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九州·海上牧云记

字数 1438阅读 236

《海上牧云记》在三网热播到今天恰好一个星期。这个耗资三个亿拟在展现一个庞大架空,集西方幻想与东方内涵而又特立独行的九州这个超级IP。此剧开播到现在,更新到20集。从现状来看,各类网评对其褒贬不一,争议得热火朝天。仿佛现实比故事还要精彩得多。那么作为一个九州读者,我觉得自己也可以一字一字的敲击出自己的所感所想,凑个热闹也好。

我对九州是有很深的情结的。事实上,我对幻想文学(不包括玛丽苏)都有一种天生的自然亲近感。科幻、魔幻、玄幻、奇幻什么都看,算一算,从也就十年的阅读体验吧。嗯,我有点老,今年都十九岁了。

奇幻和魔幻、玄幻不同。魔幻是用乖张的外表写残酷的现实,玄幻是用现实的残酷写虚幻的外表,而奇幻,是用文化的博大构建强大的精神。我总有一种感觉,魔幻玩的是心脏的跳动,玄幻玩的是热血的滚烫,而奇幻,玩的是精神的交错。当初看今何在的奇幻小说《悟空传》第一遍的时候,至少三天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恍惚的,有一种灵魂爆炸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当年看三少的斗罗、土豆的斗破、番茄的星空大不同。

而九州这个超级奇幻IP当年是由今何在、江南、大角、遥控、水泡、斩鞍、多事这七位奇幻作家(后来号称七天神)所创建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分家了,有人说,如果当初他们坚持下来的话,说不定都可以和西方的《指环王》所构建的世界相媲美了 。也有人说,如果去掉“幻”的话,那说不定都可以跟《悲惨世界》《百年孤独》拼上一拼。我当初就在空间就有感而发过:九州这个设定是当初一群少年做的一个比宇宙还大的梦。梦醒了,自然就什么都应该结束了。

有人说,九州系列注定要失败。原因不在于五黑框事件。文人相轻自古如此,今何在和江南都有属于自身的孤傲,相互之间看彼此不顺眼并非难以理解。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九州违反了小说的基本定律:小说的背景设定必须为小说的立意与主旨服务。而现在九州破裂残缺,各类写者带着不同的诉求和理念去填充这个血液不再的干瘠的土壤。那立意和主旨肯定是各式各样的。今何在先生他自己也说过,九州现在是一片浑浊之海,谁都可以写,甚至可以打着九州的旗号去大把大把捞钱。那问题就来了:丧失了独特性的九州还会是九州吗?

我觉得这种问法本身就是错误的。九州文化就算做不到博采兼容,那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正如我们的现实世界,这个世界224个国家和地区,有很多文化连碰触都碰触不了更遑论相融了,但这影响我们现实世界的正常运作和进步吗?答案是否定的。至于违反了小说的基本定律,这只能说九州很难创作出文学的殿堂之作罢了。至于它是不是小说,我觉得九州从来就不止是小说。

然后咱们谈谈《九州·海上牧云记》电视剧。我自然是看过原著的。电视剧不出意料,在一定程度上改编了不少,无论是人物的设定还有场景的布置。我并不反感这种做法。事实上,《海牧》要想通过影视宣传出去,就不可能还依照原著那有点晦涩难懂的意识流玩法。另一方面,书的世界必须要自己亲手去翻才能沉浸其中。电视剧完全遵循原著反倒有可能限制作品的生长力甚至丧失它的生命力。剧中我映象最深的是穆如寒江和苏语凝再次相见的场景:

“你好。” “你就没别的想对我说的?” “有...这...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长高了不少.......”

说实话,当时我在宿舍一边大笑一边拍着大腿啧啧称赞。这该不会又一个注孤生的钢铁直男吧......后来我回头想,编剧确实给了《海牧》新的血液,《海牧》也将这种新的血液吸收得很好很快。而这种有血有肉的情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特别是在《海牧》所展现的金戈铁马、明争暗斗的权力角逐的世界中。

最后,引用一下九州的口号作为这篇文的结尾吧:

铁甲依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