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10)

字数 5829阅读 27

02001(1).jpg

死神背靠背目录
死神背靠背(9) 遥远的黄昏 诡异的凶手

                                     好大的胆子  荒唐的电话

所谓的开始,早就在事情发生以前就已经开始。所谓的结束,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结束。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开始??而什么才又是真真正正的结束!!

“您调到横街派出所,应该是整个案件的重大转折点吧,赵阿姨!”我说,其实横街派出所,就是一个派出所而已,虽然每个派出所的格局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每个派出所都是不一样的。不要看派出所是什么样子,而是要看派出所里面有什么人。譬如说,赵阿姨这样的人!

“也算是转折点,也不算是转折点。”赵阿姨说,看了一下窗外,却不是太阳的方向,而是朝向南面的窗户,外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她却看得格外出神。

“妈,说得你当时没有去似的。”小鹏有些不理解他妈妈,知子莫如父,知女莫若母,可是这个母亲和自己的儿子之间仿佛隔了什么东西,隔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我去了,我去了案件才开始了。”赵阿姨说,目光回到我和小鹏的身上。

“可是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吗,按照你已经掌握的资料来看!”我说,旧事重提明知故问,仿佛赵阿姨遗漏的什么,其实只是我的内心担心自己遗漏了什么,我是个推理小说发烧友,有这个习惯的,关注每个细节,不放过每个细节,可是整个案件到现在为止,仍然有许多不可解的地方。

“对啊,结案啦,妈!”
“对啊,拿到资料的时候,蒙霜的那一份,上面写的死亡原因是:畏罪自杀。”赵阿姨说,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不愿意说了想即刻离去,但是并没有离开藤椅。

“蒙霜到底犯了什么罪啊!”我说,又是旧事重提老话重说明知故问。

“蒙霜或许真的是犯了什么罪,如果不是犯了什么罪,也是犯了什么事,不然不会这么蹊跷就死了。”小鹏说。

“她死的蹊跷是有目共睹的,看见现场的人,掌握资料的人都是能够意识到的。可是更让人觉得蹊跷的是,为什么那块玉佩留在了现场,凶手都没有打算抢走吗,就算仅仅是为了钱,也不可能在蒙霜的手上啊!”赵阿姨说。

“或许是凶手没有时间呢,慌慌张张没来得急,才造成了疏漏,才有了这样的错误,或许这是一条货真价实的线索,只是现在还不能通过这条线索确定什么。”我说,作为一个推理小说发烧友,这是一个身份,也应该可以暗示我的实力。

“这只是的你猜测,没有证据指向你的这个猜测,所有关于蒙霜的调查,差不多在那个时候已经结束了。当然了,有些我认为有问题的地方,或者当时我只是觉得应该去注意的地方,我也重新去调查了一番,所有可能的人,都走了一番。资料刚刚都汇报给你们了,大部分都是同事那里得到的,我得到的那一小部分也加进去了,都是实话,可是这个案件似乎在说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这种感觉,这个案件在说谎。”赵阿姨说。

“每个人都认为这个案件有问题,可是有搞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并不能消除这个疑点,我和小龙的想法是一样的。”小鹏说,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把整个案件的大体情况还有或许有价值的细节回忆了一番,然后低下头来,却什么也没有说。

“所以你才调到横街派出所去了吧,赵阿姨!”我说,仿佛我这才弄明白了赵阿姨是为什么调到横街派出所的。

可是俗话说,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拜托,我妈可是被下放的,不是特派过去侦破案件的。蠢货啊你,小龙!”小鹏冲我作了个竖中指的手势。

“干嘛!!”我瞪着眼睛吼他。

“哟,这次又是谁主动挑战谁啊!蠢货!”小鹏说:“说你蠢货,你还意识不到自己为什么是蠢货,简直是地地道道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蠢货!”

