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蘇~致另類同桌的妳

图片发自简书App


畢業多年後重逢,你說中學時你曾是我的同桌,我卻,印象模糊。而你,竟然記得關於我的那么多細節,我如比薩斜塔般的醜陋字體,我年少輕狂的癡人瘋語,我家那個老樓,那盆文竹,我當年的蠢笨學霸狀;還有,午休時在學校的各種遊逛,各式奇遇。自然也少不了,對我們那個變態魔頭班主任老太的血淚控訴,以及,我們由此愈發壓抑沉悶的青春期。


我驚異于你的腦子是怎麼長得,為何我們記憶中的畫面如此千差萬別,南轅北轍。妳一笑回曰,我沒好好學習,自然只記得這些有用沒用的啊。。。瞬間,我覺得,你帶我一起穿越回那段青澀時光。其實,那也是我一直不願記起的煉獄歲月,為了父母為了家族的沉重期望,苦苦掙扎,深度麻木自己才熬過去的灰黯。不堪回首。因為妳的鮮活描述,我才敢回頭,卻發現,原來那裡還有那么多的別樣景致。


後來,我們逐漸多了些聯繫。見面很少。一次是你來,一次是我去。某年春天,帝都照例風沙瀰漫,頗有塞外風光。你來看我。款款走近的妳,衣著得體,妝容精緻,神采奕奕。唯一不搭的是,手裡卻拎著箱牛奶。已經不記得那次都談了些啥,你問寒問暖之餘,只有這個畫面定格在腦海里。其實,我是有些感動。一個踩著高跟鞋的窈窕女子遠遠走來,心地如此樸實厚道。在城裡混久了,收過各式精美禮品,而這樣的細節,久已未見。但是,我沒好意思說出來。


然後,我因為辦事,途徑你那裡。妳隱身在一省會城市,卻笑稱自己是在莊里。都市里的村莊。你總能如此自嘲,坦坦蕩蕩。剛入住酒店,你就已趕到前台迎接。熱情依然。精緻窈窕依然。你帶我和老公去吃西北菜,為我們接風洗塵。相談甚歡。直到,你開始談及自己的生活狀態。已經離了。閨女給了前夫。目前自己一個人生活,守著教書育人的工作,倒也自得其樂。好像,你還談了對男人對感情的一些看法。當時,我剛學了些專業知識,初出茅廬,於是對你大加野蠻分析,自己痛快淋漓。還打著為了你好的幌子,就像是我們的父母老師一直對我們所做的那樣,如出一轍。你好像分辯過幾句,然後,就不做聲了。當時的我,渾然不覺自己對你干了什麼。晚上送你回家。新租的房子,有些簡陋,你卻很安然。其實有些心疼妳,不好說出口,於是又化作自以為是的犀利言辭。你還是什麼都沒說,只是笑笑。第二天我要走了,你本來要送,後來發信息說陪閨女呢,可能趕不過來了。祝我一路順風。我有些失落。上了車,才問老公,她是不是生氣了呢?


之後,我們又失聯了。又是數年過去。後來,我幫朋友做一本雜誌。其中一個女性專題需要采訪數名職場女性,想到你。郵件過去。你很快回過來。所需文字也一併發來了。乍暖還寒。照片里的玉蘭,婷婷如你。文字如流水,淡定從容。我們由此又恢復了聯係。知道了你更多經歷,跌宕起伏。妳做過空乘,因為帶,頭鬧,事爭取員工福利,被迫離職。激情澎湃,一見鐘情閃婚。沒感情了,堅持要離,不惜訴訟,不惜淨身出戶,居然還賠付給家境優厚的前夫一筆自由贖金;隻身遠赴南方某高校應聘,買房,再次因為帶,頭抗,爭不公待遇離職,賣房,捨棄海邊幽靜回莊里,為了爭取更多些陪伴孩子的權利。在原單位幾進幾出,頗受女領導賞識,卻還是倔強直率如故。。。


如今,你還是單身。卻不是一個人,身邊有閨女時時相伴。孩子長大了,和妳,和父親,關係都好。全然不像單親的孩子。你發來她的照片。一樣的亭亭玉立。只是更多了些隨性,自然,率真的味道。閨女的攝影,充滿靈氣。你也發來母女之間的對話,閨女要出國讀高中,你支持;閨女自己聯繫學校,你支持;閨女和叛逆問題同學交往,妳也支持。全沒有大多單身媽媽表現得那樣焦慮,不肯放手。青春期的閨女不禁感慨,有老媽如此,實在太幸運。在她眼中,為人師表的妳諄諄教導,循循善誘。下了課的妳,插花,習畫,品茶,三五好友促膝而談。自足,安逸,清爽。當然,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修水管,搬重物,無所不能,很是接地氣。不覺中,妳已成了一道特立獨行的別樣風景,妳不知,這樣竟會被人羨慕嫉妒恨。我也更能體會和接納妳目前的狀態。


我們的交流逐漸深入。經常是一個圖片,一個話頭丟過來,就能引發強烈共鳴。幾個小時聊開去,樂此不疲,惺惺相惜。於是,我們聊到相似的成長經曆,相似的父母,相似的創傷,以及,曾經相似的心酸無助。終於,有一次,我鼓起勇氣,為了多年前那些魯莽言辭道歉。妳還是一笑,貌似懵懂說,呵呵,我都不記得了呢,要不,你再教導我一番,如何?!我只有汗顏。。。所幸,我們沒有失去彼此。也一直都沒有停步,一直奮力走著,走著。一樣對柴米油鹽糊塗不已,對生財之道重度弱智,卻喜歡瞎琢磨,喜歡跟自己較勁總想整明白,也喜歡觀察探索身邊各色人等。所幸,我們都還努力活著,還有能力感受難得的新鮮空氣,一起看春暖花開,一起品五味人生。


今早聊起來,我說要不在作業里寫寫你吧,你說好啊好啊。爽快。於是,有了這篇。蘇蘇啊,你知不知道,我怎麼覺得,我們重新又坐回了同桌,人到中年,心卻更嫩了。所謂臭味相投,以前可能太壓抑,掩住了各自味道,以至於差點錯過。現在好了,充分發散,臭飄萬里也不怕,還有些洋洋自得。還有啊,蘇蘇,你答應我的那副國畫墨色梅花,幾時可以交作業呢?放心,我不會嫌棄妳功力不夠,愛屋及烏嘛,反正我也不懂。就像妳,也不嫌棄我依然歪歪斜斜不成樣子的字體。只是,要記得親筆簽名啊,我還等著它升值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