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找她吧

我也爱你很多

00

天色逐渐暗下来。林琛看着办公室里的斑驳的暗影,抬头瞥了眼窗外。远处天空的灰色云朵争先恐后地赶来堆积在一起好像在商量些什么似的。看起来颇有些“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大片既视感。

她伸了伸懒腰,站起来开灯。“啪”,亮起来的办公室好像成了这场昏暗游戏里的逃生出口。环境的敞亮好像让她的心也明亮了起来,郁结的心事仿佛办公室里昏暗不明斑驳不堪一般突然间散去了。

回到电脑前,林琛飞快地敲击键盘:

“那你去找她吧。”


01

林琛有个很好的朋友叫立花。虽然算不上是青梅竹马,但好歹是一起长大的两朵青梅。幼儿园的时候小小的两个人对抗企图抢食的小胖子,小学的时候当两个“横行霸道”的“女流氓”,初中的时候为做两个伤春悲秋的“文艺美少女”。

到高中的时候出了意外。

立花人如其名,长得似花儿般娇嫩,无论是言语还是外形,都是当之无愧的美少女。在情窦初开的年纪,立花也是众人追捧的对象。当然,美少女也不能避免落入爱情这个俗套。而立花,更是俗套里更俗套的那一方。

她选择倒追某男生。

对于好朋友的想法林琛予以支持并且坚决地表示自己会是坚实的后盾。

虽然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立花却总能让俗话反其道而行。她追那个男生的时候落了不少眼泪,哭断了多少心肠。

“要不我们就不追了吧。要不换一个追也行。”林琛看着脸如白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立花略有些心疼,但也只能试探性地问问。

立花泪眼婆娑但却坚定地表示自己一定会追到某男生,一定会打动对方的心。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立花终于打动了男生的心。

大概是真的喜欢吧。走到立花的班级门口准备等她一起吃饭的林琛心想。因为她看见立花正挽着男朋友的手笑语晏晏离开的楼梯的转角。林琛在后面跟了他们一路,终于在踏进食堂的前一秒选择了回头。

即使她开心我也会开心,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的心口堵的慌呢?林琛觉得自己有点不大对劲。

交了男朋友的立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林琛吃饭了。无论下课的时候她跑的多快,她都只能看到立花位置上空空的椅背。

她觉得胸口很闷,但是又觉得心里很空。


02

天有不测风云,立花的男朋友是个渣男。

晚自习休息之间,立花脸色凝重地来找林琛。

“我和他分手了。”林琛胸口的大石头好像“忽”地落了地,给了她大量的氧气来喘息。这一刻她突然感到鼻尖很酸,眼泪在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了。但是立花抢在了她前头,“哇”地一声突然哭了。这场暴雨并没有下很久,有了林琛的陪伴立花也很快地就走出了前男友的阴影。

林琛以为没了渣男的打扰立花会和自己安然地度过余下的仅剩一年的高中时光。可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而这个意外接连不断地打击了林琛整整一年。

立花认识了林琛楼下班级的一个女孩子。据她说这个女孩子和她有着相同的性情和爱好,两个人聊得很来。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子能经常和她讨论前男友的坏处。

立花觉得找到了知音。

但是没想到的是某一天傍晚,因为洗头差点迟到立花在穿小路的时候遇见了正在亲吻中的那个女孩和她的渣男前男友。两人摊牌的时候那个女孩承认说是为了她的前男友才去接近立花的,所谓的性情和爱好不过是装出来的花把戏。

林琛静静地听着立花诉说,虽然可以安静地当个倾听者,但是心里的小人一直在叫嚣着别听了,再听你的心脏都要被刀子扎穿了。

“阿琛,还是你最好了。只有你不会离开我。”

林琛一把拂开心里还在上蹿下跳的小人,更加坚定了一些。

“立花,你不会离开我我的对不对?”

