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垂钓

        晚秋的郊外 像极了

  醉酒的梵高得意的色彩

  即便河面皱缬 像漂亮的裙裾

  点缀着 守规矩的亮片

  在微醺的夕阳西下

  闪着 短暂的自由

  

  如果眼睛只专注于鱼漂的起伏

  岸边的自己竟会 在波光里迷失

  所以 我更热衷于和你漫无边际的聊天

  一圈圈荡在涟漪里

  风把发吹乱了  每每把它抚过耳后去

  就会有鱼 频频上钩

  

  我形容不出那鱼的模样

  很小 条条都长得相似

  在小水桶里 不停的转身,碰面

  不得已 说着相似的寒暄

  终于有一尾 在河岸 脱钩

  跌跌撞撞的披了满身沙粒 逃回河里

  

  听说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它这次幸免的经历

  足以让它 长成像你一样老的大鱼吗

  于是你起身收拾渔具

  一辆小小的自行车 前面载着不幸的鱼

  后面载着幸福的我

  

  后来 又一场大的垂钓酝酿

  我们像鱼那样 赤裸

  在岸上 喘息

  听不到风声 来早了黄昏

  小小水桶躲在角落里

  替我们保守了秘密

  

  立冬之后 梵高就穿起来棉衣

  右手的灵感成就了 左边的耳朵

  色彩也变得 不爱说话

  你把小鱼藏在了冰箱里

  总有一天成为丰盛的晚餐

  还记得那场垂钓 无关承诺 

  像极了 一场饵料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