“你忘啦了吃药啦!”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要不然你喂我啊,小龙,反正我渴!”小鹏说,嘻嘻地笑。

“没有药水,有尿水,当真你想解解渴吗?”我说。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再这样你们两个人都给我滚出去!”赵阿姨说,没有肢体动作,但一脸的严肃,眼神是看罪犯的那种眼神,一点也不温柔。

“好吧,我安静安静就是了。”我说,我可不想听个故事没有听完就给赶出去了。

“妈,我,和小鹏还要听你讲故事呢,没有听众,您一个人自言自语也不是个事儿,对不?”小鹏说,一本正经。

“你妈什么时候自言自语过啊,又没得癔症!”赵阿姨说着,笑笑,捏捏自己的儿子的脸蛋。

“阿姨,您接着讲故事吧,都想听呢!”我说。

然后,赵阿姨大致介绍了她才调到横街派出所的事情,不过不是横街派出所是什么样子了,也不是自己和同事关系的趣闻轶事,她只是反复渲染自己遇到这个案子时候的感觉,就是头疼,反感,疑点重重,不解,无奈,但想要找到一条路。

在赵阿姨调到横街派出所的第二个月以后,还没有到第三个月,就出事情了,正如赵阿姨先前说的,周芒出事情了,周芒成了凶手,不过不是杀死蒙霜的凶手,死者另有其人。

赵阿姨说,是那天的上午,天空下着小雨,但是对于在办公室里面的赵阿姨的同事来说,根本就是没有感觉的。

突然,一个报警电话响起。

赵阿姨在楼道里,处理手头上的一些事情,而接警的正是朱明明。

“不可能吧!”朱明明说了一句。

然后那边说了什么。

“有毛病啊!”朱明明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谁啊??”赵阿姨走过去问朱明明,看她一脸的不悦,刚刚接警的一下子是分外紧张分为严肃的,这一下子就变成了不悦。

“捣蛋鬼。”朱明明说,没有离开接警的位置,只是低下头玩手机。

“捣蛋鬼是谁??”赵阿姨有一贯的敬业和严肃,哪怕听到了捣蛋鬼三个字,依然要问个究竟。

“捣蛋鬼就是来捣蛋的。”朱明明说,看了一眼赵阿姨,然后玩自己的手机。

“我是说,朱明明,是个报警电话吗,谁打来的,怎么感觉你被整蛊了的样子,闷闷不乐的。”赵阿姨说,算是实话实说,不过依然对这个报警电话很关注。

“你没有事情吗,小赵?”朱明明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赵阿姨。

“没事,这不是刚刚调过来吗,而这个案子又结案了,所以没事可做。”赵阿姨说,倒也平静,只不过那个报警电话她是分外注意的。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也没听到报警人的声音,只是凭一种职业中累积起来的直觉,觉得这个电话有点问题。没有理由,就是直觉告诉她的,有问题,或许这种直觉只是和窗外的天气有关。

“那你去把厕所打扫一下吧,清洁工生病请假了!”朱明明手一指厕所的方向,仿佛赵阿姨调来这么久,连厕所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不是,只是有点小事情,但还是要处理的。扫厕所,我就不去了。只是我想知道这个电话,是一个什么样的电话!”赵阿姨说,单刀直入直来直去,虽然也耍了一点小聪明。

“一个捣蛋鬼而已。”朱明明说,抬起头来,看着赵阿姨,说:“你要是是在没事事情做,当然我不是叫你扫厕所,上厕所还是可以的,扫厕所就不用了,你没事就看看手机吧,玩玩游戏或者看看小说,追追剧也可以啊!别没事一天瞎跑,这一片区最近都给你跑遍了,我们几个人加起来都没你这么勤快,你又不是送快递的,懂不懂?”

“这不,这个案子才刚刚结案吗,我反正也是没事做,看看以前的资料,了解了解嘛,学习学习嘛!”赵阿姨说,被刚刚朱明明的话说得有点不知所措,好半天才找到可以说的话。

“也不必到处跑啊!”朱明明说。

“这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赵阿姨说这个话的时候动了一点语气。

“不是周芒,不可能是周芒,但报警的人就是自称周芒,所以我才断定不会是周芒的。”朱明明说,嘴角一丝鄙夷的笑。

“是一个报警电话吗??”赵阿姨问。

“打到这里来的有一个不是报警电话的吗,我的男朋友可不会开这么无聊的玩笑。刚刚不是一个报警电话。”朱明明说。

“说的什么??”赵阿姨有问。

“你烦不烦!!”朱明明吼赵阿姨,“小赵,你别一天没事找事,你要知道你才来,我们干了几年的老警察都不敢这么问东问西的,知道不!!”

