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梦

96
子升
2014.07.11 16:42* 字数 461
无标题.png

曾记楼头一醉还以为
身是波间月一枚
心事都写在江风上
桨声中人烟里
算少年情怀壮年志气
还有些陈年余味
只这晌人不忆
纵使长天飞去叫不回
几许闲情该算谁
过处都是悔一夜酒
十年灯两行泪
对衡阳雁影洛阳花色
或者是渔阳鼓吹
只这里空书壁
千古不甘寂寞人
认得寂寞诗中有惊雷
一朝打起浔阳水
待我淘得江山成粉碎
——张大春

四年华梦,若一醉,曾记得,无悔无悔。

总要在这个时间写点什么,总要在这个日子忆点什么。曾以为拥有了那个地方,原来却还是过客一枚。离身,远去,曾以为伤感流泪,原来只是索然,无味。过客,波间月一枚,影入眼,身未坠。

总会有什么忘不掉,终会留些印记平不了。心思如那江风,风一起,涛相随。那群人一聚,桨声涛声碎。少年情怀,壮年志气,入了这江水,飞不去叫不回。恰入这江水,见群人,心相系,思相随。皆是印记,都该不毁。

过处都是悔,过处都无泪。人未远去,却已伤悲。悔那天短,悔那日匆,悔那聚少,悔那离多。无泪,无泪,本已铭记,不可贪嗔一味。一杯酒,几人醉,听几句衡阳雁影,闻几语渔阳鼓吹。莞尔不语,未醉不回。

如今一人空书壁,闻得屋外惊雷。寂寞是诗,念的是谁。

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