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工作中出现一个小插曲,因上令不及时导致我执行不到位,最终遭遇批评,虽然并没有直接批评我,但是心底也是觉得怪怪的。

      责与被责,确实是反向互哺的,一个人被问责,自然是因了责任未担负,但是责任未担负未必就是他的问题,也许是上令不善的问题,也许是传达不通的问题。

      今日晚上归来,发现气温骤降,再加上忙了一整天没有休息,突然一股委屈袭上心头,但是工作电话打来几通,仿佛这种节奏又冲淡了委屈,也许这就是成长,即使受了委屈也不会轻易诉说,反而会变得若无其事,依旧正常如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