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远方”和“苟且”只能二选一?

文/悠油

他是普华永道税务经理也是独立音乐人,经常在埋头财报的时候,一串旋律忽然在脑海在闪过。

周末晚上加班结束后,审计师们会相约一起到公司仅隔一条马路的酒吧放松一下,这时,会计部的安来宁走上台去,拿起吉他,“今晚的演出,现在开始。”

安来宁本是个美术特长生,阴差阳错读了金融专业,进入四大工作,而工作八年之后的他做了一个权威的职业测试,测出的结果居然是他最适合做咨询工作,不知不觉,工作已经影响塑造他的性格。

他乐队中的每个人都有这个社会普遍价值观所认为的体面的工作。鼓手是前拜耳工程师,打击乐手在一家法国广告公司做视频剪辑。吉他手是室内设计师,他设计的嘉定图书馆项目获得过室内设计大奖。他们聚在一起已经很长的时间,这中间有很多个人的际遇变迁,对音乐也时远时近,但他们仍会一起每周排练一次,然后集体吃个简单的晚餐,这大概就是平淡生活中有以实干的事情。

和大多数执着于梦想的年轻人不同,安来宁想得很明白:“能成明星的毕竟是极少数,再说音乐如果作为谋生的必须,就太累了。以前听Bob Dylan听Rolling Stone,一心想着音乐是让人思考的教育范儿,直到某天在寝室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有个没人陪的同学过生日,想听我在电话里唱《流星》,我突然发现音乐有安慰人心的作用。与其去从事商业流行音乐或歌手的制作,倒不如在酒吧唱歌娱乐更直接更有意义。音乐是一种修行,有我的地方就有音乐。”

后来,他们在独立音乐厂牌“竹露荷风”的帮助下,推出了安来宁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我的名字叫做安》,收集了安来宁在2006-2011年毕业后五年间的部分作品。希望这些作品,可以给更多心灵以慰藉。

他的歌不是小清新似乎也没有过多的理想主义色彩。“我想活在当下,同时心怀远方”,写诗和赚钱未必矛盾。

他是现实生活和内心世界的和解。他的名字叫做安,在这个不安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