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少女的成长病 03

事情回到几天前,失恋的方橙靠着沙发看电视,面前的电脑打开一个字都写不进去。

周沈然的笑容出现在屏幕上,面对桌上可口的饭菜周沈然说,美味的食物总是带给人美好的心情。然后是周沈然的笑声。

关掉电视的房间没有一点声响,只有墙上的钟在跳动。方橙从地上起来,脚步沉重的走回房间了。被子被她盖过了头顶,她就这么什么也不再思考的睡了下去。

听过赵子清描述中午的经历后,周沈然撕下脸上的面膜甩在了地上,大步流星的回到房间里打电话让乔家齐觐见。

赵子清彻底和乔家齐翻脸。只看到周沈然时他并不奇怪。

乔家齐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进来的周沈然一眼就看到了他。走过来后就开门见山的问他,“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我为什么不知道?”

他的右脸有很明显的手指印。很平静的告诉周沈然,“三个月了,你让我怎么说出口。我也不想伤害方橙。”

周沈然冷笑了一声坐下来,“乔大律师你的要是不能说谁还能说?你的巧舌如簧就是编织谎言的对吗?”

“约出来能不能好好说话,你是我朋友也是方橙朋友帮我好好安慰她我知道她现在不想见到我。”乔家齐的话让周沈然来了气,周沈然对他的陌生感是他在什么时候学会用我们都是共同的朋友,你有义务帮我安慰好她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处理问题。

周沈然想要给方橙一个交代,

伸手去抓水杯,想了想又放下来。“你有把我当过朋友吗?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你身上。”之后一滴血滴在了周沈然的连衣裙上,周沈然捂着鼻子开始止血。

周沈然不同于赵子清,她和乔家齐的关系一直这么好除了时间和方橙还有另外一个人。任何危难前,周沈然第一个想到的异性好友就是乔家齐。

在秘密面前,被告知人的顺序就像和你关系的排位。这个定律是受人肯定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那我当初要是早点告诉你,你会开口跟方橙说吗?”乔家齐反问周沈然。

鼻血很快就被周沈然止住了。被这件事气得上火的她脑子也开始冷静下来了。

生活拼了老命给你制造这样狗血般接二连三的惊喜,你怎么可以就这样随便一死谢天地。周沈然也不会想到乔家齐这一句反问给她创造了多大难题。

“你和方橙在一起八年,你就舍得这样放弃?”

“我不能骗自己我爱她多过方橙啊。时间久了,对于方橙的感情也变得不像爱情了。况且也不是她一个人爱了八年,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真心。”乔家齐对于周沈然一向坦诚。

归根到底就是两个人的革命友谊感情深厚。

这样的直接更加肯定了这个不能逃避的事实。三个月的感情可以轻而易举的取代八年的恋人。谈话没有再继续。

青春片美好结局完美男友方橙一个都没有遇上,在灰头土脸挤公交挤地铁找工作的期间,男朋友就这么跟着别人走了。

结账的时候周沈然看见乔家齐钱夹里的照片上是个陌生姑娘。曾几何时,她不止一次的吐槽过乔家齐钱夹里的方橙可能和人民币待久了,越看越觉得笑得像个地主家的傻姑娘。

这一次看见照片让周沈然心里多了点难过。“乔家齐,你钱夹里这张照片还不如五毛钱人民币上的那个阿姨笑得好看。”

合上钱夹的乔家齐和周沈然一起走出了店门,门外周沈然看着乔家齐带着巴掌印的脸,掠过他后背不远的地方就站着那个不如五毛人民币的姑娘皱起眉头。

乔家齐扭头看过去,转过身问,“今天,今天,那个要介绍下吗?”不合时宜的见面和介绍立马被周沈然给拒绝了。

“你是左脸差一个巴掌还是想要再把我气出鼻血。”气不打一处来的周沈然开始打量不远处的姑娘。

气氛有些尴尬。

“沈然,那个……”一个短句,乔家齐的声音其实非常清晰,只是听完那个句子周沈然有些短路了。

周沈然瞥瞥嘴握着拳头重重的捶向乔家齐胸口,乔家齐往后退了一小步。

“快带着五毛钱离开我的视线,趁我脑子不清醒,还没准备屠杀你们这对亡命鸳鸯之前。”说是让乔家齐消失视线,先走的却是周沈然。

走了不久的周沈然想起什么想要回头,正好看见“五毛钱”挽着乔家齐的手臂越走越远。于是掏出手机给他发去了短信。

乔家齐,你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孽畜。档次也就是五毛钱的人民币。

天平两边都是最好的朋友,这种没有办法在力挽狂澜的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很多。要是真的选择起来会把自己逼到极端的角落。你是要保守这个秘密不打破,还是说出事实真相。怎么选择都没有好结果。

