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瞎讲讲之昆山其实很好玩

小黑瞎讲讲之昆山其实很好玩(一)

本来想寻求一些文化真谛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近突有所悟,世间所有之事,若失去乐趣,便索然无味,而小黑恰恰是好玩之人,便从传播本土开始,随口瞎讲讲。因为我本随性之人,而昆山有句俗语叫“瞎讲有啥讲头”所以瞎讲是不用讲头的,可以随意从中间拦腰讲起,话题随我,本来就是瞎讲讲。今天讲昆山其实很好玩,我的目的很强,想要年轻人更加了解昆山的历史,而可能传播的方法与其他人不同,我的不一定正确,但是一定好玩。

大凡人类祖先为生活方便往往依水而居,聚集而成,所以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条母亲河,而我们昆山城中心的母亲河叫“娄江”,由此我们便能记住昆山最早的地名叫娄邑,古代人把大的城市叫都,小的便称邑,娄邑便是直白叫娄江边上的小镇,就如我当初就是长在张浦的黑小子一般。想人都有个外号,如水浒108将个个有个响亮的外号,外号来历多少能使人联想到这个人的一些故事或经历或特性。娄邑到了周朝时期分属了一个叫吴的诸侯国,吴的国王见此处百里平川,竞有一小山,便设为行猎玩耍之处。

我们人类的脾性最好能打些无还手能力性情懦弱之辈,于是有大臣便建议养鹿。吴王一这主意不错,别说我拿了武器,便赤手空拳,鹿也伤不得我,而且鹿身体又大,打起来目标大,方便。狗急了跳墙,猫急了抓人,鹿急了,也没见过能干什么,好像生来鹿就是任人宰割的。有句话叫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传说是袁世凯十三岁所作,这是题外话,于是这里便有了个外号叫鹿城。

城镇逐步形成,像人要踏上社会一样,到外见人,光外号有点不尊重也不正规。到了南北朝期间,我们的家乡主要城市都已经像样了,于是,有人便想到光有小名外号可不行,得有个响亮的大名。巧了,当时出现了一本童蒙读物,就是启蒙少年儿童的书,中间有一句叫:“金生丽水、玉出昆岗。”其实就是告诉大家玉石好多都是出在传说中的昆仑山,而我们的家乡恰巧有一座形似马鞍的小山,这座小山恰巧又产有许多白色的玉石,这些玉石恰巧与昆仑山所出的玉仿佛,被人称昆石,而当时恰巧出现了一个聪明如我之人,便给我们故乡取了个大名,叫昆山,这个名可比较大气,又兼有文化气息,于是便一直沿用至今。但是你记得此处名叫昆山,却没有昆山,这座山依其形状叫马鞍山,昆山是依昆仑山所称。

你看就是我们昆山名字的来历,便是这么好玩,讲多了你也记不住,这段就此打住,欲知昆山还有什么好玩,且听下回瞎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