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我是两个半月大的小奶狗,我的名字叫柴柴。和人类的年龄相比,我已经算是少年了!

下午,主人把我放进纸箱子里。

“我不要,我不要!”箱子很快被盖上了,我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的世界之中。任我怎么反抗,左冲右突,也无济于事。

主人把我连同纸箱子一起放进了车子里,车子载着我跑到了高速公路上。

我已经不想再反抗,因为我知道,我是斗不过主人的。所以我选择了放弃抵抗,乖乖地呆在纸箱子里。

也许是主人看我乖,把箱子打开了。我双手扒着箱子的边缘站立起来往车窗外看。

外面还真好看!我转着圈儿看了一大圈,直看得我眼花缭乱!

突然一个急刹,箱子倒了,我从箱子里飞了出去。

幸好车窗是关着的,我撞在车窗上被弹了回来,落在了椅子与车门的夹缝里。

我扭动着头,又动了动腿,还好我没受伤!

真是谢天谢地!我没有飞出窗外,否则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直吓得我头晕目眩,小便失禁。

真皮座椅上留下了一长条便痕,主人急忙用纸巾擦干净。

我被重新放回了纸箱子。纸箱子里有一股特殊的香气,那是我熟悉的尿味。

我闻到后不禁兴奋起来,对着纸箱子又是舔,又是抓,又是挠,忙得不亦乐乎。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住了。

纸箱子又被盖起来了,我的世界又是一片黑暗。

“我怕,我怕!”我蜷缩着身子叫,可是并没有人听到。我把头埋进靠近肚子的地方,抖抖索索地缩成了一个球。

箱子被打开时,我的眼睛一亮,“这不是我原来的家吗?”我兴奋地四处张望。

“我的双胞胎哥哥他还在,不知是因为他没有找到满意的主人还是谁惹他不高兴了,他黑着一张臭脸,摆出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可不想看他这般颓废,我扒着箱子,大声对他说:“老哥,开心点!别老是摆出一幅玩世不恭的模样!”

可惜,他看也没有看我一眼,我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听到我说的话。

“随他去吧!说不定有人就喜欢他那副模样呢!”我宽慰自己道。

“哈喽!小黑!”我跟比我大一个月,正在打针的小黑打招呼。

“呜呜呜,好疼啊!”也许是女生的缘故,她伤心地叫着,没有理睬我。

原来的主人拿着针向我走来了。我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让原来的主人把我看扁了。

我对她友好地摇摇尾巴,安静地坐好,等着她打针。

她拉起我背上的皮,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其实并不太疼,感觉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下,一眨眼就打好了。

我抬头望着小黑,不知此刻她怎么想,是不是佩服我很坚强?

主人眉开眼笑地夸我乖。小黑的主人看见我打针没叫,就走近我说:“这只小柴犬真可爱!”

然后我们的主人就攀谈起来。我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们第一次养狗,想问你一下,你们家狗狗吃便便吗?”没想到我的主人吞吞吐吐地问出了这句话。

“吃的呀!只不过我在的时候不吃,一转身就吃了!”小黑的主人回答。

“噢!那我就放心了!还以为就我们家小柴柴吃便便呢!原来都是一样的啊!我们天天跟他抢便便,慢了就被他吃了!”我的主人边说边捂着嘴笑。

“嘻嘻!狗吃自己的便便有什么稀奇?都是从我们的老祖宗那儿沿袭下来的,吃不饱还不让吃便便,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气鼓鼓地想。

“怪不得有句老话说:狗改不了吃屎呢!还真是!”我的主人又发表高见道。

……

我不想再听下去了,原来他们是在说我们的坏话呢!

我只好对自己说:“我只是一只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