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插件化原理解析——Activity生命周期管理

之前的 Android插件化原理解析 系列文章揭开了Hook机制的神秘面纱,现在我们手握倚天屠龙,那么如何通过这种技术完成插件化方案呢?具体来说,插件中的Activity,Service等组件如何在Android系统上运行起来?

在Java平台要做到动态运行模块、热插拔可以使用ClassLoader技术进行动态类加载,比如广泛使用的OSGi技术。在Android上当然也可以使用动态加载技术,但是仅仅把类加载进来就足够了吗?ActivityService等组件是有生命周期的,它们统一由系统服务AMS管理;使用ClassLoader可以从插件中创建Activity对象,但是,一个没有生命周期的Activity对象有什么用?所以在Android系统上,仅仅完成动态类加载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想办法把我们加载进来的Activity等组件交给系统管理,让AMS赋予组件生命周期;这样才算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完善的插件化方案。

接下来的系列文章会讲述 DroidPlugin对于Android四大组件的处理方式,我们且看它如何采用Hook技术坑蒙拐骗把系统玩弄于股掌之中,最终赋予Activity,Service等组件生命周期,完成借尸还魂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DroidPlugin对于Activity组件的处理方式。

阅读本文之前,可以先clone一份 understand-plugin-framework,参考此项目的intercept-activity模块。另外,如果对于Hook技术不甚了解,请先查阅我之前的文章:

  1. Hook机制之动态代理
  2. Hook机制之Binder Hook
  3. Hook机制之AMS&PMS

AndroidManifest.xml的限制

读到这里,或许有部分读者觉得疑惑了,启动Activity不就是一个startActivity的事吗,有这么神秘兮兮的?

启动Activity确实非常简单,但是Android却有一个限制:必须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使用的Activity;我相信读者肯定会遇到下面这种异常:

03-18 15:29:56.074  20709-20709/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 E/AndroidRuntime﹕ FATAL EXCEPTION: main
    Process: 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 PID: 20709
    android.content.ActivityNotFoundException: Unable to find explicit activity class {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TargetActivity}; have you declared this activity in your AndroidManifest.xml?

『必须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使用的Activity』这个硬性要求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插件系统的发挥:假设我们需要启动一个插件的Activity,插件使用的Activity是无法预知的,这样肯定也不会在Manifest文件中声明;如果插件新添加一个Activity,主程序的AndroidManifest.xml就需要更新;既然双方都需要修改升级,何必要使用插件呢?这已经违背了动态加载的初衷:不修改插件框架而动态扩展功能。

能不能想办法绕过这个限制呢?

束手无策啊,怎么办?借刀杀人偷梁换柱无中生有以逸待劳乘火打劫瞒天过海...等等!偷梁换柱瞒天过海?貌似可以一试。

我们可以耍个障眼法:既然AndroidManifest文件中必须声明,那么我就声明一个(或者有限个)替身Activity好了,当需要启动插件的某个Activity的时候,先让系统以为启动的是AndroidManifest中声明的那个替身,暂时骗过系统;然后到合适的时候又替换回我们需要启动的真正的Activity;所谓瞒天过海,莫过如此!

现在有了方案了,但是该如何做呢?兵书又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连Activity的启动过程都不熟悉,怎么完成这个瞒天过海的过程?

Activity启动过程

启动Activity非常简单,一个startActivity就完事了;那么在这个简单调用的背后发生了什么呢?Look the fucking source code!

关于Activity 的启动过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如果按照源码一步一步走下来,插件化系列文章就不用写了;所以这里我就给出一个大致流程,只列出关键的调用点(以Android 6.0源码为例);如果读者希望更详细的讲解,可以参考老罗的 Android应用程序的Activity启动过程简要介绍和学习计划

首先是Activity类的startActivity方法:

public void startActivity(Intent intent) {
    startActivity(intent, null);
}

跟着这个方法一步一步跟踪,会发现它最后在startActivityForResult里面调用了Instrument对象的execStartActivity方法;接着在这个函数里面调用了ActivityManagerNative类的startActivity方法;这个过程在前文已经反复举例讲解了,我们知道接下来会通过Binder IPC到AMS所在进程调用AMSstartActivity方法;Android系统的组件生命周期管理就是在AMS里面完成的,那么在AMS里面到底做了什么呢?

