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残酷与温柔

1.

飞机降落深圳机场,瞬间就下起了大暴雨。
我因为是商务舱的票,所以提前坐小型车走。
有一位大叔在我前面一边往车厢里面冲,一边用广州普通话骂骂咧咧,说你们深航这么穷吗,每次都停这么远的地方!
在门口等待接我们的地勤姑娘只能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

其实这是一场忽如其来的阵雨,在深圳这个城市其实很常见,只是刚好被我们赶上了。
我坐在车门口的位置,看着机舱打开的门——雨太大,没有一个乘客出来。

地勤姑娘低头确认了一下名单,回头向我们轻声问了一个乘客的名字,发现没有人回答她,于是又冲了出去。
这时候的雨就像水龙头拧开了一样冲刷着玻璃窗,我看到她上了机场大巴车,一会又跑了回来。

司机,我们先走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对讲机和同事联系。
刘海变成一条一条贴在脸颊,像京剧里的花旦的脸贴,放光背心的荧光色已经变成了暗灰色,手臂位置花色衬衫也像膏药一样,整片地贴着。

我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她,她轻声向我点头致谢。
我们没有再有什么交流,她继续站在车门口,一只手抓着门把手,一只手拽着对讲机。
电话那头传来呼叫,一个国际航班需要她等下去下一个地方。
我身后的大叔还在骂,我听到她在对着对讲机回答:“收到,收到~滴”。

2.

2分钟可以想到什么呢?
从北京去苏州,在镇江南站停靠的2分钟时间里,我拼命在手机里检索在这座城市我留下的照片。


有没有一个时空,那个彭小六没有离开镇江,他现在还在?
他也许还在那家半导体公司,
他也许已经升到部门总监了,
也许他已经结婚了,
也许他买了个房子,在南山南。

他现在在镇江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会焦虑吗?
他会喜欢自己的工作吗?
他会下班后坐着车里不回家,狠狠的给自己两拳吗?

很多人问我,小六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说:

我想帮助更多在还在三四线城市的“彭小六”。

动车开动了,我没有下车。
这个世界帮助了我的,我要拿去帮助别人。

3.

和琦琦吃饭,我聊起我最近的情况。
我感叹过去两年领读推广了100多本书,结果我自己的书却感觉到很无助。
豆瓣的评分被一度恶意刷到6.1。

出版课的晓媛老师说,你又不买流量,又不冲榜,6点几分很正常啊。
我心里嘀咕:我第一本书和第二本都是7点几分的,为什么我第三本书算是我正式写的有体系的一本书,反而不好呢?

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路过苏州,刚好李海峰DISC的新书《赢得欣赏》巡回演讲,我买了一束花过去,坐在下面听讲记笔记。

回深圳后,海峰老师说,小六你应该给我几本书,我在现在帮你做宣传呀。
我说不用不用,我就是去听你分享,给你捧场的。


4.

这次去苏州是因为一个电话。
河马给我电话说,小六,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没有犹豫,说:好,我从北京直接过去找你们。

我们从14年开始就在一起学习了,我每周从镇江坐高铁去苏州跟着他们学习。
每周拆书,做公益活动,还一起去企业做内训。
2016年,我冲到苏州,跟他们说,快做知识付费,大家都是有实力的人,现在做刚刚好。
可惜大家因为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最后没有尝试了几次就偃旗息鼓了。
这次我觉得又到了一个转折点,我想带着我的深圳速度,再去鼓动大家一次。

下午1点到苏州,我们从下午一直聊到凌晨两点。
我将自己的课程设计经验托盘而出,并且我自告奋勇成为他们项目组的一个成员,接下来的8月,我想帮他们落地做好一个工作坊项目。

在送我回酒店的路上,BX一边开车一边激动地说,我要多挣点钱给自己买房子!我再也不要现在这样了!

他们急需要一场胜利
很多人都需要。

5.

在北京上3天时间,关在一个四合院里,跟着晓媛老师写书。
晓媛是一个写作出版行业的老司机,艾力和孙宇晨的百万畅销书都是她一手操刀的。
我出版过3本书,所以我自告奋勇做她的案例分析,结果她都很尖锐的提出了很多的问题和我没有注意的地方。

同行的学员听完很沮丧:

老师呀,你说有这么多坑,搞得我们都有点心灰意冷,不想写了。

晓媛老师说:

真正的勇士,不就是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后,还能笑着去面对吗?不要做傻白甜。


我是彭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