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们

2021-4-14  晚  22:30  记

昨晚有个女孩回学校来看她的初中班主任---我老公。今天下午三点多老公又带回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说是他学生,真巧了,恰好跟昨天那个女孩子是一个班级的。说起他们这个班我知道,他们初一时候我刚来这学校,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他们都到了成家的年龄,工作也基本上都定下来了。

我们宿舍的墙壁上还有一张我抱着女儿和三个女同学的合影,他们当初都是一个班的。其实我跟这几个女孩子也不熟,就是其中一个很爱笑,很热情,跟人说话也很亲切,当初就是她叫我跟他们合影的。只记得当初抱孩子下楼来之前,好像还跟老公拌了几句嘴。心情并不好,当然我还是愉快地跟他们拍下了这张照片。

昨晚来得那个女孩子现在远在苏州工作,说是回家来办事,假期只有三天,在我们这里聊一下马上就要跟她弟弟开车回去。当年上中学时,家里出了意外,父母先后去世。这个女孩子一路奋斗,真的是很让人佩服。如今她兄妹三人都在大城市稳地了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老公因为下午喝了一点小酒,所以反复说着对这个孩子的赞叹。也对他当初不明真相错误地批评了这个女孩表示歉意。时间过得太快了!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呢,因为老公这些年偶尔也会提起,大概他们微信都有联系。没有父母的监管能成长得这么好,她爸妈应该很欣慰了。我老公也是幼年丧父,所以很能体会她的不易。我倒是大学快毕业父亲才去世,不过,说起父亲还是有些难过。

老公反复说着:“我真是很佩服你,真的。你自己很好,弟弟妹妹也很好。”是啊,想当初本来这孩子有希望上比较好的普通高中,遇到家庭变故,只能主动选择了技校,后又继续去天津上本科。如此的决断力、上进与自律真不是一般十六岁的孩子能做到的。

老公回忆起管宿舍的老师对这个女孩子的称赞,我就觉得这孩子真有点花木兰的气势。代替父母负责监管、照顾弟弟妹妹的成长,这可一点不输给花木兰的代父从军!

我出去了一下,等我回来,已经是人去屋空。应该是老公去送她了。一会儿,老公回来了,一直感叹着没有跟这女孩合个影,想着不知啥时候才能再见面呢!我只好安慰他,“人家说了,8月份回来结婚请客呢,到时候记得合影就好了!别担心!”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