ActivityManagerService的startActivity方法如下:

public final int startActivity(IApplicationThread caller, String callingPackage,
        Intent intent, String resolvedType, IBinder resultTo,
        String resultWho, int requestCode, int startFlags,
        String profileFile, ParcelFileDescriptor profileFd, Bundle options) {
    return startActivityAsUser(caller, callingPackage, intent, resolvedType, resultTo,
            resultWho, requestCode,
            startFlags, profileFile, profileFd, options, UserHandle.getCallingUserId());
}

很简单,直接调用了startActivityAsUser这个方法;接着是ActivityStackSupervisor类的startActivityMayWait方法。这个ActivityStackSupervisor类到底是个啥?如果仔细查阅,低版本的Android源码上是没有这个类的;后来AMS的代码进行了部分重构,关于Activity栈管理的部分单独提取出来成为了ActivityStackSupervisor类;好了,继续看代码。

startActivityMayWait这个方法前面对参数进行了一系列处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在这个方法内部对传进来的Intent进行了解析,并尝试从中取出关于启动Activity的信息。

然后这个方法调用了startActivityLocked方法;在startActivityLocked方法内部进行了一系列重要的检查:比如权限检查,Activity的exported属性检查等等;我们上文所述的,启动没有在Manifestfest中显示声明的Activity抛异常也是这里发生的:

if (err == ActivityManager.START_SUCCESS && aInfo == null) {
    // We couldn't find the specific class specified in the Intent.
    // Also the end of the line.
    err = ActivityManager.START_CLASS_NOT_FOUND;
}

这里返回ActivityManager.START_CLASS_NOT_FOUND之后,在Instrument的execStartActivity返回之后会检查这个值,然后跑出异常:

case ActivityManager.START_CLASS_NOT_FOUND:
    if (intent instanceof Intent && ((Intent)intent).getComponent() != null)
        throw new ActivityNotFoundException(
                "Unable to find explicit activity class "
                + ((Intent)intent).getComponent().toShortString()
                + "; have you declared this activity in your AndroidManifest.xml?");

源码看到这里,我们已经确认了『必须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使用的Activity』的原因;然而这个校检过程发生在AMS所在的进程system_server,我们没有办法篡改,只能另寻他路。

OK,我们继续跟踪源码;在startActivityLocked之后处理的都是Activity任务栈相关内容,这一系列ActivityStack和ActivityStackSupervisor纠缠不清的调用看下图就明白了;不明白也没关系: D 目前用处不大。

调用流程图

这一系列调用最终到达了ActivityStackSupervisor的realStartActivityLocked方法;人如其名,这个方法开始了真正的“启动Activity”:它调用了ApplicationThread的scheduleLaunchActivity方法,开始了真正的Activity对象创建以及启动过程。

这个ApplicationThread是什么,是一个线程吗?与ActivityThread有什么区别和联系?

不要被名字迷惑了,这个ApplicationThread实际上是一个Binder对象,是App所在的进程与AMS所在进程system_server通信的桥梁;在Activity启动的过程中,App进程会频繁地与AMS进程进行通信:

  1. App进程会委托AMS进程完成Activity生命周期的管理以及任务栈的管理;这个通信过程AMS是Server端,App进程通过持有AMS的client代理ActivityManagerNative完成通信过程;
  2. AMS进程完成生命周期管理以及任务栈管理后,会把控制权交给App进程,让App进程完成Activity类对象的创建,以及生命周期回调;这个通信过程也是通过Binder完成的,App所在server端的Binder对象存在于ActivityThread的内部类ApplicationThread;AMS所在client通过持有IApplicationThread的代理对象完成对于App进程的通信。

App进程与AMS进程的通信过程如图所示:

App进程内部的ApplicationThread server端内部有自己的Binder线程池,它与App主线程的通信通过Handler完成,这个Handler存在于ActivityThread类,它的名字很简单就叫H,这一点我们接下来就会讲到。