“可那到底是一个什么电话??”赵阿姨依然没离开接警的地方。

“一个不是报警电话的报警电话。”朱明明屁股都抬起来了,又坐了下去。

“真的吗??”赵阿姨相当疑惑的笑笑,她不仅仅怀疑朱明明的话,更怀疑自己的直觉。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小赵,办公室里不是有你的座位吗!这里的空位你就别坐了。该干嘛干嘛去!”朱明明手随手一指,楼上办公室的方向。

电话又响起来了。

那个不是报警电话的报警电话。

朱明明斜着眼看了看赵阿姨,抓起电话,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说:“喂,横街派出所,哪里有事情?”

然后是电话里头的声音,尖声尖气的,但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

十秒钟过后。

“又是捣蛋鬼!!”朱明明把话筒悬在半空中,对赵阿姨说:“连声音都没有变!”

“捣蛋捣得这么勤??”赵阿姨用职业式的微笑对朱明明,可她不是餐厅的迎宾,她是警察。

“我说,你有病啊!这里是派出所,没事想找人闲聊,打10086,转人工客服,随便聊啊!这里是派出所!”朱明明说,就准备放下电话。

赵阿姨一伸手,就抓住了朱明明的手腕。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赶快来啊!”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大吼,听声音还真有几分耳熟,赵阿姨凭印象觉得或许就是那个见过一次面的周芒。

金银的妻子——周芒!!
“到底怎么回事??”赵阿姨问。

“要不,你来!!”朱明明把听筒递给了赵阿姨。

“喂,我是横街派出所的赵明泉,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吗?”赵阿姨说,其实她是什么也不能确定的,只是想先知道所有的事情以后再做判断。

“跟你说了,就是个捣蛋鬼,哪有这样的事情的啊!”朱明明不以为然,这边通着电话,那边她就玩自己的手机了。

“我是周芒!”那头的声音说。

“你真的是周芒吗?”赵阿姨问。

“你们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自称周芒的人说。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赵阿姨接着说。

“出事情了,你不知道吗,你们不管吗?”那个人说。

“跟你说了,是个捣蛋鬼,兜着圈子跟你说话呢,小赵!”朱明明说着一脸的鄙夷,这么个电话,还半天都不放下。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明泉,我们见过一次面。”

“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啊,我见过警察,但没有见过你啊,你们赶快过来吧!”

“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吗!!!”赵阿姨的口气丝毫不是询问,她也有点赞同朱明明的说法了,就是一个捣蛋鬼,只是听声音有些急,但并不说明出了什么事情。

“我杀人了!”

“我说了吧,这个人脑子有问题,没事跟你开玩笑呢,小赵!”朱明明烦得没有心情继续耍手机,看看赵阿姨,注意力才又回到手机上面。

“你是谁啊,你为什么杀人啊!”赵阿姨本来想放下电话的,可手慢了一下,嘴巴里这个话就脱口而出了。

“我是周芒啊,我跟你说了啊,我是周芒,我是周芒,我是周芒!!”一副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周芒的样子。

朱明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意思是不仅这个人脑子有病,你赵明泉脑子也是有毛病的。

“你确定你是周芒吗??”赵阿姨当时真是不知道怎么结束这个电话,可心里想的就是尽早结束这个电话,但是又有点其他的想法,万一有意外呢,毕竟自称周芒的这个人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就像一个案发现场报警的人那样。从赵阿姨这么多年的经验判断,就是这样的。

可是哪里会有人报警称自己杀人的啊!

何况,如果情况属实,就是杀了人马上就报警,自己给自己报警,现实中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的!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我就是周芒啊,我杀了人了,你们快来啊,我在星座咖啡厅呢!”

“上钩啦,你,小赵,连具体的地方都说出来了。怎么,我看你的表情,你不会真的打算去看看吧!”朱明明眼珠子一动,注意力又回到了手机上面。

“我可以核实一下你的身份吗?”赵阿姨说。

“我就是周芒啊,我就是周芒啊,我都说了几百遍了,你怎么不信啊,我杀人了,在星座咖啡厅,你怎么不信啊,我还在这里呢,我就在这里呢,你们快过来抓我啊!”