“当然了,阿琛是最好的朋友啊。”

这话像是一针强心剂,让林琛在高中最后的一个月里感到无比平静。


03

命运总喜欢捉弄人。

暑假过后林琛去了冬天会大雪纷飞的北方,而立花留在了四季如春的南方,两人相距几千里。最开始的时候她们还顶着高额的电话费每天煲电话粥,如同热恋的情侣一般。

大学毕竟不同于高中,有更多的人要相处,有更多的兴趣要发展,有更多的能力要提高。林琛自小就是班级里的干部,到了大学更是被参加的学生会部长所器重。事情多了,和立花的电话粥也没时间煲了。偶尔立花电话打来,也总是没聊几句就挂断,匆匆忙忙做事去了。

渐渐的两个人疏远了。

林琛也在自己的校园生活里遇到了除立花之外可以聊的很来的朋友。于是她们的交流愈发地多起来,和立花的交流反而少了。偶尔立花说起,学校边上这个很好吃,你一定要来尝尝看,林琛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热切地回应下次你一定要多带一份给我吃。

最长的一段时间是整整三个月没有说话。

而挽救这段曾冻结结冰的关系的是大四上学期的林琛终于得了空能喘口气出去旅游。首先当然是立花所在的城市。两个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说说笑笑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好像回到了从前的快乐。林琛觉得有点内疚,因为太忙而没有和好朋友好好聊天而让感情降温,实在是不该。

“老板,这个麻烦再给我打包一份。”

立花清脆的声音瞬间将陷入自责的林琛拉了出来。

“我吃饱了。你怎么还买一份?”

“阿白听说我要出来,特地让我带一份呢。”

立花接过老板递来的食物,转头笑眯眯地对着林琛说。

哦阿白,是她经常提起的那个朋友。

林琛觉得自己刚刚自责地有点早,嫉妒心迅速地侵占了她的大脑,但是她没有察觉到嫉妒心早就先于她的大脑做出了反应。

“为什么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总是想着别人?”

“不,不是呀。我这是顺便啊。”

林琛的愤怒来的又凶又猛,如倾倒的暴雨,直直地浇在立花的头上。

“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交了男朋友就把我抛下,失恋了来找我哭说只有我最好了。我以为我不会寂寞了,可是你呢。你转眼又认识了新朋友,觉得新朋友性情趣味和你相投。被骗了又跑来说只有我最好。现在到大学了,你又有了新朋友。即使是我难得来玩,你都没忘记她。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真的是吗?”林琛声泪俱下。

“你当然是啊。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高中谈恋爱那段时间是我不对,不该每次都抛弃你。可是后来我交那个朋友的时候你在干嘛呀?你在忙着物理竞赛,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的朋友可以诉说了,所以我和那个女生聊的很多;大学了只有第一个学期你不忙,你又在千里之外。可你忘了吗,我也是需要朋友陪的呀。”

“我一个人外出的时候,我来着大姨妈痛的下不了床的时候,我面对着学业压力的时候,我也需要宣泄我的情绪。阿白是陪我最多的那个人,她是我的好朋友。你也是我的好朋友啊。”立花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的痕迹,眼泪像珍珠似的还掉个不停。

“好了别哭了,我没有忽略你的感受。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林琛。你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明明自己还挂着泪,却伸手过来替她抹掉眼泪。

“别哭了。你嫉妒我找了新朋友,那说明你还是很在意我的嘛对不对?”立花踮起脚抱了抱她,而她哭的更凶了。

林琛带着解开的心结回到学校毕业。但是由于工种的限制不得不留在寒冷的北方工作。自从吵过架,她们的交流虽然并没有多起来,但是偶尔聊一聊依旧是能聊一夜。


04

早上的时候林琛收到立花发来的消息。

“阿琛,阿白要结婚了。邀请我去当伴娘诶。你会不会嫉妒?”

林琛虽然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一千个一万个很嫉妒,但是她还是在键盘上敲下:

“那你去找她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