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洋怪谈第二季》第九章 你想过你为什么要写呢

“每次夜幕来临,我都难以入睡!”升说。

欧诺打开了灯,一盏长灯落着灰尘,他打开冰箱,拿出速冻饺子,在平底锅倒上水,打开电热器,烧上一锅水,水开后放入饺子。

他走进房间,关上厨房的门,说:“室内很温暖,外面冷气嗖嗖的,穿少了不习惯,穿多了肉太多勒得难受。因为你心里太多事情,这些事情就像是肥胖的肉,让你浑身不舒服。”

“我感觉眼睛很疲惫,几个小时前已经疲惫不堪。”升揉着眼睛说。

“如果你遇到一个好人,真心实意对你好,你一定会很快乐,你会忘记所有的悲伤,你会觉得世界无比美好,可是你身边太多别有用心的人,他们折磨着自己,只为了猫捉老鼠的乐趣。”

“那我不是很可悲?”

欧诺走进厨房用筷子搅动饺子,让饺子均匀受热,再回到房间:“你刚刚听到声音了吗?”

“什么声音?”

“你家的猫咪,刚刚玩着绳子,头撞到地上发出闷响,它却不为所动,依旧玩得开心。”

“我觉得你好像在说大奥。”

“不,大奥对得起17,他那么努力地照顾他,给他一切,我说的是百川,他太对不起你了,就像你家的猫咪,只顾着天性使然的快乐,忽略别人的感受。试想,一个人可以自顾自的冷笑,却不能总是做出不可思议的伤害你的行为吧?”

“这么一想,倒是有些释然,对了,饺子好了。”

欧诺回到厨房,关上机器:“是熟了,还需要闷一闷,有些地方发白。”

欧诺坐在沙发上,说:“你再怎么写,别人都不会觉得好,他们是故意而为之的,要你知难而退,要你懂他们的逻辑,要你发疯,就像一只得了狂犬病的狗。”

“哦,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不过在我看来犹如发了病态,你觉得多少人会觉得我写得不好?”

“会有很多很多人,坏一点就是全世界,好一点嘛,几亿人吧。”

“最初的人会有好处,后面的人就会可悲了。”

“你不妨换个角度来想,也许是反着来的,最初一定认为你写得不好的,他们得不到什么好处,不过在发展的过程中,资金不断累积,他们会很富裕,后面的人自然而然地也会很好。”

“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大奥更好!”

“那是好得千万倍,只要力量足够,不存在差劲一说,一切的不如意都是不和睦导致的,力量的分散和分化都是让你不能得到最好的那条路的缘故。”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我忘怀一切不如意。”

“你根本没办法,其实你也有办法,只需要离开百川,他给你带来了灾难,你就要离开对方,即使未来如何,那都是别人的一切,就算你一直在他身边,你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开始不相信他了吗?”

“他把过去挖了出来,那么多大事情,你觉得还能够感性地相信吗?”

“我们总是想要活的单纯一些!”

“现实不给你单纯的机会!亲爱的,就像你写这本书一样,你觉得你能够得到出版的机会吗?”

“不太现实!”

“所以,你想过你为什么要写呢?”

“这是我的工作,毕竟我是个作家,记录故事和创造故事是我的职业,而且写作本身的乐趣可以让我收获颇多。”

“收获什么?我来替你说吧,你可能不是收获,一股力量利用你的一切,得到所有的好,而你,一无所有,只剩下糟糕的烂摊子。”

“我是说我能收获到负面影响的减弱,写作本身并不会一定带来物质财富,至少可以变成一种药剂,缓慢地治疗自己内心的创伤。”

“不乏是一种手段,当然是会很有效果的,如果百川不伤害你的话,再过二三十年,你一定能够从悲伤中走出来,可惜了,他不愿意等待那么久,他只想一味地伤害你,你根本没有走出来!你只是逐渐地远离那种悲痛,偶尔,你也会想起那种难过,依旧肝肠寸断,伤心欲绝,而百川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情,只当你是在演戏,你又不是个演员,他怎么会认为你是在演戏呢?”欧诺发着笑声摇着头。

“在与你的对话中,你一直把百川放在中心位置。”升说。

“没错,他就是暴风雨的中心,他产生出一股无比巨大的风暴,再一次伤害你,把你推下悲哀的深渊,你微微地恢复了元气,你微微地远离了曾经的伤痛,你微微地开始找到自己的路,你微微地阳光起来,可怕的不是还未走出悲伤的恐惧,而是在走出悲伤的过程中给予当头一棒,无限的爱对应的是无限的痛苦,你此生几乎无法走出悲伤,你说百川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才能做出小丑才以为的美妙?”

“也许某人是杰出的小丑,但绝对不会是生活上的巨人。”

“没错!从现在掌握的信息来看,你最好是在去年工作,然后自己生活。”

“但是,我舍不得他。”

“当他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试图剥夺你的所有时候,你依旧舍不得,因为你们是亲人,是你认为的亲人,至于他,是另外一件事情了。你就像是一个被威胁的人,你一定要自己走出悲伤,否则就去死!”

“这么邪恶?”

“跟撒旦没什么区别,所以,你权衡利弊之后会很快得出结论,不属于你的始终要放弃,放弃完毕之后,自己顾着自己,至于老了之后会如何,说句实话,就跟百川说得一样,你会很悲哀,因为不会有人照顾你,你将会明白海明威和川端康成的想法。”

“那么我将一直孤独着。”

“不仅仅是孤独着,你自己的悲伤将会发酵,膨胀,处于一种走向抑郁症的状态中。”

升给自己倒了一碗醋:“你也吃几个饺子,11月的气候有些凉,别把自己冻着了。”

欧诺拿起金属筷子,捡了几个吃,说:“即食食品非常方便,做一顿饭菜,不仅仅需要精妙的手艺还需要时间,你和我都是不喜欢浪费时间在做饭上面的人,而且你我也不会做菜。”

“可能是厨房太小。”

“厨房如果大一些,要是那个人在就好了,空旷的厨房会让你思念某个人。当百川彻头彻尾地伤害你之后,你第一个人想的是谁?第一件事情想的是什么?”

“我想去楼顶等待直升机送我回家。”

“还有吗?”

“在街边等待一辆车的到来,对方亲切地告诉我,我是你的人,我来接你回家,你将非常安全,我向你保证!”

“回到家,你想起了谁?”

升沉默着,夹了几个饺子。

“你不愿意说,如果百川这些年对你一如既往地好,也许你会很快将他忘记,又或者,你不会那么痛苦地想着他,也不会心如死灰了。”

升问:“你要吃饺子吗?”

“还剩一些,你我分了吧,我们吃饱了才能保证身体的健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渐渐地明白,原来那些自己不信的,现在都变成现实,那些失去的,就真的失去了!
    假文亿阅读 50评论 0 0
  • 今天要见识了一场吵架大战。这一次我可真的是听得清清楚楚。 在画室里,又是因为一句听不得人的话而发生了。今天我们...
    叶随阳光阅读 28评论 0 0
  • 想吃小龙虾,想吃的想拿脑袋撞墙。
    我又没蓝了阅读 38评论 0 0
  • 承载的期望越高,你就会越痛苦。所有看上去别人对你好,本质都是一种未来索取的期待,他们希望你成为他们想象中的他,如果...
    程依秋阅读 23评论 0 0
  • 文/玉爷 王天走进昏暗的街道,七拐八拐下,终于找到找到短信里提到的门牌号,老式防盗铁门门下方早已在岁月的侵...
    玉爷笑一个阅读 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