听得赵阿姨一头雾水,听筒悬在半空中,虽然明摆着是个恶作剧,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可以告诉我,你老公是谁吗?”赵阿姨急中生智。

“我老公是金银啊,你们快过来啊,快过来抓我啊!”那个人说,而且听筒里传出来哭泣的声音,阵仗挺大的。

“怎么??”朱明明看着赵阿姨,说:“真信了??真打算去!!”

“光听表面是假的,可听语气,还有这么狂的声音,怎么都感觉有问题啊!”赵阿姨说。

“你才有问题呢,我杀人了,这才是问题,你们过来啊,我不想活了,你们来抓我,我杀人啦!我真的杀人啦!!”

“金银真的是你的老公吗,你们结婚几年啦?”

“我们结婚有六年啦!”说着那边的人又哭了,说:“我在星座咖啡厅!”

“熟人作案!”朱明明打了一个响指,说:“绝对是熟人,肯定是金银和周芒都认识的某个孩子,知道所有的事情,事先知道所有的细节的,还模仿周芒的声音。”

“声音是有点变味儿,可电话不都这样吗,和现实的声音有差距!”

“我真的杀人啦,血流了一地啊,你们怎么都不过来啊,我腿都吓软啦,你们快过来啊!”

“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你杀了谁吗?”赵阿姨的脑子里有无数个想法子飞跑,可就是没有一个想法是可以确定的。

“我杀了钱月星。”那个声音说。

“金银的案子里有钱月星这个人吗?”赵阿姨放下听筒,问朱明明。

“没有。你有印象吗?”

赵阿姨摇了摇头。

“钱月星是你什么人啊?”赵阿姨问,这个电话她早就想挂了,可就是没有办法放下,仿佛内心有一股本能的力量促使她继续听下去。

“钱月星是我仇人,她认识我老公,我杀了她。你们快来啊!”

“连剧情都有了,小赵,你傻傻地还听呢!”朱明明说着就来抓枪赵阿姨手里的电话,可赵阿姨身子一转躲开了。

“钱月星真的被你给杀了吗??”赵阿姨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问了这么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傻问题。

按照赵阿姨事后的说法,这一切都是不合逻辑的,前面的不说,哪有在咖啡馆这么就轻易杀死一个人的,杀人以后还自己给自己报警。

“你们为什么不来啊,杀人犯法,杀人偿命的啊!”那个声音说。

到这里,赵阿姨内心的疑虑才有些清晰了,毕竟如果真是一个捣蛋鬼,不会磨磨唧唧了这么半天时间还没有放下,而从报警电话中听得到很多具体的内容,仿佛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你们觉得真有这么回事吗?”赵阿姨问我和小鹏。

“反正你说了,周芒杀人了,不过不是杀死蒙霜的凶手,至于是不是这个被叫做钱月星的,就不得而知了。”我说。

“那边的人真是周芒吗?”小鹏问。

“听声音挺像的,不过没法确定。”赵阿姨说。

“赵阿姨,你不会像那个捣蛋鬼整蛊你那样整蛊我们吧,这是一个故事中的故事,故事到这里就完了!!赵阿姨,可别拿我们寻开心,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凶手’!”我说。

“不是,这个电话是真的,是故事中的故事,而且是故事中的一部分,不是我即兴编造的。”赵阿姨说。

“那你去了吗,赵阿姨?”我说。

“我去了,还带了几个同事。”

“那边的人真是周芒,真的是周芒杀了人,然后自己给自己报警??”小鹏问。

“开头我也是一头雾水,毫无头绪。不过,如果这个案子是真的,还真有点奇怪,当时我就对同事说:好奇怪的杀人案,不是自杀,不是他杀,不是意外,却有人死。他们这才答应一起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不然,您可能真的一个人去‘现场’了!”我说。
死神背靠背(11) 我就是凶手 诡异的现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人的生命是时候结束了,可是有些人的生命不该结束。有些人想死,可以有些人根本不想死。有些人看不开了,却不一定死了...
  • 有些事情本身就很意外,有些事情本来是安排的意外,有些事情追根问底还是个意外。本来有很多的事情渐渐从水底浮出来,可是...
  •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
  • 有些事情是需要分析分析,可是有些事情不需要分析。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分析的,可是有些事情还得分析分析。但是到底该怎么分...
  • 我忽然想起来新白娘子传奇大结局的时候,白素贞和许仙终于相见恍如隔世,夫妻历尽悲苦齐登极乐,此刻我就想知道,曾经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