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从这可不可以进去Mybit平台主页的?

四周有防护光幕笼罩,官`网进入【mbt6路径cc】将所有地缝的入口都封印。

    这把剑,太大了,就算是在地面上的剑身与剑柄,也远远超越了毕方山太多太多,甚至于此剑比较,如同手掌与蝼蚁。

    而这毕方山,与修士比较,又仿佛它成为了手掌,站在山顶的修士,想成为了蝼蚁……

    此刻在这毕方山上,有两个宗门已先来,分别占据了两处区域,一方只有八十人,而另一方则是百人,彼此带队的筑基修士,正不痛不痒的交谈着,而他们身后带来的弟子,则是一个个相互打量,都有不善。

    其中占据左侧区域的八十个弟子,衣着白色,每个人的袖口处,都有一个丹药的印记,甚至在他们的身上,可以感受到阵阵药香。

    他们是丹溪宗!

    而对面的百位凝气修士,衣着深蓝色,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不俗的修为波动,甚至仔细去看,可以看出有不少人的身体都,都有模糊的虚影存在,很是诡异。


    他们是玄溪宗!

    就在这两宗弟子相互打量时,突然的,天空云层翻滚,有无数符文闪耀,时而化作紫鼎,时而有剑光,到了最后,更仿佛有一条墨龙在内游走,向着大地发出咆哮。

    丹溪宗带队之人,是一个中年女子,她眼睛精芒一闪,遥望天空时,轻声喃喃。

    “灵溪宗到了。”

    玄溪宗带队之修,是一个老者,脸上都是一个个凸起的鼓包,看起来很是阴森,目中的双眼竟是竖着的,每次眨眼时,都给人一种诡异之感,此刻一样抬头,盯着天空中的灵溪宗阵法云层。

    很快的,一道强光从天空降临,直接落在了毕方山上一处空旷的区域,上百身影逐渐的模糊,慢慢清晰起来,当欧阳桀的身影出现时,丹溪宗的女子与玄溪宗的老者,都面色一变。

    “豺道人!”

    “海道友,林道友,好久不见。”欧阳桀沙哑的笑了笑,等身后弟子都传送过来,适应之后,这才一挥手,散开了阵法的防护,当先走出。

    他与那两个筑基修士叙旧时,白小纯使劲揉着额头,有些眩晕的看着四周,立刻就被前方那庞大无比的大剑所吸引,抬头时,他竟看不到这把剑的尽头,只能看得到无数云雾缭绕,极为惊人。

    四周也传来了吸气声与惊呼,灵溪宗的弟子,都被这大剑震撼。

    听到四周的惊呼,白小纯才发现四周人数不对,之前传送时是二百多人,可此刻在这里的,连同自己在内,正好一百人。

    周心琪不在,吕天磊也不在,不过上官天佑与鬼牙,还有北寒烈与公孙婉儿以及侯云飞,都在人群中,此刻也都被那大剑震撼。

    可很快的,就一个个收回目光,各自盘膝打坐时,手中都出现了一枚玉简,一边凝神灵力融入,一边看向丹溪宗与玄溪宗的弟子。

    这两宗的弟子,也都目光凝聚过来,一一寻找,还有一些更是看向白小纯,只不过两宗看向白小纯之人,神色不同,丹溪宗是吃惊中带着一丝不服气,玄溪宗则是轻蔑。

    白小纯正诧异时,侯云飞到了他的身边,递出一个玉简,低声开口。

    “你来的晚了,你来之前三位掌座与欧阳长老都交代了这一次的惨烈,让所有人都尽可能的在保命的情况下,灭杀其他宗门的弟子,也发了每人一个玉简,里面介绍了陨剑深渊,以及其他三个宗门的弟子信息,想来我们这里的信息,对方也都有。”

    白小纯赶紧拿过玉简,灵力涌入后,立刻就看到了陨剑深渊详细的介绍。

    陨剑深渊,也叫陨剑世界,几千年前降临时,斜着刺入大地,露出一半在外。剑身内形成一个倾斜的世界,向下延伸,越是向下,地脉之兽就越强,蕴含的地脉之气也就越多。

    进入陨剑世界的入口,是地下剑身的数十个残缺口。

    在这剑身世界内,除了地脉之气凝聚出的地脉煞兽,还存在了煞魂,根据推测,都是当年这把剑灭杀之人,被地脉之气冲击,幻化出来,虽不具备生前的战力,可也极为危险,好在没有灵智,不主动出击。

    白小纯看到这里,深吸口气,对于煞魂极为留意,这种东西在他看来,跟厉鬼没什么区别了。

    同时,玉简内也详细介绍了地脉之气,这地脉之气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煞兽,灭杀后会有微弱的地脉之气散出,可以融入道瓶内积累成一份地脉气引,如同钥匙,而另一部分的地脉之气,占据总量的九成九之多,散在整个世界虚无里,不可被直接获得,唯有用引子去召唤!

    地脉之气数量有限,筑基时,根据个人资质与机缘,体内会承受一次以上的灵海潮汐,而那个时候,就会需要海量的地脉之气才可支撑,所以越早筑基优势越大,每成功一人,整个陨剑世界内的地脉之气就会减少一些,一般来说,在没有出现惊艳绝伦的八次潮汐弟子的情况下,陨剑世界的地脉之气,可让三十人左右成功。

    所以,越快筑基越好,如果慢了,就算是凝聚了地脉气引,也会因潮汐时地脉之气不够,而无法筑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