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赵大伟的桃花运(三)

一天晚上,大伟躲在书房跟琳琳聊得忘我的时候,他老婆忽然推门而入,把他们的聊天内容和琳琳同她未婚夫以外的男人的开房记录拍到了大伟面前,转身回了卧室,拿起早已收拾好的小背包,里面东西不多,护照,身份证,一张存着嫁妆钱的银行卡,她和女儿的几件换洗衣服,然后用背带抱着女儿就悄悄地走了。

大伟看着老婆拍在他面前的东西,心里五味杂陈乱成了麻,怔愣着,脑袋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老婆孩子的踪影,老婆的钱包、家里钥匙、他送的手机都放在了进门的柜子上了。

他慌了,小区里和老婆常去的地方、小区几个大门都找了一遍,没有踪迹。他忽然想到,老婆在这个城市,除了他和女儿之外,举目无亲 ,连个熟悉的人都没有,灵光一闪:车站!赶紧跑回家拿了车钥匙,开着车往车站沿途找去。

他不知道老婆从哪个门出来的,也不知道老婆走的哪条路,老婆是路痴,平常极少出门,手机钱包都没带,万一迷路了怎么办?一个女人带着个几个月的宝宝,万一遇上坏人了怎么办?大伟越想越慌,不由得踩快了油门,把小区附近几条路都转了一遍,路上人迹寥寥,却没有老婆的身影,于是调头往车站走。

一路上,大伟的脑袋里闪过的都是和老婆恋爱时的甜蜜、婚后老婆对自己的好。自己是着了什么魔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大伟的脑袋是彻底蒙了,这一刻,什么琳琳,什么婚外情,自己简直混蛋透顶!他只想找回他的老婆,他想跟老婆一起过到老,他要跟老婆说对不起!

啪!他甩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混蛋!"他骂自己。被他的父母刁难了半年多,老婆都没有埋怨过一句,这次,他是彻底地伤了老婆的心。

他后悔,后悔没有在父母面前保护她,后悔搞什么见鬼的婚外情。他要快点找到他的老婆,把老婆带回家。就这么一路心疼着一路找着,不放过路边任何一个身影。

忽然,他远远地看到前方的路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瘦瘦的,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能抱得动他们那胖嘟嘟的女儿的人。是了,这是他的老婆没错,猛加了个油门,再来个急刹车,刚好停在了老婆的身边。

大伟的老婆抱着女儿有些吃力地走着,一边还在思索着前方红绿灯是应该直走还是应该拐弯了,正懊恼着记不清路线图了的她,被猛然停在身边的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女儿,当她看到大伟急急地下车冲过来时,第一反应就是抱着女儿迅速拐进旁边的一条小道,打算跑到隐秘点的地方藏起来。可抱着女儿的她哪里跑得过强壮矫健的大伟,几乎是刚拐进小道上就被大伟拉住狠狠地搂进怀里了。

她有些蒙,这是什么意思?正在她愣神儿之际,头顶上传来嘶哑还有些发抖的声音:"老婆,对不起!我爱你!不要走,我真的不能没有你!"这时候大伟老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只一个劲地挣扎着:"挤着宝宝了!"大伟赶紧松开一点。

老婆趁此机会挣脱出来并迅速后退一步,想了想,抬头正视大伟的眼睛,说:"你来了也好,我们好聚好散,就此告别吧。"大伟急了:"什么告别?我不要告别!我知道是我错了,老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这一次!我保证不会再跟她联系了!"

老婆笑了笑:"你没有错,这一切都是我们各自的选择。我们俩选择了结为夫妻,而后,你选择爱上你的青梅竹马,我选择对你、对婚姻忠诚;现在,我选择离开,所有的选择都是我们各自的自由意愿。"

大伟急忙说:"不是这样的,我"大伟还没说完,老婆就打断他:"反正你的父母也不喜欢我,在这个家里,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你,我完全信任、唯一可以依赖的丈夫,你为我做了什么?你的确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帮着你那无知又盲目自大的父母欺负一个只身一人嫁到你们家的我!以前,我从没因为这个指责过你,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你护着他们也无可厚非,我以为至少你心里是爱我的。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就是一个天字一号的傻瓜!我的付出我的辛苦你都视而不见,我得了产后抑郁症你也不闻不问!全是我自己一个人扛过来的!我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你知道什么叫一个人吗?!啊?!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伙同他们一起来欺负我,现在还搞一出婚外情的戏码,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老婆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是吼出来的。在她说完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忽然就安静了,她只觉得脸和头皮都麻了。夜风吹在脸上,凉凉的,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哭了?满脸的泪水。

大伟的心像被石头猛击了一下,从相识到现在,他从没见过老婆这个样子。此刻的他从心底觉得恐惧,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以至于让他觉得心里有些空。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好的理由,甚至找不到牵强的借口。

父母刁难老婆的事情他都知道,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为了让母亲高兴而对老婆发难,各种挑刺找麻烦。而且,一直以来,他的心和时间都给了琳琳,根本没关注过老婆,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婆什么时候得了产后抑郁症,等等,难道是那张被他随意扔到垃圾桶的诊断书?天呐!

大伟绝望得抱着头缓缓地蹲了下去,两手用力揪着头发,心里想:"怎么办?我也觉得自己不可原谅。我该怎么做?"这一刻,悔恨似冰锥刺骨,令他体内五脏血涌翻腾又偏偏被冰雪阻挠不得前行,痛不欲生。他该怎样去忏悔、去挽留,一切似乎都没有了余地。

他忽然有些恨他的老婆,为何平日里有了委屈都不说出来,却又偏偏在这样的时候在这一刻全部都泼向他?他都没有能力承受这些了。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恨这个爱他、曾经把他当做天的老婆呢?眼眶热热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他声音微弱地问:"老婆,我一直都爱你,只是前段时间我忘了自己的心,你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来忏悔、让我来好好爱你吗?"

是的,此刻,他想弥补曾经犯的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