几天后,赵子清还是对周沈然这一次的谈判耿耿于怀,原因是周沈然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这局面周沈然并不想力挽狂澜,显得自己的姐们多掉价的同时更加衬托了自己的哥们又是一个摇摆不定的渣男。

其实事情对于周沈然而言是一个鱼刺,让她很难开口。两边都是好朋友,往那边都不对。

也能慢慢明白,不要太去计较知道秘密的先后顺序。秘密者不告诉你反而是肯定你们的关系。他知道即便错也是理解然后会原谅他。

秘密都是守不住的。

让周沈然思想一下子一团乱麻的是乔家齐的那个短句。

谁都是有点心事的,虽然现在女孩的心事根本不用猜,直接翻看她的朋友圈微博就可以了,但是总有几个是不能说的秘密,跟谁面前也不能提的话题。

路灯把影子拉得特别长。方橙从火锅店里出来就一直在想自己看见乔家齐后的台词。

不知道走了多久,地上的影子模糊着和另一个影子重叠。方橙停住脚步看着面前的乔家齐。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原地。正好抬头看见了回来的方橙。

两个人对视中情绪变得很复杂。

乔家齐属于男生中眉眼干净的,赵子清总结男人不能看外表,然后转脸就去垂涎办公室医生的颜值。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被他肯定的眼神看着就会安心。

他还会用手把她的脑袋摁在怀里耐心的安慰她。

方橙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开始往家走。乔家齐就跟在她后面。楼道千回百转两个人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背对着乔家齐的方橙把钥匙插进了门。却怎么也推不开门。乔家齐往前挪了挪步子,伸手去推门。贴近方橙的一瞬间,她闻到了来自乔家齐身上熟悉的味道。

门开了,两个人也被动作僵持在门口。“方橙,对不起。”耳后是乔家齐的声音。

语气就是对不起,那感觉无比心酸,好像堵得自己不能发脾气。想做一个贴心的女友,现在被劈腿的是她本人,挽留又显得自己没有气质。

失恋把人变成了神经病,应该怎么做都不知道了。

乔家齐回到房间开始收拾东西。方橙拿着水走进房间放好后退了出来,靠立在墙壁上。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

准备了一路的台词,方橙还是没有开口。这是最漫长的审判。好像乔家齐从来也没有在这个房间里呆过那么长的时间。

一分一秒时间在走。

抱着一箱东西,乔家齐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了立在门口的方橙。他不敢看她哭红的眼睛,他会心慌。于是把视线埋在箱子上。“对不起。”

这是第二次说对不起。

这是一把匕首,刺到方橙骨子里。

方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她想说我原谅你,无论什么的都原谅你,我们和好如初。可是这就真的会像起初一样吗?

猛地又松开了抓住他手臂的手,“你。”方橙顿了顿有接着说,“走吧。”

在她的认知里面爱完整的来,那就大大方方的离开,但是他真的走了她再也憋不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火锅在桌上冒着泡,慢慢向上送着白色的热气,满桌菜肴释放着它们所有的热情。 “我们原来吃个火锅都是周六下午才能去,现...
    少女唐辛子阅读 76评论 0 1
  • 因为气候的变化,医院里幼儿患者增多。赵子清的工作变得忙碌起来。面对看见针管就大哭的孩子,赵子清眼睛也不眨的把针扎了...
    少女唐辛子阅读 78评论 0 2
  • 平时都是人来疯的方橙一反常态的消失于各类社交网络朋友圈。从随机宅直接满血升级到技术宅。消失的第七天,周沈然带着赵子...
    少女唐辛子阅读 113评论 0 2
  • 乔家齐拎着箱子往门的方向离开,门关上了。方橙迈着步子走进房间,她想看看他离开的时候会带走什么东西。 那杯水还保持着...
    少女唐辛子阅读 86评论 0 2
  • 某日,偶然读到鱼玄机的《赋得江边柳》。全诗如下: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
    临上轿才扎耳朵眼教教主阅读 220评论 0 0
  • 《这辈子,你该做什么?》里有一章节,讲的是洁西卡的故事。 洁西卡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立志做一名医生,她的爸爸是哈佛...
    曹娜2017阅读 25评论 0 0
  • 1.去线性设计的由来 来源于《关于2017年的设计趋势,国外已经有了这13个预言》一文,文中指出,“用户被限制在固...
    夜雨y阅读 1,846评论 0 7
  • 每个人在初为父母的时候,都会想尽办法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那种感觉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那我们应该...
    钱莱爱读书阅读 168评论 0 1
  • 十八年前我考大学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充满硝烟。虽然身处重点高中,但恕我孤陋寡闻,从未听说某某同学去参加语数外补习班...
    赵瑜_阅读 400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