现在我们明白了这个ApplicationThread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接上文继续跟踪Activity的启动过程;我们查看ApplicationThread的scheduleLaunchActivity方法,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包装了参数最终使用Handler发了一个消息。

正如刚刚所说,ApplicationThread所在的Binder服务端使用Handler与主线程进行通信,这里的scheduleLaunchActivity方法直接把启动Activity的任务通过一个消息转发给了主线程;我们查看Handler类对于这个消息的处理:

Trace.traceBegin(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activityStart");
ActivityClientRecord r = (ActivityClientRecord)msg.obj;

r.packageInfo = getPackageInfoNoCheck(
        r.activityInfo.applicationInfo, r.compatInfo);
handleLaunchActivity(r, null);
Trace.traceEnd(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可以看到,这里直接调用了ActivityThread的handleLaunchActivity方法,在这个方法内部有一句非常重要:

Activity a = performLaunchActivity(r, customIntent);

绕了这么多弯,我们的Activity终于被创建出来了!继续跟踪这个performLaunchActivity方法看看发生了什么;由于这个方法较长,我就不贴代码了,读者可以自行查阅;要指出的是,这个方法做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

  1. 使用ClassLoader加载并通过反射创建Activity对象
java.lang.ClassLoader cl = r.packageInfo.getClassLoader();
activity = mInstrumentation.newActivity(
        cl, component.getClassName(), r.intent);
StrictMode.incrementExpectedActivityCount(activity.getClass());
r.intent.setExtrasClassLoader(cl);
  1. 如果Application还没有创建,那么创建Application对象并回调相应的生命周期方法;
Application app = r.packageInfo.makeApplication(false, mInstrumentation);
// ... 省略

if (r.isPersistable()) {
    mInstrumentation.callActivityOnCreate(activity, r.state, r.persistentState);
} else {
    mInstrumentation.callActivityOnCreate(activity, r.state);
}

Activity的启动过程到这里就结束了,可能读者还是觉得迷惑:不就是调用了一系列方法吗?具体做了什么还是不太清楚,而且为什么Android要这么设计?

方法调用链再长也木有关系,有两点需要明白:

  1. 平时我们所说的Application被创建了,onCreate方法被调用了,我们或许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所说的Application, Activity除了代表Android应用层通常所代表的“组件”之外,它们其实都是普通的Java对象,也是需要被构造函数构造出来的对象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明白了这些对象到底是如何被创建的。
  2. 为什么需要一直与AMS进行通信?哪些操作是在AMS中进行的?其实AMS正如名字所说,管理所有的“活动”,整个系统的Activity堆栈,Activity生命周期回调都是由AMS所在的系统进程system_server帮开发者完成的;Android的Framework层帮忙完成了诸如生命周期管理等繁琐复杂的过程,简化了应用层的开发。

瞒天过海——启动不在AndroidManifest.xml中声明的Activity

通过上文的分析,我们已经对Activity的启动过程了如指掌了;就让我们干点坏事吧 :D

对与『必须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使用的Activity』这个问题,上文给出了思路——瞒天过海;我们可以在AndroidManifest.xml里面声明一个替身Activity,然后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假的替换成我们真正需要启动的Activity就OK了。

那么问题来了,『合适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前文Hook机制之动态代理中我们提到过Hook过程最重要的一步是寻找Hook点;如果是在同一个进程,startActivity到Activity真正启动起来这么长的调用链,我们随便找个地方Hook掉就完事儿了;但是问题木有这么简单。

Activity启动过程中很多重要的操作(正如上文分析的『必须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式声明要启动的Activity』)都不是在App进程里面执行的,而是在AMS所在的系统进程system_server完成,由于进程隔离的存在,我们对别的进程无能为力;所以这个Hook点就需要花点心思了。

这时候Activity启动过程的知识就派上用场了;虽然整个启动过程非常复杂,但其实一张图就能总结:

简要启动过程

先从App进程调用startActivity;然后通过IPC调用进入系统进程system_server,完成Activity管理以及一些校检工作,最后又回到了APP进程完成真正的Activioty对象创建。

由于这个检验过程是在AMS进程完成的,我们对system_server进程里面的操作无能为力,只有在我们APP进程里面执行的过程才是有可能被Hook掉的,也就是第一步和第三步;具体应该怎么办呢?

