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小狐狸,一直在等着被驯养

                             1

几个赶路的土匪路过山上的寺庙,不禁动了贼心,逼寺庙里唯一的和尚交出香火钱,可这和尚怎么也交不出来。


一番翻箱倒柜的搜刮后,几个土匪只搜刮出的一点干粮,不由怒火中烧,把和尚锁在屋里,连人带屋放了把火。


这座山上唯一的寺庙很快被烧的一干二净。


                                   2


小和尚第一次下山化缘,一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常听得师傅说,山下是红尘俗世,痴情怨女皆为情所困,为情所伤。更有妖物化成姿色各异美人,专勾搭男子,吸食元气借以修炼。山下不知有多少家妇人上山拜佛哭诉,可被妖物缠上的男子全都成了白骨,任凭怎么烧香磕头也回不来肉身。


小和尚且年幼,本应晚几年再下山,可师傅却到了渡劫的时候,只能一早便把他送出庙门,嘱咐道:“尽管下山,不要再回寺庙了。”


想到师傅的话,小和尚吞了口水,继续赶路。


山路崎岖,不知不觉便已入夜,小和尚累的再也走不动。恰好山脚一处透出火光,小和尚打起精神走进一看,竟然是座破败的寺庙。火光便是从这寺庙传出。


推开吱吱作响的门,小和尚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个拖着狐狸尾巴的少女正抓着一只烧鸡吃的不亦乐乎,扭过头看见小和尚,喜的扔下手里的烧鸡,一蹦一跳便来到小和尚面前。


“真的是你!”与寻常少女无异的声音。


会说话的狐狸。


小和尚当即两眼发黑,直接昏了过去。


               2


烧鸡的香味渐渐渗透了整座破寺庙,地上竹竿架起一只新的烧鸡,被火烤的滋滋流油。


小和尚醒过来看见眼前的烧鸡,当即合上手掌:“阿弥陀佛。”

见小和尚醒过来,少女马上喜悦万分的跳过来,小和尚吓的连连后退:“施主自重,我...我是出家人,”


“小和尚,你可一点没变,还是这个样子,你看不出我是狐狸吗?”


小和尚本想装作不知道眼前少女是狐狸精,或许还能有一条生路,如今听到这话,知道难逃一死,索性咬牙道:“你别过来,我可不怕你,我...我师傅很厉害不怕妖魔,你...你放我下山化缘,我就说没看见过你,不然我师傅找过来,到时候你就跑不掉了。”


少女不为所动,看向小和尚的目光渐渐模糊,笑道:“小和尚,你不用怕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虽然心里马上把这话看成是妖怪的胡言乱语,小和尚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东西?”


少女抱膝坐下,不再看向小和尚,而是看着地上的火堆一阵恍惚,良久开口道:“你知道狐狸的尾巴能救人一命吗?”


小和尚看到眼前的狐狸精没有害他的意思,稍稍放下提着的心,跟着坐下。


少女像陷入一场梦一样继续道:“在我还不能化成人形的时候......”


寺庙忽然涌进一股风,地上烤鸡的火堆火势瞬间旺了起来,像要燃完最后一寸竹木。


               3

在她还不是被山下妇人又恨又怕的狐狸精前,它只是一只被猎户捕下卖给商人的小狐狸。


买它的商人将它带回家。关在笼子里,对捕到他的猎户说,只等它稍稍大一点,便剥皮做成御寒的披肩。


这些它当然是不知道的,它只知道自己被关在笼子里,每天都有一个孩童给它送来一家人吃剩的饭菜。


它吃饭的时候,这个孩童就会隔着笼子静静的看着它,稚气的面容满是关切。


每次吃完,他都会问上一句:“你吃饱了没,不够我再去厨房给你加一碗。”


它不会说话,只能摇摇毛茸茸的脑袋表示不用了,我吃饱啦。


稍大一点的年纪,他会趁着富商忙于经商的时候,把它放出笼子,和它满屋子的奔跑嬉闹,最后将它搂在怀里,抚摸它肉肉的手掌。


这样的时光并没有多长久,它无论怎么控制自己不去吃东西,还是一天天成长起来。


商人看着它的毛发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它知道自己在人世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到了屠夫和道士来家里的那天,照顾他的那个孩童,不应该说是少年,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长成一个俊朗的少年。


少年早早站在了笼子前,将它护在身后。


“爹,放了它吧,母亲冬天的披肩我可以学着做,用什么布料都好,只是别伤这只狐狸。家中无其他兄长,只有它自幼陪我长大,还望爹能成全孩儿的不孝之请。”


坚定不容拒绝的声音,它看着眼前少年尚且稚嫩的背影,忍不住动了情。


“你这是胡闹,养这只狐狸并不是为了你母亲。而是......”


