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时期的爱情(1)

不可避免,冒着气泡的泡腾片总是让她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就算是如西瓜汁般的粉红色,也不能让她觉得甜蜜美满。刚从沸腾转为平静的泡腾片水中抬起头,费尔明娜•达萨就意识到自从某一个时刻起,她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借助任何事情来想起弗洛伦蒂洛•阿里萨。

自从自己在那段被发现的长久而受阻的暗恋转为明恋又被不留余地拒绝之后,便没有一天没有想起过他。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两年一个月零九天。无需每天在日历本或者手机的备忘录上画横线或者圆圈做提醒,因为没有哪一天不发生点什么让她想起他来。

她第一次关注到他是在一个晚上。费尔明娜•达萨工作结束后回到家中度寒假,正准备和父母享受一个短暂而欢愉的假期,却不料迎来了一阵迅猛的风暴。这场风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家人欢聚的喜悦,又给它披上了沉重而执拗的外衣,差一点彼此相爱、欣赏、尊重的家人就要互相误解和伤害。最后是费尔明娜•达萨的母亲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快速而决断地发出了指令:无论怎样,孩子们回来是为了享受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关爱的,而不是彼此间的误解和职责。因此,这场不愉快的争论到此为止。指令是这样明确,令人毋庸置疑,于是风暴又以它来时的速度裹挟着它因尚未成熟而显得酸涩的成果迅速地逃窜了。

事后费尔明娜•达萨的姐姐悄悄对费尔明娜•达萨说她不应该这样顶撞她们共同的父亲。因为父亲显然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一撇两清的话,心里却很是爱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丝毫不能看她们受一点委屈。这一次,费尔明娜•达萨让自己的老父亲气得够呛,前几年劳累过度导致的心脏瓣膜问题让这位老父亲气的脸都成了酱紫色,气鼓鼓地坐在水泥铺就的长廊下一言不发:他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或者说,以他年长几十岁的智慧以及在这场风暴中努力生存下来的一点理智来判断,他再开口无疑会让这场风暴旋转得更厉害,结果也只会更惨烈。

冷静下来的费尔明娜•达萨既伤心又歉疚:她竟没有察觉到老父亲的身体不适,还拿最硬气的话来气他。她丝毫没有想到过年龄与过度劳累能够带走的东西是任何人都只能顺从而无法抗拒的,她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老父亲还和从前一样年轻硬朗,以至于她都忽略了散乱地放在桌上的药瓶。她的冲动、失去理智与过于较真在这一霎那将自己一掌击得跌出去老远:其实只要她在最开始的时候将老父亲的那句话如耳旁风一般略过,微风便刮不成飓风了。她竟忘记了武侠功夫中最重要的一招:四两拨千斤,却采用了最笨重也是最容易两败俱伤的招式:掌对掌拳对拳的正面迎击。

长久的相处和过分的熟悉让费尔明娜•达萨难以对在厨房、客厅和长廊间来回穿梭的父亲说出抱歉的话。这位慈祥温和的老父亲此刻脸色已经恢复,正在对家禽们进行每天最后一次的喂养和准备晚饭,努力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却仍然掩盖不了一时半会儿别不过来的表情:面无表情。于是只好把站在客厅神情复杂、不知所措的费尔明娜•达萨当空气一样略过,但又好像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来回两个回合后,费尔明娜•达萨实在是愧疚难当,便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吃晚饭的时候,两人都想努力平复过来,无视两个小时前刚刚刮过的那场风暴造成的惨象:水漫长廊、鸡飞狗跳、树被连根拔起东倒西歪。于是两人在各自带着一脸的强装镇定中恢复了一些血色,又在尴尬的气氛中逐渐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柔和温情。两人之间的默契让费尔明娜•达萨不由得暗地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却更添了心里的愧疚,这倒并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说错:如果说有错,那也就是她不应该把话说出来而已。但这愧疚依然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自己的骄傲又不容许她去低头认错: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有错。又害怕自己此刻再去道歉只会弄巧成拙,把原本缓和的气氛搅得更尴尬。

就在她所有知情的朋友都劝慰她父母和子女间的摩擦碰撞实属常事时,费尔明娜•达萨那仍然横冲直撞的情绪在弗洛伦蒂洛•阿里萨那里得到了安息日般的平静。彼时费尔明娜•达萨和弗洛伦蒂洛•阿里萨之间并未熟识,也正是这偶然的一次交谈,成为这若干年后仍未结束的起伏不定的酸涩爱情的源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