既然需要一个显式声明的Activity,那就声明一个!可以在第一步假装启动一个已经在AndroidManifest.xml里面声明过的替身Activity,让这个Activity进入AMS进程接受检验;最后在第三步的时候换成我们真正需要启动的Activity;这样就成功欺骗了AMS进程,瞒天过海!

说到这里,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我们写个demo验证一下:『启动一个并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的Activity』

实战过程

具体来说,我们打算实现如下功能:在MainActivity中启动一个并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声明的TargetActivity;按照上文分析,我们需要声明一个替身Activity,我们叫它StubActivity;

那么,我们的AndroidManifest.xml如下:

<manifest xmlns:android="http://schemas.android.com/apk/res/android"
          package="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

    <application
            android:allowBackup="true"
            android:label="@string/app_name"
            android:icon="@mipmap/ic_launcher"
            >

        <activity android:name=".MainActivity">
            <intent-filter>
                <action android:name="android.intent.action.MAIN"/>
                <category android:name="android.intent.category.LAUNCHER"/>
            </intent-filter>
        </activity>

        <!-- 替身Activity, 用来欺骗AMS  -->
        <activity android:name=".StubActivity"/>


    </application>

</manifest>

OK,那么我们启动TargetActivity很简单,就是个startActivity调用的事:

startActivity(new Intent(MainActivity.this, TargetActivity.class));

如果你直接这么运行,肯定会直接抛出ActivityNotFoundException然后直接退出;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这个调用成功启动TargetActivity。

狸猫换太子——使用替身Activity绕过AMS

由于AMS进程会对Activity做显式声明验证,因此在
启动Activity的控制权转移到AMS进程之前,我们需要想办法临时把TargetActivity替换成替身StubActivity;在这之间有很长的一段调用链,我们可以轻松Hook掉;选择什么地方Hook是一个很自由的事情,但是Hook的步骤越后越可靠——Hook得越早,后面的调用就越复杂,越容易出错。

我们可以选择在进入AMS进程的入口进行Hook,具体来说也就是Hook AMS在本进程的代理对象ActivityManagerNative。如果你不知道如何Hook掉这个AMS的代理对象,请查阅我之前的文章 Hook机制之AMS&PMS

我们Hook掉ActivityManagerNative对于startActivity方法的调用,替换掉交给AMS的intent对象,将里面的TargetActivity的暂时替换成已经声明好的替身StubActivity;这种Hook方式 前文 讲述的很详细,不赘述;替换的关键代码如下:

if ("startActivity".equals(method.getName())) {
    // 只拦截这个方法
    // 替换参数, 任你所为;甚至替换原始Activity启动别的Activity偷梁换柱
    // API 23:
    // public final Activity startActivityNow(Activity parent, String id,
    // Intent intent, ActivityInfo activityInfo, IBinder token, Bundle state,
    // Activity.NonConfigurationInstances lastNonConfigurationInstances) {

    // 找到参数里面的第一个Intent 对象

    Intent raw;
    int index = 0;

    for (int i = 0; i < args.length; i++) {
        if (args[i] instanceof Intent) {
            index = i;
            break;
        }
    }
    raw = (Intent) args[index];

    Intent newIntent = new Intent();

    // 这里包名直接写死,如果再插件里,不同的插件有不同的包  传递插件的包名即可
    String targetPackage = "com.weishu.intercept_activity.app";

    // 这里我们把启动的Activity临时替换为 StubActivity
    ComponentName componentName = new ComponentName(targetPackage, StubActivity.class.getCanonicalName());
    newIntent.setComponent(componentName);

    // 把我们原始要启动的TargetActivity先存起来
    newIntent.putExtra(HookHelper.EXTRA_TARGET_INTENT, raw);

    // 替换掉Intent, 达到欺骗AMS的目的
    args[index] = newIntent;

    Log.d(TAG, "hook success");
    return method.invoke(mBase, args);

}

return method.invoke(mBase, args);