富商第一次这样大声训斥这个家中唯一的儿子。


                 4


富商还记得孩子周岁的场景。


一个路过的疯疯癫癫的老和尚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谣闯进宅院。指着刚满周岁的婴孩说道,这孩子有一劫,活不过而立之年,随他出家才能拖延劫难。


富商平日信佛,没少捐献香火钱,当下苦苦哀求,这和尚才不忍道,要想彻底去除劫难,则需要取已通灵的狐狸尾巴一条,寻道士做法抵命方可消除劫数。


这疯和尚说完便大笑着拍手而去。


富商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想着和尚的话,花费不知多少钱财,终于受道士指点,买下这条幼狐,只等其成年便可做法消灾。


当下关头眼看就要成功,狐狸却被孩子拦在身后,不由得富商一股脑将老和尚的事全说出来。


不曾想少年听到这些,依然不为所动道:“既然如此,这便是我的命了,何苦伤及它的性命,这样的活着,我不要。”


富商听到这话,多年来的担忧化为恼火,抄起家训用的鞭子便打在少年身上。


屋内马上乱成一团。


它还被关在笼子里,听到富商的话,想道若真能救这少年一命,那也值了。


可它没想到,这少年任皮鞭一鞭鞭抽打在身上,也没有躲开,气得富商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开。


到了夜晚,少年一拐一瘸的来到笼子边,打开笼子,摸着它的脑袋,满是不舍。


它有预感,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果然少年抱起它,打开院子的门,冲它摆手道:“快走吧,记得往山里跑,那里是你来的地方。”


它不肯就这样离开,拼命往门内钻,却被他一次次推出门外。

门被重重关上,它在门外坐到天亮才转身离开。


               5


回到山里,它开始学会捕食猎物。真的像那和尚所说,自己不是只普通的狐狸。


它能轻易躲避猎人的追捕,甚至可以开始学习人类的语言。


但危险还是时时刻刻还是无处不在的存在着,农民放置的机关,冬天结冰的湖面,夏天发烂野兽尸体传来的瘟疫......


想到那个少年,每个坚持不下去的时刻,它都咬牙挺了过来。


不知在山里待了多久,她终于能化成山下那些女子的模样。


化成人形那天,它看着湖面自己的倒影,忍不住打扮半天。确认没有露出马脚,没有任何犹豫,它飞奔着跑下山去,寻找当年那户富商家。


山中数载光阴,人间已是改头换面一番。


战争让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富商家也不例外。叛乱进城的军队冲到富商家,将财产搜刮一空,最后放了一把火,连人带屋烧了个干净。


从一个当年家里被赶出去的仆人口中,听到这些,它几乎没忍住晕过去。


它不甘心于此,一路凭着灵力,寻着少年的足迹,就是化成灰了,它也要看到灰才信少年是真的离开了。


带着这份执念,它不知跑过多少地方,躲过多少道士的追杀。


可这人间何其大,它硬是又花了数年才寻到此处山下,它有预感,那少年的气息就在山上。


没想到的是,刚到山脚它便见到了身上沾满曾经少年气息的小和尚。


                  6


“这么说,你是来找那个少年的了。”


寺庙内,小和尚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没想到眼前的妖精不像师父说的那样可怕,反而听起来怪可怜的。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到了小和尚身边,细细打量了小和尚一番。


“你不是他的转世,可你身上为什么会有他的气息,而且这么重?”


少女喜悦的神色迅速转为疑惑失望的神情。


想了想,小和尚道:“在山上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如果说气息的话,你要找的人是不是我师父啊?来我们寺庙上香的很少。平常都是师父下山化缘,可最近师父要渡劫,所以才让我下山化缘。”


听到渡劫两个字,少女黯淡下去的双眸马上亮起来,忙问道:“什么劫,你师父是谁?”


“我是被我师父下山化缘捡回来养大的。师父说他是被寺里的老和尚在一场火灾里救回来的,老和尚救回师父后就当场圆寂了,临终前说师父之后的十八年还会遭此劫难。诶,说完这些老和尚就去世了,也没说怎么渡劫,可为难师父了......”


抓起小和尚的手,少女马上叫道:“快,快带我找你师父。”


看着少女焦急的神情,小和尚忙带着少女往山上跑去。


被烧成废墟的寺庙映入少女眼眶的时候,小和尚还在后面的山路追赶,小和尚指完路后,它就早早动了灵力来到山上。


可还是晚了,疯了一般冲进废墟里,等着它的只有一堆堆黑色的灰烬。


它终于还是没能见到曾经的少年最后一面。


转过身,小和尚终于赶了上来,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动不动。


少女看着眼前的小和尚,忽然想起那年,它还是一只狐狸的时候,被那个少年紧紧的护在身后。


那个时候他说:“这便是我的命了。”


眼角的泪终于滑了下来,她想,欠他的命永远还不上了。


这便是她的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青芒山上,有一棵很大的蓝楹树,初夏时节,一簇簇蓝紫色的花缀满树间,远远望去,好似一团蓝紫色的烟霞盘桓在山间。...
    倚南枝阅读 206评论 3 2
  • 年,越来越近,心,茫然不安,一年又一年从指间悄然流失,虽然面临年龄不断增长的现实,还有日渐苍老的容颜,但是对过年心...
    素颜hb阅读 346评论 5 0
  • 狗 寡 妇 顾 冰 狗寡妇,不姓狗。只因她的男人叫狗大...
    牛牛红红阅读 190评论 0 8
  • 虽然各种挑战前所未有,但只要我们控制恐惧的程度、虚心面对自己的想法,必能成功面对。 恐怖是什么呢?是我们的感觉。恐...
    豆妈LiLin阅读 121评论 0 0
  • 你知道吗,一个人之所以想要去结婚,就是害怕,他有一天不爱我了。所以我要用婚姻把你绑住,这才是一个真正合理的反方的观...
    元小由阅读 10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