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尔本

我叫尔壹,对外讲,我是尔本的孪生兄弟。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只是他的克隆人。

1

现在是2088年,克隆人已经不再稀奇,跟我一样的克隆人有好多。人类把我们造出来,给我们思想,给我们情感。让我们越来越像人,但我们以为我们就是人的时候。他们又告诉我们,克隆人永远不会是人,不可能跟人类平起平坐。

其实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自己跟人类有什么不一样,就像我不知道我跟尔本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人们知道如何区分我们两个,其实说来也很容易。尔本不良于行,所以终日坐在轮椅上,而我,能跑能走,为他鞍前马后,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坐着是正品,站着的是赝品。

妈妈跟我说一定要照顾好尔本,她说这是我生来的使命。其实就算她不说,我也会拼了命照顾好他,因为我知道,一旦尔本的病情恶化,死的不会是他,而是我。

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给尔本提供健康的器官,这是这个时代隐晦而又平常的事情,人们给自己最后的遮羞布,就是给我们一个亲人的身份。

不得不说,尔本从小就是一个品行兼优的好学生,他从小学开始就显示出自己在数学领域的天赋,他参加各种数学竞赛,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去年,他凭借全国数学第一名的成绩保送国外一等大学。

其实他会的题我也会,只是他们不承认我的会,他们认为我的会,是从尔本那里偷来的。

我自己也怀疑,我是尔本的复制品,我的一切都是盗取他的,我有时都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小偷。

我是他,但他不是我。

我不爱这个世界,不爱这个家庭,但我珍惜我的生命。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值得我留恋,那可能就是尔本对我的那一丝怜悯

他会在妈妈对我不冷不热的时候帮我说好话,他会在我被人家嘲笑时站出来。他会跟我说我不是小偷,他会跟我说我可以活得光明正大。

他是我最嫉妒的人,可是我却对他恨不起来。

我知道所有人对他很好,但是他过的并不快乐。他从小疾病缠身,每次发作都让他痛苦不堪,如今医学能给他做的也不多,如果减轻他的疼痛,那他智商久而久之会变为儿童智力。他这么骄傲的人当然不愿意变成傻子,所以每次他都只能靠自己忍耐,每次他都硬生生的撑过去。

当然,如果他撑不过去,我就是最后那张救命符。

他发病其实我比任何人都害怕,他仿佛知道我的想法,会轻轻的握着我的手叫我别怕。

每当此时,我就会想:呵呵,我怕什么,一个垂死的病人居然叫我不要怕。他的脸色白的像纸,嘴唇干裂起皮。青筋都隐隐能看到。这样一个人,脆弱得不能给别人一点安全感。可是他说的让我别怕,居然让我渐渐安心下来。

于是我居然愿意相信,他每次都可以撑下去,我可以有明天,和明天的明天。

大海,是尔本一直想去的地方,他说他想感受咸咸的海风,体验沙子漫在脚背上的触感。他央求我,在他生日的那天带他去看海,我答应了。

因为我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尽头,当然,这也是我逃走最好的机会。

我在带他之前便准备好了我自己的所有后路,我买了出国机票,拿出我一直攒的所有积蓄,甚至规划好了路线,最快且最隐蔽。

尔本不是不知道我的小动作,他甚至还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他的银行账号和密码给我,我们这次的看海。我们两个人默契的什么准备自己的事情,一路上什么也没说。

我负责开车,他在副驾驶开着窗惬意地欣赏道路两旁的风景,仿佛他是风的熟客,是绿色世界的常驻嘉宾。两边的路越开越窄,夕阳渐渐的打下来,透过玻璃照到了他的脸,他的瞳孔倒映出金色的光芒,脸庞像渡了金的天使。在一旁的我,仅仅不到一米的距离,却依旧隐在阴影中。

我推着他走向大海的时候,他显得很开心,他说也想踩踩金色的沙子。我抱着他的双臂,撑他站了起来。我扶着他走了一步,两步……不小心一踉跄,我们两个都摔了下去。我急急忙忙扶起他,他却咯咯的笑了起来。

他的眼睛在发光,他兴奋的像个小孩子,脸笑的红扑扑的。我从来没看见他这样开心过,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笑着笑着突然就捂住了胸口,脸上和嘴唇立即煺去了血色。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又发病了。他痛苦的眉毛促成了一团,嘴角却仍然保持着弧度。他抓住我的那只手不停的颤抖,这次他没有跟我讲不用怕。

但这次我却是真的不怕。

在他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安装他身上的报警器立即响了起来。

尖锐的刺耳。

我知道我得跑了,再不跑家里人就要找过来了。是金色的沙滩太美丽还是即将落下的夕阳太诱人,我的脚居然迈不动了。

尔本他现在那么开心,他的头发被海风吹的柔柔的,他在跟我说再见。

罢了罢了,我无奈的苦笑摇摇头,重新把尔本上轮椅,为他整理好领子,将他的眼睛轻轻合上。

作为一个克隆人,我就该完成我自己使命。我为何而生,我不就是为此刻而生吗。

2

当我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看见与我并肩的尔本,我想他比我更适合活在这个世界。我渐渐进入麻醉状态,我知道我再也不能醒过来,等尔本醒来,请告诉他,我很感谢他。

再次醒来,我以为我已经身处地狱,却猛的看到对面尔壹的身体,他的心脏已经空荡荡。

我再看了看我自己,双脚也能动了,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我试着下床走路,居然没有感觉任何不适。我一边扶着墙一边走出了病房门,看到了在外通宵熬夜等我的亲人们。他们激动的抱着我哭,说谢天谢地,尔本终于醒过来了。

我恍惚地回抱了他们,说是啊我醒了。

我不会告诉他们,我是尔壹,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失眠 灵魂穿过黑夜 到达身体到不了的地方 我知道 那是我想要去 却又不敢迈出脚步的远方
    树兜把阅读 275评论 5 4
  • 2017.11.6 越越上小学以来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小结,希望和班主任建立良好的沟通关系,但总觉得差股劲。平时编辑一...
    满爱前行阅读 61评论 0 0
  • 学校小公园里有很多野草,老师发现了这一点,就组织我们班一起来拔,男生负责种菜的区域,女生负责树林周围的区...
    汪彦霖阅读 116评论 0 0
  • 2018-08-25 应训练营老师要求,刚给孩子写了第一封信。写的时候时哭时笑,同时看了很是不解。哈哈,可...
    亢丽丽阅读 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