通过这个替换过程,在ActivityManagerNative的startActivity调用之后,system_server端收到Binder驱动的消息,开始执行ActivityManagerService里面真正的startActivity方法;这时候AMS看到的intent参数里面的组件已经是StubActivity了,因此可以成功绕过检查,这时候如果不做后面的Hook,直接调用

startActivity(new Intent(MainActivity.this, TargetActivity.class));

也不会出现上文的ActivityNotFoundException

借尸还魂——拦截Callback从恢复真身

行百里者半九十。现在我们的startActivity启动一个没有显式声明的Activity已经不会抛异常了,但是要真正正确地把TargetActivity启动起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用替身StubActivity临时换了TargetActivity,肯定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替换回来;接下来我们就完成这个过程。

在AMS进程里面我们是没有办法换回来的,因此我们要等AMS把控制权交给App所在进程,也就是上面那个『Activity启动过程简图』的第三步。AMS进程转移到App进程也是通过Binder调用完成的,承载这个功能的Binder对象是IApplicationThread;在App进程它是Server端,在Server端接受Binder远程调用的是Binder线程池,Binder线程池通过Handler将消息转发给App的主线程;(我这里不厌其烦地叙述Binder调用过程,希望读者不要反感,其一加深印象,其二懂Binder真的很重要)我们可以在这个Handler里面将替身恢复成真身

这里不打算讲述Handler 的原理,我们简单看一下Handler是如何处理接收到的Message的,如果我们能拦截这个Message的接收过程,就有可能完成替身恢复工作;Handler类的dispathMesage如下:

public void dispatchMessage(Message msg) {
    if (msg.callback != null) {
        handleCallback(msg);
    } else {
        if (mCallback != null) {
            if (mCallback.handleMessage(msg)) {
                return;
            }
        }
        handleMessage(msg);
    }
}

从这个方法可以看出来,Handler类消息分发的过程如下:

  1. 如果传递的Message本身就有callback,那么直接使用Message对象的callback方法;
  2. 如果Handler类的成员变量mCallback存在,那么首先执行这个mCallback回调;
  3. 如果mCallback的回调返回true,那么表示消息已经成功处理;直接结束。
  4. 如果mCallback的回调返回false,那么表示消息没有处理完毕,会继续使用Handler类的handleMessage方法处理消息。

那么,ActivityThread中的Handler类H是如何实现的呢?H的部分源码如下:

public void handleMessage(Message msg) {
    if (DEBUG_MESSAGES) Slog.v(TAG, ">>> handling: " + codeToString(msg.what));
    switch (msg.what) {
        case LAUNCH_ACTIVITY: {
            Trace.traceBegin(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activityStart");
            ActivityClientRecord r = (ActivityClientRecord)msg.obj;

            r.packageInfo = getPackageInfoNoCheck(
                    r.activityInfo.applicationInfo, r.compatInfo);
            handleLaunchActivity(r, null);
            Trace.traceEnd(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 break;
        case RELAUNCH_ACTIVITY: {
            Trace.traceBegin(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activityRestart");
            ActivityClientRecord r = (ActivityClientRecord)msg.obj;
            handleRelaunchActivity(r);
            Trace.traceEnd(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 以下略
    }
}

可以看到H类仅仅重载了handleMessage方法;通过dispathMessage的消息分发过程得知,我们可以拦截这一过程:把这个H类的mCallback替换为我们的自定义实现,这样dispathMessage就会首先使用这个自定义的mCallback,然后看情况使用H重载的handleMessage

这个Handler.Callback是一个接口,我们可以使用动态代理或者普通代理完成Hook,这里我们使用普通的静态代理方式;创建一个自定义的Callback类:

/* package */ class ActivityThreadHandlerCallback implements Handler.Callback {

    Handler mBase;

    public ActivityThreadHandlerCallback(Handler base) {
        mBase = base;
    }

    @Override
    public boolean handleMessage(Message msg) {

        switch (msg.what) {
            // ActivityThread里面 "LAUNCH_ACTIVITY" 这个字段的值是100
            // 本来使用反射的方式获取最好, 这里为了简便直接使用硬编码
            case 100:
                handleLaunchActivity(msg);
                break;
        }

        mBase.handleMessage(msg);
        return true;
    }

    private void handleLaunchActivity(Message msg) {
        // 这里简单起见,直接取出TargetActivity;

