钱了你就造啊!”彭杨陪笑,我不清楚老太太是不是满意。

彭杨卸下家庭的担子,越发的觉得空虚起来。有时候会觉得茫然,我时常想他们兄弟三个的情景,希望彭杨以声作责,去接受一下心理辅导。他直说我神经病。

有一天,彭杨说加班,晚点回来,我带两个儿子在浴室洗澡。他们两个互相用小桶舀水泼对方,我喝止不住就加入他们。我们娘仨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衣服湿透了,俩臭小子一丝不挂,水从头顶流到脚底。整个浴室像发了水。好容易让他们安静下来,就听见外面擂鼓式敲门声。

我赶紧出去开门。彭杨进来就开始大喊大叫。“为什么不开门,电话不接,门也不开。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娘仨出事了。”说着竟然哽咽。我和两个光腚的儿子瞠目结舌。因为他少见的怒火和激动的情绪,我们都很安静。月亮小声解释说:“我们在洗澡老爸。”

我给两个娃穿衣服,他在外面打电话给派出所和物业,解释说“仨人洗澡没听,抱歉。”我才知道他报了警报了物业。接着邻居也都敲门来问,他又陪笑解释。

等到尘埃落定,他终于走到里屋,抱住我,竟然失声痛哭。我拍拍他的后背,安抚他。他说他以为我们出事了,天都塌下来了。我鼻子发酸。两个儿子在我们旁边观看。月亮问:“妈妈你和爸爸在干嘛?”星星说:“没看见在抱抱吗?”月亮说:“爸爸起来。妈妈抱月亮!”星星说:“我抱你吧!”然后他们俩也抱在一起。

彭杨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