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比让我升舱还高兴

几年前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出差去北京,有三十多年历史的北京二号线很少有直梯,我艰难地爬上了大半楼梯,突然从后面传来一句男声“我帮你吧”,然后径直帮我把行李箱抬出了地铁站。

帮助我的人好像是下意识地在做一件事,甚至没有回头等待我的道谢就离开了。

地球有75亿人,我们每一次去往异乡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许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即使如此,他们仍愿意对暂时困顿的我们释放善意,让惊险变成惊喜,难关最后通关,让异国他乡不再只是一个地名,而是切实存在的人与人之间相互连结的温馨回忆。

01、途中的善意

旅行中的争执很多来源于为自己着想太多而不顾他人,如果有人肯稍微替别人考虑一下,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争吵。

@184*****247 女 22岁 学生

坐飞机的时候睡着了,旁边一个大叔翻身过来帮我把座位稍微向后面调了调,还帮我和空姐要了一条毯子。

其实我当时一瞬间就醒了,但是为了他这份好意,我仍然装作睡着了的样子,没有睁开眼睛。

真的超级暖心,下飞机的时候还专门对他说了谢谢~

@🍃 女 25岁 国际贸易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年大年三十儿还在坐飞机,我们那一整个舱只有稀稀拉拉五十个人左右。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大家都没法回家过年,于是互相不认识的我们就开始聊天,最后甚至认识了一个同名同姓的朋友。

坐过很多次飞机,都是上机睡觉下机走人。

只有这一次,我们都有无法与家人团聚的失落,意外也得到了与陌生人敞开心扉排解苦难的可能。

@Lisa 40岁 市场总监

一次坐高铁,邻座是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刚刚会牙牙学语的孩子。刚落座她就向我表达了孩子太小可能会打扰到我的歉意,我表示没事。

一路上她都轻轻地哼着儿歌,抚平孩子的情绪,孩子很乖,并没有大吵大闹,我也在她的温柔的歌声里补了个好觉,梦里想到了我许久未见的母亲。

02、此地有你才有温度

在与你产生连结之前,它只是地图上的一个标记,而现在,它是你一份温暖的回忆。

@gogogo 26岁 销售代表

前段时间被公司外派去了一个西南的三线城市开拓市场, 我一个北方人去那里,吃不习惯住不习惯,在当地也没有朋友,每天除了上班,感觉游移在这个城市之外。

有天坐公交车,一个女生突然惊呼自己钱包被人偷了,司机立马把前后车门关了,全车上下没有人提出要下车,都在帮忙找嫌疑犯,司机甚至直接把车开到了派出所。

后来,小偷灰溜溜的认错,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掌声,女孩儿拿到了钱包,大家重回公交车继续行驶。

而我,也终于感觉自己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异乡人。

@小厉害 32岁 高校教师

博士毕业那年,想在回国之前做一件老了回忆起来仍旧会觉得很骄傲的事、

于是决定独自开着我的二手车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横跨美国公路旅行。

一路上,大部分都是杳无人烟的地方,偶尔会遇到同样来公路旅行的年轻人,我们交换彼此的经历、理想甚至食物,在汽车出现故障的时候收留他人在车上过夜。

长时间孤独的驾驶,只要碰到了能讲话的同类,年龄、性别、国籍、文化的差异都不是问题,这一刻,我们是不设防的孩子,都在掏心掏肺地对陌生人好。

03、城市的温柔

城市的温柔,不在于鲜衣怒马、高楼大厦,而在于对每个人的狼狈不堪都有所包容。

@思slay 28岁 文员

一个人去一个沿海的一线城市面试,一天延着城市对角线面了三场,每场感觉都很不好。此时我妆也花了,脚也因为穿着高跟鞋走了太多路一瘸一拐,发型也乱了。

当时的我,大概已经不成人形了吧。

上地铁之前买了一杯奶茶,进地铁发现有个座,我像溺水的人抓到救生圈一样冲过去坐下。

然而不知道挤到了什么,奶茶从底下漏了,溅了我和旁边的人一身,我当下就惊呆了。

甚至有一瞬间灵魂出窍,祈求我灵魂和肉体从未踏上这片土地。

但是旁边被溅到的那个小姐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递给我一包纸,自己又拿出一包抽纸把自己擦擦干净,又帮我擦了几次。

“没事儿,都会过去的”,她一边擦一边小声跟我说。周围人也没有嫌恶地躲开,而是纷纷向我递纸,帮我擦弄脏的车座和地板。

当天面试的三家,其实最后我一家都没面上,甚至也没有去那个沿海城市,而是留在了家乡,做着挺普通的工作。

但是每次别人说大城市冷漠的时候,我都会跟他们讲这件事。

@thewaytoyou 23岁 学生

和朋友去东亚某国玩儿,吃吃喝喝聊聊天不小心就过了半夜,地铁也停运了,只能跟出租车司机指到了住的位置的附近,我们还需再往里走个十分钟才能到租住的民宿,而往里似乎看不到路灯。

我们两个人站在有路灯的路口瑟瑟发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突然有两个大妈举着手电筒过来了,我们立刻往后退一步,我们用着电视剧里学会的单词和英语加肢体语言勉强理解了她们是专门陪同深夜回家的独行女子的义工。

虽然我们几乎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仍然聊的迷之开心,十分钟的路感觉一会儿就走到了,最后离开的时候,我用英语说对不起之前把你们当坏人了,也不知道她们听懂了没有,两个人相视后哈哈大笑,说没关系的。

好长时间过去了,我其实已经想不起来她们长啥样了,只记得她们的两口大白牙。

不过一想到每天有成百上千因为各种原因晚归的女性因为她们的热心而安全回家,就觉得,这儿也挺不错。

@id=card 30岁 IT工程师

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几个月之前和女朋友在三里屯一家酒吧闹分手。

年纪渐长人的吵架不再只是鸡毛蒜皮的“你爱不爱我”,“你会不会爱上别的人”,而是女朋友已经开始对年龄产生焦虑,想要赶紧定下来,而我却正好创业失败,下个月社保都不知道能不能给续上。

我甚至看不见自己的未来,怎么许诺别人的未来。

于是我们吵了几个小时,分不出谁对谁错,她摔门出去打车回家,我不想回家,就在深夜里绕着三里屯徘徊,撞见同一个卖花大妈好几次。

最后一次,大妈主动走了过来,我马上说道,“我不买花儿”,没想到大妈递了我一束花说“小伙子,送你的,开心点。”

我还是不怎么开心,但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美好不是从抵达目的地开始,善意也不是在旅途中才有。当你决定出行,美好就已开始了;

当你准备出门,善意就在那里了。

差旅辛苦,奔波不易,伙力专车对你说:

赶早班机,车上安心多睡会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