        Object obj = msg.obj;
        // 根据源码:
        // 这个对象是 ActivityClientRecord 类型
        // 我们修改它的intent字段为我们原来保存的即可.
/*        switch (msg.what) {
/             case LAUNCH_ACTIVITY: {
/                 Trace.traceBegin(Trace.TRACE_TAG_ACTIVITY_MANAGER, "activityStart");
/                 final ActivityClientRecord r = (ActivityClientRecord) msg.obj;
/
/                 r.packageInfo = getPackageInfoNoCheck(
/                         r.activityInfo.applicationInfo, r.compatInfo);
/                 handleLaunchActivity(r, null);
*/

        try {
            // 把替身恢复成真身
            Field intent = obj.getClass().getDeclaredField("intent");
            intent.setAccessible(true);
            Intent raw = (Intent) intent.get(obj);

            Intent target = raw.getParcelableExtra(HookHelper.EXTRA_TARGET_INTENT);
            raw.setComponent(target.getComponent());

        } catch (NoSuchFieldException e) {
            e.printStackTrace();
        } catch (IllegalAccessException e) {
            e.printStackTrace();
        }
    }
}

这个Callback类的使命很简单:把替身StubActivity恢复成真身TargetActivity;有了这个自定义的Callback之后我们需要把ActivityThread里面处理消息的Handler类H的的mCallback修改为自定义callback类的对象:

// 先获取到当前的ActivityThread对象
Class<?> activityThreadClass = Class.forName("android.app.ActivityThread");
Field currentActivityThreadField = activityThreadClass.getDeclaredField("sCurrentActivityThread");
currentActivityThreadField.setAccessible(true);
Object currentActivityThread = currentActivityThreadField.get(null);

// 由于ActivityThread一个进程只有一个,我们获取这个对象的mH
Field mHField = activityThreadClass.getDeclaredField("mH");
mHField.setAccessible(true);
Handler mH = (Handler) mHField.get(currentActivityThread);

// 设置它的回调, 根据源码:
// 我们自己给他设置一个回调,就会替代之前的回调;

//        public void dispatchMessage(Message msg) {
//            if (msg.callback != null) {
//                handleCallback(msg);
//            } else {
//                if (mCallback != null) {
//                    if (mCallback.handleMessage(msg)) {
//                        return;
//                    }
//                }
//                handleMessage(msg);
//            }
//        }

Field mCallBackField = Handler.class.getDeclaredField("mCallback");
mCallBackField.setAccessible(true);

mCallBackField.set(mH, new ActivityThreadHandlerCallback(mH));

到这里,我们已经成功地绕过AMS,完成了『启动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式声明的Activity』的过程;瞒天过海,这种玩弄系统与股掌之中的快感你们能体会到吗?

僵尸or活人?——能正确收到生命周期回调吗

虽然我们完成了『启动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式声明的Activity 』,但是启动的TargetActivity是否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呢,我们还需要额外的处理过程吗?

实际上TargetActivity已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Activity了:它具有自己正常的生命周期;可以运行Demo代码验证一下。

这个过程是如何完成的呢?我们以onDestroy为例简要分析一下:

从Activity的finish方法开始跟踪,最终会通过ActivityManagerNative到AMS然后接着通过ApplicationThread到ActivityThread,然后通过H转发消息到ActivityThread的handleDestroyActivity,接着这个方法把任务交给performDestroyActivity完成。

在真正分析这个方法之前,需要说明一点的是:不知读者是否感受得到,App进程与AMS交互几乎都是这么一种模式,几个角色 ActivityManagerNative, ApplicationThread, ActivityThread以及Handler类H分工明确,读者可以按照这几个角色的功能分析AMS的任何调用过程,屡试不爽;这也是我的初衷——希望分析插件框架的过程中能帮助深入理解Android Framework。

好了继续分析performDestroyActivity,关键代码如下:

ActivityClientRecord r = mActivities.get(token);

// ...略

mInstrumentation.callActivityOnDestroy(r.activity);

这里通过mActivities拿到了一个ActivityClientRecord,然后直接把这个record里面的Activity交给Instrument类完成了onDestroy的调用。

在我们这个demo的场景下,r.activity是TargetActivity还是StubActivity?按理说,由于我们欺骗了AMSAMS应该只知道StubActivity的存在,它压根儿就不知道TargetActivity是什么,为什么它能正确完成对TargetActivity生命周期的回调呢?

