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所以梦见那个人,

是因为TA在想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不是很习惯独居,最近噩梦不断,又可能最近在收关于地铁站的文,做过一次在地铁里发生的噩梦。

前几天做的噩梦,我又很依恋,大概梦里出现了我想念的人。

我的梦总是跳跃的,伴随着黑夜和忽闪忽暗的光亮,环境的混杂和无厘头的人物,大多时候我会被吓醒坐起来发好长一段时间的呆,然后再昏昏沉沉睡过去。

正如刚才,我又被吓醒了,梦里一双血手从床头正中伸过来,背后漆黑一片,我的眼睛也长在了脑后,我猛地被惊醒,我惊慌的坐起来,看了看四周一片静寂的黑暗,我在黑暗中摸索着移动到饮水机处,拿着泛着白的杯子,我接了一杯水,手抖动的剧烈,水洒出了些许,我扶着跳动剧烈的心,喝了一大口水,我还没死。

我慢慢迈着有些重的脚,却半天也走不动一步,走回到床边时我已经大汗淋漓,我坐在床边,强烈的忍住自己向床头正中望去的冲动,可我还是抑制不住那股好奇,又怕那双手出现,又怕那双手消失的矛盾的恐惧的心理。我觉得我会疯吧,不管看见还是没看见那双血手。

我闭着眼睛转了过去,双手紧紧交缠着,颤抖剧烈,脚控制不住想滑向床底,耳朵一下子失去了声音,心跳的猛烈似乎想冲出来一探究竟,我很缓慢睁开了右眼,我不希望看见一个长发女鬼挥舞着血手坐在我的床边吓停我左边的心脏。

我睁开了眼,听见一声哇的婴儿的哭声,吓得我也惊叫了一声,猛地一车厢的人转头望向我,我莫名其妙就感到了抱歉,感到羞赧,红着脸打量起四周 。

拥挤的人,男女老少,肤色各异,形态不一的一张张脸在我眼前扫过,陌生又熟悉,我好像在地铁这个车厢里站了好久,又好像刚睡醒,我的脚重的挪动一步都很困难,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地铁里,我扫视了周围一圈也没看到有指示路线的标志。

这是去哪儿?

“妈妈,我们去哪儿?”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看了我一眼,仰头问她的妈妈,小女孩脸色很苍白,白的如果在雪地里,大概就看不清她的样子了吧。

小女孩的妈妈阴沉着脸,缓缓吐出了几个字“去我们的墓地。”

我愣住了,继而听到地铁靠站的声音,车厢里的灯一下子全部熄灭了,外面也是一片漆黑,我有点呼吸急促,空气也越来越稀薄,车厢像是一个封闭的箱子,我害怕起那双血手会不知道在哪个角落伸过来,我蜷缩在座位一旁,整个车厢死一般的静寂,只听见我喘气的声音,心跳的声音,耳朵似乎聋了,在这种漫无边际的黑暗和恐惧中,我心想倒不如撞墙一死了之。

猛地睁开眼正想付诸行动,却看见奶奶坐在我旁边,笑的一脸的皱纹像花一样。

我像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鼻子一酸就想流泪,我带着哭腔问,泪眼朦胧看不清旁边的老妇人了

“奶奶?”

“哎,别怕乖孩子,你抬头看看,那是什么?”

“星星?车厢里怎么会有星星呢?”

车厢里的灯一闪一暗,像极了星星。

奶奶一阵爽朗的笑,跟从前一样,笑完就摸摸我的头发,“乖孩子,不要哭”,那浑浊眼睛里的温柔足以融化我。

记得小时候我睡不着,奶奶就会用手把我的眼睛盖上,奶奶的声音有点嘶哑又笨重,奶奶说,“乖孩子,你现在最想看到什么啊?”

那时我笑弯了嘴角,心里嘀咕着奶奶怎么这么笨,眼睛都闭上了,这么黑又在床上睡着,怎么看的到想看的东西呢。可是我还是说了,“我最想看到星星!”

“好,你闭好眼睛,待会就可以看到星星咯”

而后,奶奶拿开了手,我身旁一凉,奶奶起床把灯一开一关,叫我“乖孩子,你看好咯!”

我猛的睁开眼,灰白墙上的灯一闪一闪的发光,跟天上坠着的星星一样,忽闪忽闪的,我在床上蹦来蹦去拍着手掌说“奶奶好厉害!”

那天晚上,大概是跳的太累了,安静下来的我很快就睡着了,奶奶帮我掖好被子,也睡下了,那天晚上,我在梦里,依然看见了一大片星星。

正想着要抱一抱奶奶,我睡眼惺忪坐起来,看了房间一圈,太阳很刺眼,房间里很静,这个漫长的梦啊。 

今年,是奶奶去世的第十年。

我闭上了眼睛,用手在眼睛上拿开又覆盖上,在阳光底下,我又看见了那熟悉的忽闪忽闪的星星,一大片。

奶奶从前说,闭上眼就能看到你最想看到的东西。

从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个人介绍 李黎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一级咨询师,高级沙盘师,塔罗师。系统学习过感统训练,格式塔,房树人绘画...
    沐韵阁工作室阅读 718评论 0 1
  • 来我现在单位工作两月后,我们老总问:感觉如何?我说:这两月做的事有我两年做的事情还要多!他听后哈哈大笑,说辛苦...
    三月小女子阅读 330评论 0 2
  • 车票还没买到。 老妈打电话已经开始急了,但少见的没有抱怨老爹,这让我心情好了很多。老妈总觉得她们有什么伤病告诉我了...
    limbopan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