一切的秘密在token里面。AMSActivityThread之间对于Activity的生命周期的交互,并没有直接使用Activity对象进行交互,而是使用一个token来标识,这个token是binder对象,因此可以方便地跨进程传递。Activity里面有一个成员变量mToken代表的就是它,token可以唯一地标识一个Activity对象,它在Activity的attach方法里面初始化;

AMS处理Activity的任务栈的时候,使用这个token标记Activity,因此在我们的demo里面,AMS进程里面的token对应的是StubActivity,也就是AMS还在傻乎乎地操作StubActivity(关于这一点,你可以dump出任务栈的信息,可以观察到dump出的确实是StubActivity)。但是在我们App进程里面,token对应的却是TargetActivity!因此,在ActivityThread执行回调的时候,能正确地回调到TargetActivity相应的方法。

为什么App进程里面,token对应的是TargetActivity呢?

回到代码,ActivityClientRecord是在mActivities里面取出来的,确实是根据token取;那么这个token是什么时候添加进去的呢?我们看performLaunchActivity就完成明白了:它通过classloader加载了TargetActivity,然后完成一切操作之后把这个activity添加进了mActivities!另外,在这个方法里面我们还能看到对Ativityattact方法的调用,它传递给了新创建的Activity一个token对象,而这个token是在ActivityClientRecord构造函数里面初始化的。

至此我们已经可以确认,通过这种方式启动的Activity有它自己完整而独立的生命周期!

小节

本文讲述了『启动一个并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示声明的Activity』的解决办法,我们成功地绕过了Android的这个限制,这个是插件Activity管理技术的基础;但是要做到启动一个插件Activity问题远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在Android中,Activity有不同的启动模式;我们声明了一个替身StubActivity,肯定没有满足所有的要求;因此,我们需要在AndroidManifest.xml中声明一系列的有不同launchMode的Activity,还需要完成替身与真正Activity launchMode的匹配过程;这样才能完成启动各种类型Activity的需求,关于这一点,在 DroidPlugin 的com.morgoo.droidplugin.stub包下面可以找到。

另外,每启动一个插件的Activity都需要一个StubActivity,但是AndroidManifest.xml中肯定只能声明有限个,如果一直startActivity而不finish的话,那么理论上就需要无限个StubActivity;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呢?事实上,这个问题在技术上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如果你的App startActivity了十几次,而没有finish任何一个Activity,这样在Activity的回退栈里面有十几个Activity,用户难道按back十几次回到主页吗?有这种需求说明你的产品设计有问题;一个App一级页面,二级页面..到五六级的页面已经影响体验了,所以,每种LauchMode声明十个StubActivity绝对能满足需求了。

最后,在本文所述例子中,TargetActivity与StubActivity存在于同一个Apk,因此系统的ClassLoader能够成功加载并创建TargetActivity的实例。但是在实际的插件系统中,要启动的目标Activity肯定存在于一个单独的文件中,系统默认的ClassLoader无法加载插件中的Activity类——系统压根儿就不知道要加载的插件在哪,谈何加载?因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处理:

我们要完成插件系统中类的加载,这可以通过自定义ClassLoader实现。解决了『启动没有在AndroidManifest.xml中显式声明的,并且存在于外部文件中的Activity』的问题,插件系统对于Activity的管理才算得上是一个完全体。篇幅所限,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喜欢就点个赞吧~持续更新,请关注github项目 understand-plugin-framework和我的 博客!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425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58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186评论 0 24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48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49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4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30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36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39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505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2,004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6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99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6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21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7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80评论 2 26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